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七十六章 天时,地利!

悲风伤月2019-02-13 23:3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狂风未止,暴雨未停,雷霆未歇。

    荆无命一动不动,站在屋檐下,站姿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整个人仿佛已经落地生根,一双死灰色的眼睛,一瞬不瞬,紧紧的盯着苏玉楼。

    大杀四方的苏玉楼。

    能让上官金虹慎重以待的人,自然非是寻常之辈,对于前面的“虾兵蟹将”,荆无命没有给予一丝一毫的期望。

    荆无命练得的是杀人剑,一剑必杀,第一剑若是杀不死人,再想杀人便可谓是难上加难。

    因此,他不能冒然出剑,特别是面对高手的时候,必须等待时机,瞧准破绽,一剑夺命。

    前面的“虾兵蟹将”不过是些探路石,让他有更多的时间观察。

    时至如今,荆无命已经观察出了苏玉楼的破绽,这个破绽好似瀑布飞泻,狂风卷地时,露出的空隙,间隙,转瞬即逝。

    观察出了破绽又如何?

    他的剑还是不够快,完全把握不住那一闪而过的破绽,荆无命面色平静如初,但握剑的手却是“咔咔”作响,仿佛要将剑柄握碎一般。

    阁楼上,上官飞望着远处的那道人影,眸色阴沉至极,面色难看至极,猛地运足功力,沉声下令。

    “金钱帮众听令,通通围杀过去,但凡能擒杀此人者,封舵主!赏万金!”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面对这一步登天的机会,不仅普通帮众双眼通红,压下心中的恐惧,“嗷嗷嗷”怪叫着,朝着苏玉楼冲去,那些投身于金钱帮麾下的武林人士同样取出各式兵刃,带着滔天杀气,如利矢般飞窜射出!

    霎时间,衣袂破空声连成一片,绝大部分人的眼中皆燃起了熊熊火焰。

    杀了苏玉楼,便能在“金钱帮”中独当一面,举足轻重,杀了苏玉楼,便能名扬天下,威风八面。

    杀了苏玉楼,能有这么多的好处,如何不杀?

    前后左右,四面八方皆是强敌,苏玉楼孤身一人,瞬间变成了茫茫人海中的一叶扁舟,渺小,羸弱,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

    苏玉楼面色平淡,脸上没有一丝半点的恐惧忧色。

    他的气息愈发缥缈难测,好似融入进了雨幕,狂风,以及天穹雷霆之中,静静的站在那里,却予人一种无处不在的微妙感觉。

    “狂风,暴雨,惊雷......”

    “天时在我!”

    “地利在我!”

    “试问你们.....如何挡我?”

    喃喃低语,悠悠响起,明明声音不大,却暗合天穹雷霆之声,每一个字都好似一道惊雷,于一众金钱帮高手的内心之中炸响,脑海之中回荡。

    内家修为较弱的人,顿时觉得头疼欲裂,血脉翻涌,真气逆行乱窜,不受控制,一时间,便有数十人成了折翼的飞鸟,坠落在地。

    内家修为较强的人,亦是感到脑袋发懵,胸口窒闷,再是难受不过!

    面对前进之势微微一滞的众人,苏玉楼轻笑一声,目露灿灿光辉,不退反进!

    双袖一扬,霜白寒气弥散开来,数丈之内,空中的雨滴冻结成了一颗颗晶莹冰珠,被无形气机托起,凝滞于空。

    “去!”

    双袖又是一卷,大袖招风!

    “嗖嗖嗖”的破空声响彻不绝,漫天冰珠飞舞,不过并非直线激射,而是随风转动,划过道道浑圆轨迹,拖曳着长长的晶莹亮光,迷离,梦幻!

    面对飞来的冰珠,一众金钱帮高手面色大变,不容细想,各自挥舞兵刃,拦截格挡,挡下了七分,遗漏了三分。

    这三分全部打在了人的身上。

    一朵朵凄艳血花悄然绽放,空中淅淅沥沥的下起了一场雨,猩红血雨,连风似乎也被鲜血沾染,染上了浓浓的血腥气息。

    隐匿于暗处的人瞧见这一幕,不由手足冰凉,冷汗直冒。

    阁楼上,上官飞目眦欲裂,眼角血丝蔓延,狰狞可怖,呼吸陡然之间急促了许多,犹如不断抽动着的风箱。

    正当此时,幸存下来的一众金钱帮高手已经杀至苏玉楼的身前。

    身影一闪,苏玉楼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避开一双鸳鸯刀的交叉斩击,同时掠向了一个光头大汉。

    扬袖,抬手!

    苏玉楼手掌高举,手掌,手指,手指甲都在泛着一种光,一种摄人心魄的寒光。

    落入光头大汉的眼里,这只手已然化成了开天辟地的巨斧,挟裹着令人窒息的压迫感,狠狠劈下。

    神色惊惧,瞳孔颤抖,光头大汉壮气的怒吼一声,双手一抬,举起手中的熟铜棍,悍然迎向这一斧!

    棍断,人亡!

    一道血痕自光头大汉的头顶开始,向下蔓延,整个身子好似变成了劈开的木材,一分为二。

    击毙一人,苏玉楼未有多作停留,飘然转身之间,让几件杀来的兵刃落在了空处,同时戟指连点,气势磅礴,好似西楚霸王再世,摧城,破甲!

    一个矮小汉子持着刃盾杀上前来,“轰”的一声,百炼刃盾如瓷器般爆碎飞溅,顷刻之间,矮小的身躯就被倒卷的碎片打成了筛子。

    再次身转影动,苏玉楼犹如仙人云端漫步,举止身姿,皆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飘逸之感,双手招法不停,或是举拳挥砸,或是骈指虚点,或是并掌斜挥......

    十八般武器,百类奇门,皆化于双手之间。

    闲庭信步,行走在人群之中,苏玉楼显得游刃有余,每至一处,至少便有一人身亡,不多时候,地上已增添了三,四十具死尸!

    十丈之外,两位金钱帮高手对视一眼,眼中露出恐惧之色,不约而同的纵身跃起,意图越过屋檐,飞遁远走。

    咻咻!

    两声锐啸响起,两位金钱帮高手身形一顿,后脑勺上同时多出了一柄分水峨眉刺,没了气息的身体落在瓦房上,顺着屋檐,滚落在地。

    第二批围杀苏玉楼的高手,悉数阵亡,一个不留!

    好整以暇的转过身来,苏玉楼极目远眺,望向了数十丈外,阁楼之上,那个发号施令之人。

    上官飞!

    上官飞面色惨白,迎着苏玉楼的目光,他明白了苏玉楼目光之中传达的意思。

    他要杀了自己。

    苏玉楼自然要杀了他!

    抬起脚来,苏玉楼轻轻一踢地面,地面上顿时飞出一股水流,水流破空激射,转瞬之间,又化作了一道三尺冰锋,向着数十丈外的上官飞急掠而去。

    微微一晃身躯,苏玉楼后发先至,轻若无物般落在了三尺冰锋上,白衣凌风,墨发飞舞,犹如剑仙临凡,御剑飞行。

    足下有剑!

    御剑去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