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二十六章 恭请国师,西天启程!

悲风伤月2019-03-20 23:4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霍都,达尔巴两人受箫声影响,心中杀意炽烈,恨不得马上提起武器,浴血搏杀,闻听金轮法王这一声春雷大喝,顿时如醍醐灌顶一般,意识清醒些许。

    “嘶啦”一声,霍都,达尔巴两人各自撕下自己的衣襟,就要塞入耳中,隔断箫声。

    眼看双手及耳,两人却突兀的停了下来,只觉得那箫声激烈昂扬,意境深远,明知道其有催魂夺命之魔力,仍不觉为其吸引,舍不得将衣襟塞入耳中。

    如此意不由心的状况,让两人又惊又恐,又惧又怕,这感觉,就像是有两个相反的意识,同时的左右着自己的躯体!

    随着箫声愈发的高亢急促,蒙古士兵与红衣喇嘛的攻势也越来越凌厉,整条林间大道已然变成了修罗屠场。

    这些日前还同桌而食,言谈欢笑的蒙古士兵,红衣喇嘛,在自相残杀中一个个的倒地身亡,至死脸上都带着淡淡的微笑。

    叫人瞧了,心惊胆颤,毛骨悚然的微笑!

    须臾之后,场中就只剩下金轮法王,霍都,达尔巴三人,至于随行的蒙古士兵,红衣喇嘛早就死了个精光。

    金轮法王称雄西藏,也见识过摄心术,音波功之类的奇门武学,却从未见过这般迷人心智,摄人神魂的诡异箫声。

    那箫声似万物共鸣发音,自前后左右同时响起,根本无从分辩那吹箫奏乐之人藏身何处。

    找不出那吹箫奏乐之人,又如何破局?

    一念至此,金轮法王不由暗自焦急,恰逢这时,激烈昂扬的箫声再作变化,霎时变得峻峭肃杀起来。

    炽烈如火的杀意渐渐熄灭,面色痛苦的霍都,达尔巴两人浑身直打哆嗦,好似坠入了冰天雪地的严冬,冷霜裹身,寒气蚀骨。

    大脑迟缓麻木,视野黯淡模糊,恍恍惚惚间,两人仿佛看到了乌云蔽日,天昏地暗,鹅毛大雪,纷飞而至的景象。

    忽然之间,幻象又转瞬破灭,一股热气流淌在两人体内,驱散了莫须有的寒意,只见金轮法王不知何时已将双手搭在两人肩上,以自身超卓修为,助两人脱离了箫声影响。

    峻峭肃杀的箫声也在这一刻沉寂下去,默然无声。

    金轮法王双目炯亮,环视四周,诡异箫声的消失不仅没有让他感到心安,反而在他的心头蒙上了一层不详的阴影。

    短暂的宁静,并不意味着雨过天晴,更有可能是狂风暴雨来临时的前兆!

    哗哗哗......

    悠扬箫声再次响起,由远至近,由轻至重,由缓至急,曲调层层叠叠,无有断绝,内中还灌注了上乘真气,夹道树林中的叶子受箫声中的真气激荡,疯狂摆动,哗哗作响。

    这是海浪的声音!

    金轮法王适才早已撕下衣襟,塞入双耳,此刻仍旧不能阻挡这越来越响,越来越大的声音!

    耳畔浪声澎湃,金轮法王好似来到了万里无波的大海上,望着远处潮水缓缓推近,渐近渐快,其后洪涛汹涌,白浪连山,而潮水中鱼跃鲸浮,海面上风啸鸥飞,再加上水妖海怪,群魔弄潮,忽而冰山飘至,忽而热海如沸,极尽变幻之能事。

    寻常之人若是遭遇这般境况,心神定然大起大伏,顷刻间必将受制于箫声之下,再难挣脱。

    金轮法王自然不是寻常之人,等闲之辈。

    嘴唇蠕动,金轮法王喃喃念诵着密宗真言,静心凝志,意守灵台,可还是感觉意识微微受到箫声牵引,幻象渐生,难以自持。

    “哇!”

