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二十八章 不似人间的剑光!

悲风伤月2019-03-17 23:4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眼见苏玉楼足点金轮,横空掠来,金轮法王心惊之余,亦不由暗生钦佩之意。

    “天下之大,果然能人辈出,似这等匪夷所思的轻功,我在西藏又怎能见得到?唉!以往是我夜郎自大,小觑天下英雄了。”

    轻叹一声,金轮法王挥掌在轮缘轻轻一拨,回返的金轮就如活了一般,凌空转了个大弯,划过一道玄妙莫测的轨迹,再次向着苏玉楼射去。

    深知单凭金轮难以取胜,金轮法王目光一凛,又取出了银铜铁铅四轮。

    这四轮轻重不同,大小有异,金轮法王双手一震,铁铅两轮立时飞出,化作黑灰两道长虹,直如兴风作浪的恶蛟一般,张开血口,飞扑撕咬。

    双手分持银铜两轮,金轮法王带着凛然气势,身子冲出,两轮劈下。

    苏玉楼身似浮羽,轻飘飘的乘风而起,避开了金,铁,铅三轮的联合绞杀,随后气聚双掌,似缓实疾的悠然拍出,掌力如水波流转,徐徐荡漾。

    金轮法王顿时只觉得自己这足以开山裂石的双轮,似砸进了一个水池中,刚猛无俦的劲力瞬间就被卸去了十之七八,有种浑不受力的感觉。

    “看老衲破了你的鬼门道!”

    低喝一声,金轮法王的攻势越发凶狂,霎时间,轮转如飞,速度之快,风驰电掣已不足以形容,只见得金,银,青,黑,灰五道颜色殊异的虹光匹练往来交错,分割虚空。

    劲风割面生疼,情形危极,险极!

    苏玉楼目光灼灼,竭尽全力的捕捉着金,银,铜,铁,铅每一轮的攻击方位,时机,以及速度。

    心神渐渐沉凝,灵台澄澈通透,苏玉楼身随意动,时慢时快,忽左忽右,像风一样轻盈飘逸,如电一般迅猛绝伦,又似云之缥缈无相,若雾之变幻无常。

    任凭五轮如何迅疾多变,狠辣刁钻,都沾不到苏玉楼一片衣角。

    金轮法王见久攻不下,猛地深吸口气,双手携风,一上一下,做环抱太虚之状,金银铜铁铅五轮嗡鸣不休,在双掌之间载沉载浮,倏分倏合,最后又如五道电光一般,交叠飞旋。

    越旋越急!

    越旋越快!

    到了后来,金,银,铜,铁,铅五轮似已密不可分,融为一体!

    恐怖绝伦的吸扯之力自五轮间乍然显现,如饕餮巨兽吞天吐地,瞬息之间,便将方圆数内的气流抽拉一空,凝聚成风旋气劲,升腾而起。

    目中精芒闪烁,金轮法王将飞速旋转着的五轮合手推出,风旋气劲呼啸有声,带起如雷鸣般的轰隆闷响,向着苏玉楼所在的方向席卷而去。

    大道上的树叶,细碎的砂石,这些体积较轻的事物被风旋气劲卷动,瞬息间就爆为齑粉。

    “大师终于拿出真手段啦!”

    苏玉楼洒然轻笑,扬袖,抬手,骈指点出!

    此时此刻,苏玉楼明明是站于平地上,却予人一种立足于巅峰绝顶的微妙感觉。

    而那点出的手指,在点出的那一刹那,就已失去了血肉之色,转而呈现出一种莹润明亮的色彩。

    这不再是手指,而是一柄剑!

    指上泛着光芒!

    剑光!

    绝难想象,世上竟会有如此璀璨夺目的剑光,似划破天际的流星,似撕裂夜幕的闪电,似贯破虚空的长虹,总之,不似人间之物。

    凛冽,璀璨,夺目的剑光与风旋气劲愈来愈近,最后......交击碰撞在了一起!

    “嗤嗤嗤!”

    劲气如涟漪般起伏荡漾,四散开来,地面被散溅的气劲打的泥屑纷飞,坑坑洼洼连成一片!

    咔嚓......

    清脆的破裂声不断响起,飞速旋转着的金轮通体一颤,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裂纹,随之崩碎开来,坠落在地!

    紧接着,余下的银铜铁铅四轮也无一例外,通通步了金轮的后尘,变成了一地破铜烂铁。

    而在点碎铅轮之后,苏玉楼指尖的剑光也黯淡了不少,却仍旧坚定不移的向着金轮法王点杀过去。

    金轮法王瞳孔紧缩,毫不犹豫,抽身暴退,他苦修多年的绝招已经告破,再无半点取胜之机。

    苏玉楼目光默然,平静的望着胆气已失的金轮法王,收回了落空之后,锋芒尽去的剑指。

    几番交手之下,苏玉楼已经摸清金轮法王的实力,虽远胜于黄蓉,李莫愁这一级数的高手,然而较之于郭靖来说,功力虽尤甚之,可外家武功的火候还是欠缺了些。

    若是换做四个月前,金轮法王或许还可称得上是一位不错的对手,然而如今却是不能给予苏玉楼半分威胁。

    “结束了!”

    轻轻低喃一声,苏玉楼身影一晃,拖曳出一条长长的虚影,转眼间就追上了金轮法王。

    袖扬,手起,苏玉楼五指箕张,隔空一按!

    澎湃劲气自掌中横冲而出,就像是积蓄的洪水,一朝冲破堤坝,汹涌激荡,力道狂猛至极!

    就算是全盛时期,金轮法王想要挡下这一招也非等闲易事,更何况如今胆气已失,同时还失了先手。

    仓促之间,金轮法王只能提起七层功力,灌注于双臂之中,交叉横挡于胸前。

    “咔嚓”一声,双臂骨骼俱碎!

    掌力余势不减,落在了金轮法王的胸口上,肋骨悉数断裂,金轮法王痛呼一声,口喷鲜血,身躯像个破布娃娃般抛飞出去。

    仅此一击,金轮法王已重伤频死,无再战之力。

    十丈之外,就地而坐,疗伤调息的达尔巴脑袋一懵,不明白为何转眼之间,自己无敌的师傅就已重伤惨败。

    愣了好半晌后,达尔巴回过神来,连忙抓起放在地上的金刚杵,顾不得伤势,冲了上去,同时用藏语向着霍都吼道。

    “师弟,快救师傅!”

    霍都闻言,目光闪烁一阵,也拿起了自己的铁骨钢扇,腾的一下站起身来,运足功力,飞身而出。

    不过,他的方向正好与达尔巴相反,他的选择也与达尔巴相反!

    “师傅,弟子这就回到藏边勤练武功,十年后定要找上这小子,与你和师兄报仇!”

    霍都本以为自己的师傅有通天彻地之能,当世应无人能与之匹敌,如今看来,却根本不是那白衣少年的对手,此时不走,莫非还要将命留在这里吗?

    至于师徒之情?同门之谊?

    嘿......小命之前,全是狗屁!

    心中冷哂一声,霍都狂催功力,疾风掣电般朝着远方掠去。

    他快!

    有人比他更快!

    霍都只感觉身后刮来了一阵风,一阵让他脊背生寒的风,风中传来了一句话,一句让他亡魂大冒的话!

    “逃?能逃到那儿去?除了阴曹地府,你那儿也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