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八十章 快剑如飞!

悲风伤月2019-02-12 11:4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微风拂过林间,淡淡的血腥味弥散开来,地面上横七竖八的倒着几具尸体,这些尸体的致命伤口一般无二,皆是在咽喉要害。

    伤口狭长,宽两指,两端深浅一致。

    剑伤!

    一剑穿喉,干净,利落!

    阿飞握着剑,面容苍白,气息虚弱,身上带着数道伤口,鲜血染红了陈旧的布衣,他伤的不轻,但也不重。

    这样不轻不重的伤势对于阿飞而言算不得什么,精神,体力,真气这三方面的损耗反而更为让他在意。

    围住他的共有八人,皆是成名一方的高手。

    这八人围着阿飞,步伐交错,移形换位之间,隐隐含着某种奇特的规律,似乎是一种较为罕见的合击阵法。

    此时此刻,这八人面容紧绷,神色凝重,显然是知道阿飞的厉害,仅以阵法将其困住,并不着急攻击,打算慢慢消耗阿飞的体力。

    阿飞微抿着唇,苍白的面容上不见丝毫痛楚之色,双眼依旧明亮,尖锐,冷冽,好似一柄出鞘的利剑,环目扫过八人!

    “我虽不愿杀人,但也不愿有人挡了我的路,你们最好赶紧离开。”

    听了这话,几人相视一眼,面泛冷笑。

    一个紫面长髯,手持宝剑的锦衣中年寒声道:“我们也不愿挡了你的路,奈何你先断了我们的路,我们没有路走,自然也不会让你好走。”

    阿飞蹙眉问道:“我如何断了你们的路?”

    “我们八人,包括地上那几位,那一个不是被你登门挑战,当众击败,名誉扫地,这不是断了我们的路是什么?”

    说话之人肤色黝黑,身形魁梧,丑陋的脸上挂满了阴沉狠戾之色。

    阿飞闻言,眉宇微皱。

    他想江湖成名,然而正如李寻欢所言,江湖之上,想要成名说难不难,说易不易,需得前辈提携,按部就班,才有成名的机会。

    但是他等不了那么久,因此,便只有不顾规矩,打破规矩,一月前,他离开了保定,沿着黄河一带,不断挑战成名高手。

    他虽然想要快速成名,但不想杀人,故而对于挑战对象,通常情况下,皆是败而不杀。

    江湖中人对于名声看得何其重要,败而不杀,甚至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更何况,击败他们的还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辈,更是让他们觉得颜面扫地,英名尽毁。

    阿飞如今已然得偿所愿,名扬江湖,江湖人称“飞剑客”。

    深吸口气,阿飞沉声说道:“江湖角力,优胜劣汰,你们武艺不济,与我何干?”

    魁梧男子嘿嘿冷笑道:“我们武功是比不上你,不过我们人多,而你只有一个人,猛虎再凶,也架不住群狼。”

    阿飞摇了摇头,道:“你们的人虽多,但还杀不了我,只能为我所杀。”

    他的气息十分虚弱,但话语依旧铿锵有力,平淡的语气,更像是在阐述一个既定的事实。

    离他较近的一个瘦小汉子闻言大怒,刚想出言呵斥,然而话未出口,一柄铁片也似的剑便直接洞穿了他的咽喉。

    快剑如飞!

    余下七人完全没有想到已是强弩之末的阿飞,竟然还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攻势,剑速之快,比起刚才不减反增。

    惊怒交加之下,七人不约而同,各施杀招,向着阿飞合围杀去,凌厉气劲卷的地上落叶漫卷飞扬。

    这七人均非寻常庸手,皆是成名一方的人物儿,合击之下,恐怕江湖上九成九的人都难逃杀劫厄运。

    阿飞自然不在其中,他虽受了些伤,但手中之剑依旧握的很稳,出剑依旧很快。

    剑光如匹练惊鸿,划破长空,电光火石之间,连续洞穿了三人咽喉。

    出剑之际,阿飞身影连连晃动,步伐迅疾稳健,腾挪闪避,连续躲开了三人的攻击。

    恰逢此时,锦衣中年的剑锋已横空逼近,距离阿飞后背不足寸许。

    阿飞脚步一错,突生奇招,竟将刺来的剑锋夹于腋下,不待锦衣中年扬剑削断他的臂膀,便已反手一剑刺出,洞穿了锦衣中年的咽喉。

    瞬息之间,接连五人中剑身亡,余下三人顿时心惊胆寒,战意全消,身影倏然急退,朝着不同的方向飞掠遁去。

    依他们想来,即使阿飞剑法再高,轻功再快,也不可能同时拦下三个人。

    阿飞确实不能同时拦下三个人,他飞身追上了那个相貌丑陋的魁梧大汉,一剑刺出,穿心而过。

    另外两人此刻已经逃远,近几日来,阿飞历经连番恶战,体力消耗严重,刚才一轮迅猛攻势已经榨干了他绝大部分体力,眼下想要追上两人已是有心无力。

    咻咻!

    两声尖锐厉啸响彻虚空,随后便见得那两人身躯一颤,扑倒在地,鲜血汩汩流出,染红了身下地面。

    望着突然出现在场中的人影,阿飞浓眉一挑,惊讶道:“是你!”

    苏玉楼瞧了瞧地上的尸体,自他们与阿飞的对话中,对于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然大致明白。

    “我也没有想到会在这荒郊野岭遇见你,看来我们两人还是挺有缘的,欠我的那顿酒是不是该要还上了?”

    阿飞道:“我说会请你喝酒,就一定会请你喝酒,绝不食言。”

    “我自然知道你不会食言。”

    苏玉楼慢慢走了过去,瞧着阿飞那张刚毅坚韧的脸,心中感慨莫名。

    因为他的介入,阿飞并没有得到金丝甲,也没有遇见林仙儿,更没有被她虚假的“柔情蜜意”牢牢捆缚。

    阿飞还是阿飞!

    取出一个瓷瓶,苏玉楼倒出一枚九花玉露丸递了过去,说道:“你失血颇多,还受了一些内伤,这是九花玉露丸,对于内伤外伤皆有奇效。”

    阿飞盯着九花玉露丸,没有伸手接过。

    苏玉楼笑道:“我知道你不喜欢受人恩惠,承人恩情,因此刚才没有出手援助,我也不知道你不需要我的帮忙,对了,你有银子吗?”

    阿飞道:“有,我用一百两银子买你的药。”

    苏玉楼摇了摇头:“你的银子只需要用来请我喝酒,这枚丹药,我只向你换一个条件。”

    沉吟片刻,阿飞问道:“什么条件?”

    苏玉楼道:“喝酒的地方由我来定。”

    “好!”

    阿飞略作思量后,接过九花玉露丸,问道:“你想要去什么地方喝酒?”

    苏玉楼道:“保定城,寻芳阁,我在那里约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