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八十一章 保定城,寻芳阁!

悲风伤月2019-02-11 23:3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保定城,寻芳阁!

    寻芳阁楼高四层,红墙黛瓦,飞檐画角,富丽堂皇之极,周围以素雅的楼阁相连环绕,奢华之余,又不失清新素雅。

    阁内金碧辉煌,灯光如织,中央高台上,十余名绮年玉貌的少女身穿薄纱,曼歌载舞,步履轻盈欢快,姿态妖娆,引人遐思,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可谓是春意盎然。

    刚一迈入阁中,耳畔回荡着的便是莺莺燕燕,推杯换盏之声,鼻尖萦绕着的则是酒香,脂粉香,女儿香。

    阿飞自打一进来后就绷着一张脸,目不斜视,一幅生人勿进的冷漠神色,唯独耳朵有些微微发红,与冰冷的表情大不相符。

    鸨母见有生客上门,连忙迎上前来,一双眼睛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两人,笑容满面。

    “两位公子瞧着挺面生的,应该是第一次来我们寻芳阁吧?不知是来听曲儿呢,还是来找乐子呢?”

    目光自舞台上收回,苏玉楼道:“我们是来找人的。”

    “找人啊?”

    鸨母神色一下子冷淡了不少,不过很快就又热络起来,盯着手中多出来的一张银票,老脸快要笑出花儿来了。

    “找人啊,早说嘛,敢问公子找谁?”

    苏玉楼笑道:“一位姓郭的客人,这位客人背着一柄乌鞘长剑,全身作黑衣打扮,不知可曾到了此处?”

    “到了,到了,公子找的那位郭大爷昨日刚刚到,你们是他的朋友吗?”

    鸨母小心翼翼的问道,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各色各样的人她都见过不少,昨日那位姓郭的客官一看就是江湖中人,找他的八成也是江湖中人。

    这江湖中人出手最是大方,也最是不好伺候,前几日,寻芳阁中便发生过一起江湖中人厮杀斗殴的事件,由不得她不小心翼翼。

    苏玉楼颔首点头道:“是的,我们俩个都是他的朋友。”

    鸨母长吁口气,旋即笑道:“两位公子稍等一会儿,我这就让人给两位带路。”

    环目扫了扫四周,鸨母的目光最后落在了一个青衣小厮身上,勾了勾手,大声喊道:“阿牛,快些过来,领这两位公子去甲字三号房。”

    青衣小厮闻言,利索的跑了过来,此人与他的名字极不相符,一脸圆滑世故之像,脸上挂着谄媚之色,低头听鸨母嘱咐了几句后,便躬身领着苏玉楼二人往楼上走去。

    刚刚登上二楼,阿飞突然出声问道:“到底是何人与你约在此处见面?”

    一路行来,阿飞对此并未过问,不过刚才闻听苏玉楼要找的人姓郭,心里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侧目望了阿飞一眼,苏玉楼说道:“‘嵩阳铁剑’郭嵩阳,就是他约我在这里见面,想来你也听说过此人吧?”

    阿飞点了点头,兵器谱上排名第四的人,他自然是听说过的。

    其实,不仅他听说过,连一旁的小厮“阿牛”也听说过,风月场所向来是三教九流汇聚之处,消息是一等一的灵通,他虽然不是江湖中人,但同样听说过兵器谱。

    “嵩阳铁剑”于兵器谱上排名第四,放眼整个江湖亦是响当当的大人物,这位白衣公子能与这般人物交好,想来也非等闲人物。

    一念至此,阿牛的神色愈发恭敬了几分。

    对于一个青楼小厮的态度,苏玉楼不甚在意,倒是阿飞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战意,让他挑了挑眉。

    沿着楼梯蜿蜒向上,没过一会儿,三人就来到了一扇门外,阿牛屈指敲了敲门,唤道:“郭大爷,你在么?有两位公子找你。”

    “请他们进来。”沉凝雄浑的嗓音自屋内传来。

    阿牛推开房门,恭声道:“两位公子请进。”

    苏玉楼点了点头,没有多言,与阿飞一起走了进去,屋内宽敞明亮,暖意融融,弥漫着淡雅熏香,靠西窗边跪坐着一位女子,女子面容清秀,略施粉黛,没有多少艳俗之气,大抵是位清倌人。

    素手抚着古筝,见苏玉楼二人进来,女子温婉一笑,苏玉楼同样还以一笑。

    绕过一张曲屏,靠东窗边的小几两侧,有两人相对而坐,其中一人正是与苏玉楼喝过酒的郭嵩阳,另外一人则十分面生。

    此人穿着一袭白袍,白得一尘不染,仿佛刚刚用熨斗烫过一样,最吸引人的是他的气质,一种无法形容的傲气。

    郭嵩阳放下酒杯,望着苏玉楼,道:“你比约定的日子早来了一天。”

    苏玉楼笑道:“来的早,总比来的迟好,若是知道早来可以见到‘银戟温候’吕凤先,那我一定来的更早一些。”

    吕凤先闻言,讶异的转过目光,问道:“你就是苏玉楼?”

    颔首点了点头,苏玉楼与阿飞缓缓走近,坐了下来。

    吕凤先又道:“听闻你击败了上官金虹,前几日,百晓生已重列兵器谱,你的‘玄玉手’取代了上官金虹的‘龙凤双环’,排在了第二位。”

    “重列兵器谱么?这个我倒是并不知情,”

    苏玉楼哑然一笑,拿过小几上的酒杯与酒壶,给阿飞与自己斟满了一杯,忽地问道:“郭兄,冒昧问上一句,百晓生可曾与你交过手?”

    郭嵩阳摇头道:“百晓生虽是诸葛神君的弟子,武功极高,但很少与人动手,我自然也是没有那个缘分的。”

    苏玉楼端起酒杯,浅饮一口,冷哂道:“他既未与你交过手,同样也未与天机老人,上官金虹,李探花,以及这位吕兄交过手,又有何资格排高论低。”

    百晓生的排名若是准确,原著之中,天机老人又怎会死于上官金虹之手?

    郭嵩阳目露沉思之色,不言不语,武功高低岂是眼力所能衡量,对于百晓生的排名,他亦心有质疑,不太服气。

    吕凤先长叹道:“我自毁银戟,另辟蹊径,以手为兵,原想问问百晓生这算不算是兵器,兵器谱上又能排名第几......”

    “不过你说的对,百晓生有何资格替我排名,如今,我只想用这只手向你讨教一二,瞧瞧我俩究竟谁高谁低。”

    吕凤先潜修十年,自信武功已经不在任何人之下,这一次出山,定要证明自己这十年寂寞、十年苦功没有白费。

    由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的阿飞突然开口道:“他的手受伤了,恐怕无法跟你动手。”

    吕凤先面色一怔:“这是怎么回事?”

    苏玉楼徐徐说道:“我的左手经脉在与上官金虹的交手之中,受到了严重的创伤,需要休养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康复痊愈。”

    郭嵩阳闻言,脸上略显苦恼之色,随后似想到了什么,正色道:“我有一个消息你可能会感兴趣。”

    “李探花......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