红豆小说网

第二十七章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

悲风伤月2019-03-19 23:5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金轮法王双目微阖,眼底掠过一丝凶光,脸上笑容不改道:“老衲往日与居士你素未谋面,想来应当无仇无怨才是,居士你就算想要取走老衲的性命,总该给个理由吧?”

    苏玉楼悠然开口:“蒙汉不两立,大师是蒙古第一护国法师,而我乃是汉人,这个理由,可还足够?”

    “这个理由确实......足够了!”

    金轮法王颔首点头,话音未了,整个人已如猛犸巨象践踏大地一般,悍然冲向苏玉楼。

    简单粗暴,莽荒古拙,予人一种无比强大的压迫感。

    话不投机,半句嫌多!

    既已出手,绝不留情!

    奔冲过程中,金轮法王以脚尖勾起一具具蒙古士兵的尸体,这些尸体在其强大真气的催动下,犹如炮弹般率先向着苏玉楼射去。

    蓄满真气的双掌隐藏在后,挟裹着千钧之力,同时击出。

    这一招虽然有失光明,可眼下不是比武切磋,而是生死较量,自是无所不用其极!

    苏玉楼右袖扬起,朝着那些飞射而来的尸体轻轻一拂,将其拨至左右两侧,另外一只手倏然轻抬,一掌迎上!

    轰!

    掌力交织激荡,空间震动,为之一滞!

    下一刻,周遭空气猛地坍塌缩陷,向着两人所在的位置蜂拥汇去,当三丈内的空气压缩到了极致后,在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中,伴随着恐怖的力量向外肆意宣泄。

    霎时间,两人身边似掀起了滔天巨浪,飓风狂飙,砂石纷飞,三丈内的草叶更是被连根拔起,凌空乱舞。

    硬拼一掌后,两人没有一触即分,一沾即走,而是陷入了一种僵持角力的状态。

    苏玉楼一头墨发随风浮动,狭长的凤眸中闪过一丝异色,除了降龙掌法之外,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刚猛霸道的掌力。

    龙,天上力量最大的生物!

    象,地上力量最大的生物!

    此刻两人隔空对击,纯以掌力相拼,苏玉楼起于后手,掌力又弱于对方,没过一会儿,就被霸道无匹的龙象般若掌力逼得连连后退,陷入下风。

    虽然暂处下风,可苏玉楼仍旧面不改色,淡定从容。

    金轮法王见状,却是面泛喜色,心中暗自冷笑:嘿,妄想以掌力与我抗衡,小子,你是自寻死路,与人无尤啊!

    双掌不住的往前推进,金轮法王欲以力压人,破开苏玉楼的掌势,将后者毙于掌下。

    不过片刻之间,两人掌指间的距离已只剩下一尺有余!

    浓眉紧缩,金轮法王脸上的喜色渐渐变淡,最后彻底散去,这最后一尺间的距离犹如天堑一般,让他难以跨越。

    苏玉楼掌力之变幻莫测,超乎金轮法王的想象,若说刚才是海上的激浪,那么如今就是汹涌的暗流,四面八方皆传来磅礴压力,层层叠叠,反扑过来。

    单以掌力霸道而论,苏玉楼却是不如金轮法王,可他的掌力是自山洪海潮之中锻炼而出的,师法自然,隐隐含有了几分水之真意。

    水性无常,能如大海纳万物百川,亦能作惊涛骇浪……摧山断岳,不过其间非是一蹴而就,需得起势,成势!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

    金轮法王不堪重负,双脚陷入地面,没至脚踝,在苏玉楼汹涌澎湃,无休无止的掌力冲击下,身躯倒退,双脚在地上划出两道深深的沟痕!

    苏玉楼的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如今的他虽然修炼了九阴九阳,可一身根基还是桃花岛的武学,不过在落英神剑掌,碧波掌,弹指神通这三套武学上,他已然脱离了黄药师的藩篱,走出了自己的路,自己的道,有了独属于他苏玉楼的“精”,“气”,“神”!

