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八十二章 吕凤先,不差!

悲风伤月2019-02-11 14:0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李寻欢出事了?

    阿飞双目一凛,面色剧变,苏玉楼脸色微惊,浮现出许些惊讶之色,问道:“郭兄能否说说具体情况?”

    郭嵩阳道:“具体情况如何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赵正义,田七,龙啸云三人联合指证李探花就是梅花大盗,如今已设计将其擒住,由铁笛先生,心眉大师等人押往少林去了。”

    “这件事发生在三日之前,按照行程推算,估计明日这个时候差不多就已抵达少林寺了。”

    抚了抚额头,苏玉楼略感头疼,原著之中,李寻欢就曾被污蔑为梅花大盗,如今还是......

    阿飞咬着钢牙,一字一句笃定道:“李寻欢不是梅花大盗。”

    郭嵩阳失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想要污蔑陷害一个人,有时候只需要几张嘴巴即可。”

    双手捏的“咔咔”作响,阿飞怒不可遏,豁然起身:“我去少林救他!”

    刚走了不到两步,便被苏玉楼伸手拦了下来。

    苏玉楼凝声道:“我知道你与李寻欢交好,不过这样冒冒失失的前去,不仅救不了他,还会将你自己也搭进去。”

    深深的吸了口气,阿飞了苏玉楼一眼,无奈坐下!

    吕凤先突然插口道:“李寻欢如何我管不着,现在我只想和你好好的比一场,瞧瞧我俩的手谁更厉害,你左手有恙,公平起见,我同样只用右手,如何?”

    言罢,目光灼灼的望着苏玉楼,似在等候答复。

    双目微微阖起,略作思量之后,苏玉楼道:“你的挑战,我可以接受,不过分出胜负之后,输家需得答应对方一个要求,你若输了,便与阿飞一起前往少林寺救李寻欢脱困,我若输了,随你如何处置。”

    阿飞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之色。

    “好!”

    吕凤先毫不犹豫的应承下来,同时问道:“何处比斗?”

    苏玉楼笑了笑:“就在此处,你我二人端坐不动,以手相博,谁若起身,或者掌指见红,便算作输,这个比法,你觉得怎样。”

    吕凤先闻言,眼前一亮,如此比法双方皆无法闪避退让,若想击败对方,只能选择强拼硬碰,他对自己的手信心十足,当即应下。

    转过头来,苏玉楼朝着西窗边弹筝的女子问道:“姑娘你可会弹将军令?”

    女子微微一怔,旋即嫣然笑道:“阁里会弹将军令的人不多,奴家恰巧就是其中之一,公子你算是找对人了呢。”

    苏玉楼含笑道:“那就劳烦姑娘你弹一曲将军令。”

    女子轻点螓首,深吸口气之后,双手五指挥动,铿铿锵锵的弹了起来,筝声酸楚激越,由慢而快,阵阵频催,好似大战在即,予人以压抑紧张之感。

    苏玉楼,吕凤先两人隔案而坐,于这筝声意境下,恍若两军对垒。

    随随便便的坐在那里,吕凤先毫不设防,全身上下无一不是空门,无一不是破绽。

    但正因空门太多,破绽太多,反而没了空门,没了破绽,整个人好似陷入了一种古井无波的空灵之境。

    吕凤先,不差!

    苏玉楼瞧得双眼一亮,心中暗赞一声。

    此时此刻,苏玉楼同样坐的很是随意,随意的好似一阵风,漫无目的,徐徐吹拂。

    两人就这么相对而坐,面对面,眼对眼,谁也没有率先出手。

    吕凤先双目沉定,他没有率先出手,是因为苏玉楼如今就像是一阵风,完全把握不住破绽,一旦出手,不能一击功成的话,将会陷入极端被动的局面。

    苏玉楼嘴角含笑,默默等待,等对方迫不得已,率先出手。

    随着时间推移,吕凤先眉毛一挑,耳边忽然响起了阵阵风声,但四周明明没有起风,如此奇异的感觉,让他心神微动。

    少顷,风声愈来愈大,愈来愈响,甚至压过了筝声,好似由微风变成了狂风,狂风变成了飓风。

    吕凤先心神不住摇曳,竟有一种置身于通天飓风之中,身不由己的微妙感觉,平静的心境,骤生波澜。

    空灵之境,破了!

