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21章 客栈凶案(下)

十二句2018-12-28 00: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到二楼时,方跃看到店小二拿着抹布扫把从楼下上来。

    方跃回到自己的房间,站在窗户前,望着天际,脑海中思索自己接下来的行程。

    按原先的想法,他是想回乡下去,但现在,身具神通,亦怀武技,县城中有更大的舞台,更多的资源。

    无论是想获得更多的功德点,还是去收集一些武技,作为继续推演gōng fǎ的资粮,以及练功过程中,每日的食物药材消耗,在县城里都更有便利的条件获得。

    更重要的是,方跃想看看朝廷的应对,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平安县整个县城沦为妖鬼横行之地。

    作为统治天下二十七州之主,大启皇朝之中,或者身后,必然有超凡的力量,只是不知道这些超凡力量对凡人死活是什么态度?

    “杀人了!死人了!”

    一声惊恐至极的喊叫声,打断了方跃的思绪。

    “是那个店小二的声音,他刚才拿着抹布和扫把,明显是上楼来打扫卫生,发生了什么?”

    方跃身子一晃,已经到了屋外,看见店小二正趴在走廊上,大吐特吐,苦水都快吐出来了。

    方跃忍着恶心,问道:“发生了什么?”

    店小二看见方跃,如同来了救星,指着房门洞开的辰字房,满脸恐惧道:“那,那里面,死人,死尸,哇……”

    说着,又是大吐特吐起来。

    方跃皱眉,敞开的房门,那股刺鼻的古怪味道再次扑面而来,似臭似香,夹杂着一股铁锈般的味道,令人闻之欲呕。

    脚步声响起,楼下好几个人听到店小二的喊叫声,跑上来查看看究竟,二楼住客,除了方跃外,还有两个人也从房间跑了出来。

    “阿贵,你鬼叫个什么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老掌柜一张老脸快皱成菊花,刚才听到店小二又是杀人又是死人地喊,他心里有很不祥的预感。

    这要是在客栈中出现了什么凶杀案,以后这客栈还能开得下去?

    “掌柜,里面,里面……”店小二吐得昏天黑地,再加上极度惊恐,快说不出话来,只是一直用手指着角落里的那间辰字房,仿佛那里面有着极为让人惊恐的东西。

    众人被店小二的样子吓到,还有空气中弥漫着的刺鼻怪味,脸上都现出恐慌之色。

    “来个人,跟我一起过去看看。”方跃开口道。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然没有人自告奋勇。

    老掌柜一把扯过跑堂伙计,“阿虎,你跟方秀才过去看看。”

    “啊,我?”跑堂伙计有些惊慌。

    “走。”方跃当先往前走,阿虎只好在后面跟着。

    走到辰字房门前,饶是方跃有心里准备,看到眼前的场景,脸上亦是呈现出来骇然之色。

    而身后的阿虎更是不堪,探头看了一眼,也跟店小二一样,大吐特吐起来。

    其他人见没有危险,惊恐中又好奇里面到底是什么,也跟着过来,探头探脑往屋内望去。

    这一望,无不大吐起来。

    老掌柜更是大叫一声:“完了。”两眼一翻,晕倒过去,被方跃眼明手快一把搀住,才没有将一把老骨头摔出好歹。

    屋内的场景几乎就是一个屠宰场,可惜屠宰的不是牛羊畜牧,而是人,方跃终于明白,那掩盖在似香似臭怪味中的那股铁锈味,根本就是血腥味。

    方跃将老掌柜靠墙角放躺着,转头环顾众人,厉声道:“你们不要破坏现场,来个人照顾老掌柜,再来个人前去衙门报案。”

    言罢,冲下楼,往外面追去。

    那四个行脚商刚离开不久,他要试试能不能追上他们。

    方跃跑出了一段路,最终还是无功而返,那四个行脚商已经不见踪影了。

    回到客栈,众人已聚在楼下大堂之中,老掌柜也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在那里唉声叹气。

    看见方跃回来,众人纷纷围了过来。

    “方秀才,可追到那几个凶手了?”

    “方秀才,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天呐,这可如何是好!”

    吵吵嚷嚷,让方跃头痛,“安静,可有人前往衙门报案了?”

    老掌柜老脸颤动,咬牙切齿道:“我让阿虎去衙门报案了,这些挨千刀的行脚商,简直就是畜生!”

    方跃不知道该说什么,发生了这种骇人听闻的凶杀案,这家客栈以后只怕是很难开得下去了。

    而那四个彪形大汉,身份是否真是行脚商也存疑。

    “我再去楼上看看。”

    之前匆匆扫了一眼,只觉恶心,又急着跑出去追凶手,并未细看,现在想来,那房间里的场景,除了恶心恐怖外,还有几分诡异,方跃要确认一下。

    强忍着恶心、厌恶等等诸般情绪,方跃再次走进辰字房中。

    一地还未干枯的血迹、残肢碎肉,几乎难以下脚,尤其是中间床铺上,放置着一个女子的脑袋。

    这女子,从面容上看,颇有姿色,双目半闭半合,嘴巴微微翕张,脸上带着欢愉之后的余韵。

    若是正常场景,这当是一副极为诱人的画面,仿若海棠春睡,梨花吐露。

    但只剩一个脑袋,那就只有恐怖了。

    方跃目光在屋内搜寻一圈,又找到另外两个女子的脑袋,分别摆在屋内的东南角和东北角。

    地上还有几个用碎肉残肢堆成的奇特符号,还有那满地的血迹,似乎也不是随意洒落流淌,而是按一定的规律。

    “献祭?还是单纯的残杀?若是献祭,这般诡异残忍的方式,祭祀的又是何方魔神?”

    尤其是想到这一幕发生时,自己就住在隔着一个房间的客房中,方跃脸色有些难看。

    眼前血腥的场景冲击力太大,还有空气中弥漫的怪味和血腥味,方跃胃中也有一些犯呕。

    他没有多待,查看完后,就离开案发现场,顺手关上房门。

    走下楼,方跃看见有好几个客栈的住客已经匆匆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

    发生了这种恐怖血腥的凶杀案,谁还敢再在客栈中安心住下去。

    “衙门的人还没来吗?”方跃开口问道。

    “还没?”回答的是店小二阿贵,他正陪在老掌柜身旁。

    老掌柜看着一个个收拾行李,逃命似离开的住客,不停唉声叹气,摊上这样的离奇大案,不但客栈生意要黄,只怕还要吃官司破财免灾。

    老掌柜看向方跃,求救似地道:“方秀才,你是读过书的,可有办法?”

    方跃苦笑摇头,他知道老掌柜的意思,但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实际上,此刻他心中也有些疑惑,若那房间中的一幕是某种献祭的仪式,那四个大汉为什么要选择在人来人往的客栈中,而不是选择某处不易被人发觉的偏僻地方?

    地点是随意选择,还是经过挑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