    纵横藏蒙两地多年,金轮法王未逢一败,平素与人交手,无不是三招两式就已胜出。

    适才敌暗我明,加上箫声诡异,吃了大亏,金轮法王并不认为是自己技不如人,可如今明刀明枪,强拼硬撼之下,他却渐渐不敌,心中既惊又怒,

    怒喝一声,金轮法王眼中闪过狰狞的虹光,拼着气劲反噬,强催功力,霎时间,全身肌肉鼓胀,双掌猛然爆发出更为刚猛霸道的力量,在若有若无的龙吟象吼声中,劈波斩浪般的将掌力推了出去。

    “来的好!”

    苏玉楼长笑一声,双手蓦然一卷,气劲鼓荡间,两只衣袖膨胀扩展,朝着迎面迫来的掌力当空一罩。

    大袖揽清风!

    以袖代手,苏玉楼将九阴真经中的“飞絮劲”使出,将掌力纳入袖袍之中,接着轻轻一甩衣袖,“啪”的一声,一切归于平静。

    这是什么武功?

    金轮法王咽下口中的鲜血,瞧见这一幕,瞳孔微微一缩,接着伸手入怀,从宽大的僧袍中摸出一个金轮来。

    这金轮径长尺半,黄金铸成,轮上铸有藏文的密宗真言,中藏九个小球,随手一抖,就有响声传出,久久不绝。

    右脚重重一踏地面,金轮法王身影斜掠而出,手中金轮急转,带起“呜呜”的急促风响,悍然砸向苏玉楼的前胸。

    与此同时,轮内金球晃动,发出阵阵嘈杂声响,如打铁,如刮镬,说不出的古怪喧噪。

    寻常高手若是闻听这等古怪噪音,必然心烦意乱,稍有疏忽,顷刻间就要丧命于金轮之下。

    可苏玉楼在音律功法一道上的造诣甩出金轮法王十条街不止,又岂会受这噪音干扰?

    对于响彻虚空的古怪噪音置若罔闻,苏玉楼脚下向后挪移了一步,时机,距离拿捏的刚刚好,以差之毫厘避开了砸来的金轮。

    金轮法王这简单粗暴的蛮横一砸,瞧来平淡无奇,实则蕴含着无数变化,只见其掌锋一错,手中金轮直切苏玉楼的中宫要害。

    绵绵后招,瞬息涌现。

    苏玉楼腾挪闪移,趋退若神,双手朝着那溜溜急转的金轮,或拍,或推,或压,一番连消带打,卸劲挪力。

    金轮法王双眼凶光毕现,右手持着金轮连番快攻,左手则以龙象般若掌法掩护。

    龙象般若掌刚猛有余,精巧变化不足,而金轮刁钻凌厉,诡异多变,两者相合,长短互补,威力倍增。

    若是金轮法王的对手换做五绝层次以下,当世任何一流高手,只怕都难在这“以正合,以奇胜”的攻势下坚持过二十招以上。

    苏玉楼探手出袖,右手五指舒展,一拂,一拨,一转,劲气成漩,将龙象般若掌力挪卸开去,化于无形。

    另一边,苏玉楼左手五指连连弹动,如观音扬枝洒水,指劲纷飞弹射,“铛铛铛”的落在了急转的金轮上,金轮颤动不休,瞬间力道大减,准头大失。

    眼见数次变招,皆无建树,金轮法王目光一转,猛地撤身暴退,手中金轮挟风蕴雷,脱手飞出。

    一道熠熠金光如长虹匹练,贯破长空,空气似难承其锐,发出尖锐刺耳的响声。

    快!快!快!

    由丈及尺,由尺及寸,转眼之间,金轮已迫至眼前!

    苏玉楼双袖一扬,挺拔修长的身姿扶摇跃起,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足尖轻轻一点那极速掠过的金轮,再次借力腾飞,向着金轮法王杀去。

    金轮内藏回旋力道,飞出数丈后,滴溜溜的一转,又快如闪电般的飞转回来,径直斩向苏玉楼的后腰。

    身处半空之中,听见身后异响的苏玉楼一个扭腰摆身,一改纵落之势,化为平仰之姿,足尖再次轻轻点在金轮之上,身躯夭矫灵动,向前一翻,不坠反升!

    苏玉楼两次足点金轮,犹如凌空踏舞,姿态当真是闲雅潇洒,翰逸神飞,大有晋人乌衣子弟裙屐风流之态。

    然而其中凶险之处,绝不亚于刀尖起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