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七十五章 天要下雨,人要找死!

悲风伤月2019-02-14 14:5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凄厉尖锐的惨叫声划破长空,间隔片刻之后,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徐徐响起。

    长街转角,两批黄衫汉子自巷道中冲出,目露咄咄杀气,提刀持剑,向着苏玉楼奔赴杀来。

    这些人,俱为金钱帮中精英,放眼江湖亦可称得上是好手。

    “天要下雨,人要找死,挡不住,拦不了!”

    语气悠悠,轻声喟叹,苏玉楼抬足一跺地面,霎时间,地上积水飞涌激荡,层层叠叠,向外排去,好似沧海横流,一去成空。

    数丈之内,瞬间滴水不剩,露出湿漉漉的地面。

    按理来说,这样的水花打在人身上,当是不痛不痒才对,可那些奔赴杀来的金钱帮众却好似被巨锤正面砸中,破布娃娃般抛飞出去,死成一片。

    金钱帮横行江湖,赫赫威势,已然超越丐帮,以及七大剑派,甚至与少林禅宗比肩齐眉,其中不乏效死之辈。

    一批金钱帮众突兀出现,拦住苏玉楼的去路,默不作声的摘下顶上斗笠,向着天穹高高甩去,任由它们在空中飞舞飘动,低喝一声,刀剑出鞘。

    刃锋森寒,杀气腾腾!

    苏玉楼哂笑一声,掌指之间,霜白寒气缭绕,抬手,探掌,隔空一按。

    空中气流一颤,挟裹着霜白寒气汹涌而出,漫天雨幕激荡不休,也随之化作寒气,愈积愈多,愈积愈厚,直如泱泱大潮,漫空铺卷。

    霜白寒气铺天盖地,金钱帮众避无可避,“咔咔”声中,一层晶莹薄冰覆盖全身!

    冻杀生机!

    初入这方世界时,“水”,“风”,“雷”三篇尚是框架,如今过去两月有余,经过苏玉楼不断的推演,改进,完善,已然趋近小成,奠定根基。

    虽然还无法真正的做到“法用万物”,驾驭天地之力,呼之风来,挥之雨去,但已能向这浩渺天地借势,借力!

    这样的天气,苏玉楼可道一句:宗师可杀!

    天上电闪雷鸣,狂风呼啸,雨,越下越大,出乎寻常的大,仿佛只有这么大的雨,才能将一切血迹冲刷干净。

    隐匿于暗处的人,情不自禁的张大了嘴,惊骇欲绝的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一批批金钱帮众,犹如一簇簇稻草,前仆后继,接着又不断倒下,如此循环往复,轮回交替。

    没有一个人能杀到苏玉楼身前三尺!

    这样的消耗持续了整整半炷香,待到地上横七竖八的倒了上百具尸体,才终于停了下来。

    短暂的沉寂之后,十数道凛冽杀机,同时锁定住了苏玉楼。

    苏玉楼唇角掀起一抹浅淡笑意,喃喃低语道:“弩箭齐发,杂兵消耗,现在终于开始上点正菜了吗?”

    长街两侧,阁楼之上,悄无声息的多出了数道身影。

    一个身材魁梧,相貌丑陋的虬髯大汉怒吼一声,宛若猛虎扑食,一跃而下,手中鬼头大刀夹带着凛冽气劲,狠狠斩落。

    这一刀凶猛至极,开碑裂石,易如反掌,劈头破颅,更是等闲之事。

    苏玉楼墨发飞扬,瞧也不瞧那虬髯大汉一眼,并掌如刀,凝气成锋,横空即是一斩!

    嗤......

    空气泛起了细微的波动!

    下一刻,虬髯大汉手中的鬼头大刀悄然摧折,刀头那一边“哐当”落地,虬髯大汉的身躯亦如他的兵器一般拦腰截断,伤口平滑如境,鲜血喷涌如泉。

    滚烫,猩红,落满长空!

    紧随在其身后的某个高手措不及防之下,被溅洒的鲜血糊了一脸,还未来的及揩拭叫骂,一根白皙修长的手指便点在了他的额头上。

    凌厉气劲贯穿大脑,双眼无力的缓缓阖上,鲜红一片的视线逐渐暗沉下去。

    嗤嗤嗤......

    锐啸破空,尖利刺耳,就在苏玉楼出手击毙虬髯大汉两人之际,一个青衣汉子矫健如鹰,飞身扑杀,十指如钩,直取苏玉楼的后脑。

    “天真!”

    微微侧身,苏玉楼恰到好处的避开这了一爪,五指舒展箕张,修长,白皙,恰如白玉堆砌而成的手,罩在了青衣汉子的头上,向下轻轻一按。

    沛莫能御的恐怖力量落下,青衣汉子顿时觉得“头重脚轻”,一下子栽倒在地,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

    青衣汉子没有练过铁头功,脑袋自然不会硬过地面,“咔嚓”一声,头颅碎裂,猩红鲜血晕染开来。

    收手,握拳!

    苏玉楼一拳捣出,拳罡所过之处,空气嗡鸣震荡,次第炸裂爆开,掀起圈圈肉眼可见的气浪涟漪。

    三丈开外,一扇大门轰然爆碎,一个还未破门而出的大汉胸腔凹陷,口喷鲜血,又重新滚了回去。

    恰逢此时,一个面容姣好的青年女子举掌杀至,掌力阴柔绵长,杀机无限。

    苏玉楼见状,唇角溢出一抹讥讽笑意,雪白云袖如灌大风,迅速的充盈膨胀起来,产生一股强大的吸拉卷扯之力,阴柔掌力自投罗网,悉数纳入袖中。

    女子花容失色,只觉得自己的掌力好似泥流入海一般,没有掀起半点惊涛波澜!

    扬起另外一只衣袖,苏玉楼朝着女子迎面一抖,袖袍翻滚如浪,阴柔绵长的气劲席卷而出,落在女子身上。

    面容姣好的女子自食其果,娇躯一颤,软绵绵的瘫倒在地,气息全无。

    绵绵杀机方去,凛冽寒锋又来。

    苏玉楼五指微微合拢,空手入白刃,向着那柄直刺他右侧太阳穴的剑锋抹去,同时轻声开口。

    “剑,不是你这样用的!”

    话犹在耳,持剑飞袭的瘦削汉子顿觉手上一空,长剑竟然神奇的到了苏玉楼的手里。

    苏玉楼持剑如山岳横亘,稳;出剑如飞火流星,快!

    一点寒芒乍现,逐渐在瘦削汉子眼中放大,最终占据了全部视野,颈上一凉,一道狭长血痕缓缓浮现。

    瘦削汉子,死!

    一剑封喉,苏玉楼目光一冷,随之手腕一抖,剑锋倏然回转,如九曲黄河,迂回悠长,剑气凝而不散,又掠过了一人咽喉。

    噗通!

    闷响传出,水花溅起。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微微一晃之间,挺拔修长的身躯化作一道流光,掌上青锋同样化作了一道流光,两道流光合在一起,瞬间光芒万丈!

    几个冲杀过来的人只觉得剑光耀眼夺目,下一刻,大好头颅高高飞起,重重落下。

    头颅面目朝上,挂着浓浓的惊骇之色,紧缩的瞳孔,盯着天上滚动的雷霆,死不瞑目。

    身躯立定,苏玉楼倒握长剑,朝着斜后方向,反手掷出。

    剑光转瞬即逝,没入阴影之中,一道人影直接被剑锋洞穿,带飞出去,钉在了一杆酒旗上。

    鲜血飞洒!

    白底黑字的酒旗顿时变成了猩红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