    金轮法王自顾不暇,霍都以及达尔巴两人失去援助,自身难以抵挡蕴含雄浑真气的箫声,喉咙一甜,鲜血夺口喷出。

    身躯摇晃了两下,两人犹如被抽干了力气一般瘫坐在地,面容苍白如纸,精神萎靡不振,他们不仅心神遭到箫声重创,就连肺腑也被箫声中的浑厚真气所伤。

    亲眼目睹两个弟子的惨状,金轮法王心神一凛,若是在这么下去,还没等他见到敌人,自己苦心培育了数十年的弟子就要先折在这里了。

    挺直身躯,金轮法王胸腔凹陷,长吸口气,随之潜运功力,脸上骤然浮现出丝丝潮红之色,旋即眉突目睁,开声吐气。

    “何方神圣在此?可敢现身一见!”

    宏声阵阵,音浪滚滚,似龙吟,如象吼,在空中激荡起圈圈波纹,与那无处不在,无所不至的诡异箫声对峙抗衡!

    “好样的,师傅!”

    达尔巴感觉浑身突然好受了一些,情不自禁的以藏语为金轮法王鼓舞叫好!

    金轮法王神色冷峻,目光微沉,他看似抵御住了那诡异的箫声,实则是有苦自知,眼前这个法子固然有效,可终有气衰势竭之时,一旦他回气换气,期间不仅无法再与箫声抗衡,更有可能会为其所趁。

    就在金轮法王后继无力,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箫声袅袅,散入林间,终是曲终音歇。

    而在距离金轮法王十丈开外的地方,悄无声息的多了一道白色身影。

    金轮法王先是长长的松了口气,紧接着瞳孔一缩,以他的眼力,竟然也只能捕捉到淡淡的影子一闪而过,如此惊人的轻功,与那诡异的箫声一般,皆是他平生首见。

    高手!

    平生未见的高手!

    更令金轮法王震惊的是......这个高手,竟然是位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郎君。

    “难道是我久居藏边,成了井底之蛙,不想天下竟然出了一位如此优秀的少年高手。”

    金轮法王心中暗忖。

    苏玉楼望着不远处的具具尸骸,遍地鲜血,目光中微微透露出满意之色,碧海潮生曲配以移魂大法,想不到会有如此巨大的威力。

    黄药师传他碧海潮声曲时,曾言:天地间岁时之序,草木之长,以至人身之脉搏呼吸,无不含有一定节奏,音乐乃是依循天籁及人身自然节拍而组成,是故乐音则听之悦耳,嘈杂则闻之心烦。

    碧海潮声曲正是擅于挑动他人的情绪!

    而移魂大法本须目光凝视,方能生效,类似于后世的“催眠术”,可苏玉楼思维不拘一格,以引人入胜的箫声代替目光,融合奇诡难测的碧海潮生曲,实有鬼神莫测之威。

    内修定力薄弱之人,闻听箫声,立时心神受自身情绪所制,陷入幻境,难以自拔,即使内修深厚,定力高强,也绝难在这箫声的“水磨工夫”之下坦然自若!

    横扫杂兵!

    实力清场!

    我也算是有一个强力的aoe技能了!

    此时此刻,金轮法王已经收起了心中的震惊之意,面带和善微笑,朝着苏玉楼合十一礼,问道:“这位居士拦住老衲的去路不知所为何事?”

    金轮法王除却武功高强之外,还颇富谋略,对于那些蒙古士兵和红衣喇嘛的死决口不提,仿佛不知道苏玉楼就是那吹箫奏乐之人一般,打算出言试探一二。

    而从对方展现出的本事来看,确实值得他如此慎重以待。

    苏玉楼目光平静的注视着金轮法王,瞬间就洞悉了他的意图,出声笑道:“在下的确是有事儿才拦住国师你,事儿不多,只有一件,那就是.......”

    “恭请国师,西天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