    吕凤先面色微变,这么多年以来,他的空灵之境还是第一次被人破除,心境顿时再也无法恢复平静。

    狂风之下,湖面如何平静?

    臂膀肌肉鼓张,眼中精光四射,吕凤先抢先出招,再这么持续下去,他只怕会不战而溃。

    小指,无名指内屈,吕凤先拇指,食指,中指闪烁着灿灿银泽,犹如世上最锋锐,最坚硬的武器。

    指锋穿空,恍若一骑当先,悍勇霸道,空气汹涌激荡,受其牵引,好似化作千军万马紧随其后,奔腾杀来。

    攻势大气磅礴如此,足以让人心神震颤,不能自已。

    阿飞面露惊色,忽然发现自己以前遇见的高手,连吕凤先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郭嵩阳面色不改,他与吕凤先早已交过手,对于吕凤先的实力,心底了解无比,因此,他更在乎苏玉楼将会以何种形式,何种招法化解这一招。

    苏玉楼动了,他似缓实疾的抬起手来,拦空一划,好似天庭巨神,持着神斧挥舞斩下,大地坍塌崩灭,形成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

    千军万马止步于天堑之前,不得寸进,磅礴之势顿时一滞。

    “好!”

    吕凤先情不自禁的叫好出声,他三根手指并在一起,犹如神龙腾空,夭矫灵动,一改适才的磅礴霸道之势,循着一道玄妙轨迹,向着苏玉楼扑噬咬来。

    嘴角噙着一抹从容微笑,苏玉楼随机应变,五指轻轻颤动,凌空画圆,空气一圈圈荡漾开来,好似无形气环飞舞飘出,欲将神龙困缚封锁。

    无形飞环重重罩下,吕凤先顿感手指一沉,犹如套上了沉珂枷锁,灵动变得笨拙,迅疾变得迟缓。

    连番受挫,吕凤先战意不减反增,猛地低喝一声,手指横劈竖划,大开大阖,气劲刚猛凌厉,势如破竹,斩灭一个又一个无形气环。

    凝气成锋,苏玉指四指内扣,独留食指如枪,破空攒射,化作漫天枪影,攻势凌厉迅疾,意境却十分唯美,好似暴雨倾盆,梨花飞洒。

    叮叮叮......

    金铁铿锵之音不绝如缕。

    两个人,两只手,于方寸之间变化厮杀,相较于寻常比斗,更为惊心动魄,凶险万分。

    观战的郭嵩阳瞧得目放精光,苏玉楼只手幻化万兵,依他所见,已连续换过斧,环,枪,锤,刀等数十种兵器。

    每一种兵器于他手中使来,皆是那般混若天成,圆融无碍,增一分太过,减一分残缺。

    瞧到酣畅之处,郭嵩阳恨不得替身以代,战个痛快淋漓才好。

    阿飞亦是心神震动,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全身热血沸腾,双目不断追逐着两人交错往来的手。

    吕凤先战意炽烈,真气运转到了极致,头顶隐隐有白烟袅袅升腾。

    酣斗至今,无论他如何变招,换招,苏玉楼总能变换出相对的破解之法,他越战越惊,越惊越战,深入骨髓的傲气绝不允许他退缩气馁。

    恰逢这时,筝声高亢激烈,攀升到了顶峰,犹如金鼓齐鸣、万军厮杀,战争到了最后关头。

    苏玉楼二人的激战同样也到了最后关头。

    待到筝声慢慢回落,最后一段曲调飘扬溢散,散入虚空中时,一滴鲜血落在了几案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