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七十七章 江湖,要变天了!

悲风伤月2019-02-13 14:3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拦住他!”

    上官飞沉声喝令,同时竭力克制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他不能乱,更不能慌,否则等待上官金虹百年之后,他依然无法坐上“帮主”的宝座。

    一个胆怯,懦弱,临阵退缩的人,试问如何服众?

    他的身边,还有十名“兵器谱”上的高手,还有......荆无命!

    对于荆无命,上官飞虽是恨透了心,却也不得不承认,除了上官金虹之外,金钱帮上下,以荆无命武功为最。

    荆无命修炼的是杀人剑,上官飞从未见他杀人需用第二剑,这样的人,即使武功比他高上一筹,也有可能一个照面,为其击杀!

    上官飞想到了荆无命,眼角余光便不由自主的瞥向了不远处,站在屋檐下的荆无命。

    荆无命依旧一动不动,一滴滴水自他刚毅的脸上滑落,他站在屋檐下,雨滴或许可以溅到他的下身,但绝对无法落在他的脸上。

    汗水!

    而且还是冷汗!

    死死的盯着苏玉楼,荆无命紧握剑柄,如今的苏玉楼在他眼中,共有二十三处破绽,每一处破绽皆可致命,但他仍然不敢出剑。

    真正的高手,能将于自身不利的一面,转化为有利的一面,是破绽,更有可能是陷阱。

    荆无命是死亡的使者,对于死亡的气息十分敏感,直觉告诉他,现在出剑,下场只有一个字!

    死!

    三尺冰锋,横渡虚空,苏玉楼卓然立于其上,白衣飘飞,状若仙人。

    长街两侧,飞蝗石,铁蒺藜,暗青子,柳叶飞刀,各式各样的暗器犹如瓢泼大雨一般罩来。

    可惜,瓢泼大“雨”遇上了滔天飓风,于是,“雨”在风中飘摇,通通失去了准头,连苏玉楼的一片衣角都没有沾到。

    数十丈距离转瞬即逝,苏玉楼已然能够清晰的看到上官飞那强自镇定的脸色。

    忽然,一个流星锤破空飞出,挟裹着千钧之力朝着苏玉楼狠狠砸来,沿途空气砰砰爆鸣,声势骇人至极。

    出手的是“风雨流星”,向松!

    金钱帮乃是上官金虹带领十七位“兵器谱”上高手组建而成的,除了一月前,死于苏玉楼手中的“飞枪”燕双飞外,余者大部分已聚集于此。

    苏玉楼笑了笑,五指伸展舒张,轻描淡写的随意一拨,蕴含千钧之力的流星锤划了一个大弧,以更快的速度飞上了天。

    天上有什么?

    有风,有雨,有雷,还有一个人。

    这个人刚从天上飞下来,接着又被流星锤送上了天,送上了西天。

    苏玉楼脚尖微微一搓,足下三尺冰锋顿时激射而出,速度之快,比流星还流星,比闪电还闪电,瞬间就洞穿了一面墙壁,墙壁后面紧接着就传来一声惨叫。

    “风雨流星”向松,死!

    这时,其余八位“兵器谱”上高手已然持着成名武器,各施杀招,齐齐杀来。

    “兵器谱上,自第六以后,无论是第七,还是第八,于我眼中皆与倒数第一没有任何区别,你们又何必寻死?”

    第一个“兵”字出口,苏玉楼就已出手。

    足下凌空蹈虚,苏玉楼的身子仿佛比羽毛还要轻,轻飘飘的点在一处处垫脚石上,这些所谓的“垫脚石”,正是一柄柄“兵器谱”上的兵刃。

    艺高胆大如此,让旁观之人失色骇然。

    与此同时,苏玉楼的手掌好似化成了一柄青龙偃月刀,刀如夭矫青龙,翱翔九天,出入青冥,飞舞之际,斩了一世春秋。

    以兵对兵!

    “咔嚓”声连绵不断,一件件“兵器谱”上的兵刃轰然爆碎,变成一堆破铜烂铁,而当最后一个“死”字落下时,一个个令江湖震荡的人,一一变成了苏玉楼的掌下亡魂,刀下鬼。

    轻轻一晃身躯,苏玉楼像是一阵风般飘进了阁楼,站在了上官飞的面前,笑问道:“不逃?”

    面色惨淡,上官飞惨笑道:“我逃的掉吗?”

    话犹未已,他的手中突然冒出了一对子母钢环,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这对奇门兵刃在上官飞手中一转,顿生无数环影,虚虚实实,变幻无定,击向苏玉楼身上每一处要害大穴,凶险至极。

    苏玉楼摇了摇头,抬起一只手,探入环影之中,避实就虚,轻而易举的罩住了上官飞的头顶,随后往上一拔。

    上官飞连一声闷哼都未传出,脑袋就已被苏玉楼给拔了起来,断口光滑平整,犹如刀切。

    身躯再次轻轻一晃,苏玉楼又像一阵风般飘出了阁楼,落在长街上,将手中的脑袋抛了出去,任由它在地面打了几个滚儿。

    望着地上这颗人头,一些隐匿于暗处,已经被骇破了胆的金钱帮众不仅屏住了呼吸,甚至连思绪也停止了转动。

    荆无命微微侧目,神态冷漠的瞧了一眼上官飞的人头,无悲无喜。

    缓缓的向着荆无命走去,苏玉楼注视着他,沉默片刻,叹道:“你若要想杀我,就应该用你最强的右手剑。”

    荆无命闻言,瞳孔一缩,脸上首次浮现动容之色。

    知道他的人,都知道他练的是左手剑,剑法以凌厉,迅疾,毒辣著称,但是,他还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那就是他的右手剑,比左手剑更为凌厉,迅疾,毒辣。

    “好!”

    颔首点了点头,荆无命将剑换到了左手,改为右手握剑,深吸一口浊气,手指骨节“噼啪”爆鸣,随后无声无息,长剑出鞘!

    出鞘剑,杀气荡!

    荆无命这杀机酝酿至巅峰的一剑,首度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出剑!

    这一剑不仅威力无损,反而威力倍增,只因荆无命已将自身的杀机,精气神,乃至性命都寄托在了这一剑之中。

    荆无命这一剑,没有给别人留活路,连自己的活路也一并给封死了。

    霎时间,杀气溢满长街,温度骤降,天气仿佛由初春逆转,返至寒冬腊月。

    瞧见这一剑的人,只感到脖颈一凉,仿佛已被剑锋刺穿,眼前不由浮现出自己死亡的景象。

    “嘀嗒,嘀嗒。”

    一滴滴鲜血从指间滚落,落在了街上的积水中,转眼又被水流冲走,荆无命的绝杀一剑,夹在了苏玉楼的双指之间。

    这不是灵犀一指,但却夹住了荆无命的剑。

    “你的剑,只能伤我,再练二十年,或许还有一丝杀我的可能,可惜我等不了二十年。”

    荆无命死了,他这绝杀一剑没有给自己留活路,若是杀不了人,死的......便是他。

    临死之际,荆无命眼中没有丝毫波动,死亡对他而言,好像并非常人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苏玉楼走了,没有一个人发现他是怎么离开的,好似凭空蒸发在了漫天雨幕之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长街两侧,茶楼,酒家,民舍之中,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急促的呼吸声此起彼伏,仿佛要将刚才没有呼吸到的空气,弥补回来。

    渐渐的,一些人走上了长街,望着满地的尸体,震惊之色,溢于言表。

    今日,惊蛰。

    江湖,要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