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22章 张县丞

十二句2018-12-28 00: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案发现场在哪?带本官过去看看。”

    随着说话声,一员中年官员走进客栈来,相貌堂堂,身材魁梧,不是本县张县丞是谁。

    在张县丞身后,跟着李捕头,还有三四个捕快衙役,一行人浩浩荡荡走进客栈中。

    老掌柜立刻停止唉声叹气,老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凑到张县丞身前,“大人,您可总算来了,可一定要将那几个畜生绳之以法。”

    张县丞面上意气风华,仿佛焕发了第二春,常言“权力是男人的chūn yào”,如今胡知县受惊吓过度,正在县衙后宅养病,作为本县“二把手”,可不正迎来权力的巅峰。

    他板着脸,对老掌柜道:“你就是这个客栈的掌柜?你把案发经过详详细细给本官说一遍。”

    这边老掌柜在向张县丞陈说案情经过,那边李捕头看见方跃,他对这个年轻的秀才很有印象。

    走过去,道:“方秀才,你住在这个客栈?”

    方跃苦笑道:“说起来也是倒霉,昨天刚在王家大院经历闹鬼怪事,今天又碰到凶杀案,而且那案发地点的房间就在我住的房间不远。”

    李捕头道:“那你应该看过现场,之前那报案的客栈伙计说得语无伦次,说什么房间中都是碎尸碎肉,血流满地。这等残忍血腥,不会又是一桩……”

    显然他对昨天王家大院的事还心有余悸,毕竟当时手下捕快死了好几个,若非现在县衙一团乱麻,人手严重不足,他很想学胡知县躲到家里养病。

    不过胡知县是一县正印官,朝廷委派,想怎么“养病”就怎么“养病”,他李捕头可没这个命。

    现在正是关键时刻,上官焉能容得他退缩,真去“养病”,估计也不用回来了,就算回来也要去掉“捕头”二字。

    方跃摇头道:“不是妖邪鬼物作祟,凶手是人。不过这等残忍,也不是普通人能干的,我怀疑那四个行脚商是笃信魔教之徒。那里面……总之你们待会进去查看案发现场时,要有个心理准备。”

    李捕头听到凶手是人,神情放松下来,恶狠狠道:“只要不是鬼怪就好。这些杂碎敢在这个时候犯案,逮住了看老子不剥了他们的皮!”

    方跃问道:“对了,王家大院女鬼索命,还有广元寺妖怪chī rén,这两件事,县衙中可有应对之策?”

    这是方跃最关心的事,广元寺的妖怪还没见着,可以先不理会,但那王家大院后宅古井中的那个红衣女鬼,因为他用先前功德神通窥探它,此刻已经纠缠上他了,天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作。

    见方跃问起这个,李捕头脸上神情有些奇怪,道:“县衙里能有什么办法。不过知县大人倒是提了一句,说他当初刚接掌县令官职时,上面来使曾说若辖区内发生异常事件时,可上报府城,当时他还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方跃心中一动,这是说朝廷对这些妖鬼灵异现象早有预案,也有对付的办法。

    方跃问道:“那知县可已将妖鬼之事上报府城?”

    李捕头道:“这是自然,知县大人让我们安心,已遣人快马加鞭,奔赴府城,不日就有消息。”

    方跃来了兴趣,待朝廷来人,他倒要见识见识,这个世界人族存在着怎样的超凡力量。

    那边老掌柜已经向张县丞禀告完案情,张县丞神情凛然道:“世上竟有这等凶徒,本官必然会将他们绳之以法,以告慰我平安县父老乡亲们!”

    老掌柜一副热泪盈眶的模样,跪倒在地,道:“大人真是勤政为民的好官,是我们平安县百姓的再生父母,一切还全仰仗大人做主。”

    张县丞伸手虚扶跪倒的老掌柜,道:“不必如此多礼,快带本官前去查看案发现场。”

    老掌柜顺势站起身来,迟疑了一下,道:“大人,上面案发现场,极为血腥,大人可要有点心理准备。”

    张县丞有些不悦,板起脸道:“凶案现场,哪有不血腥的,本官身为百姓父母官,自当尽心尽力,不避艰险,区区一点血腥就能吓到本官不成?”

    “是,是……啊,不是,这些自然吓不倒大人。”老掌柜点头哈腰,忙在前面引路,带着张县丞一行往二楼辰字房而去。

    老掌柜现在极力想讨好张县丞,度过这一劫,焉敢让张县丞有一点不痛快,否则随意给他安个勾结包庇凶徒之类的罪名,就有的他苦头吃,谁让这等凶案偏偏就发生在他的客栈中。

    方跃想了想,跟着李捕头等人也上楼去。

    这件凶杀案,血腥诡异,很可能涉及到魔教徒。

    在这个妖鬼横行的世道上,魔教徒所祭祀崇拜的异神魔神,似乎也有真实存在的可能。

    方跃自己对这个世界的魔教了解不多,虽在那凶案房间中发现很多疑点和血肉构成的诡异符号,但完全辨不出那是什么,自然得不到什么有效的信息。

    李捕头等人都是积年破案老手,常年与各类案件打交道,方跃想上去听听他们对此有什么看法。

    抬头看看走在前面的张县丞,步伐坚定,带着一股凛然正气,仿佛要与这世上最凶恶的歹徒作最坚决的斗争。

    一路走过,哪怕那些收拾完行李,匆匆要离开的客栈住客,看见张县丞坚毅的面容,坚定的步伐,也是神情一愣,心底凭空生起一丝信心,慌乱的心态安稳下来,纷纷心想:

    “有这样一位父母官为我们做主,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于是这些人也暂时停下离去的脚步,驻足观望。

    连方跃心里都想着,这位张县丞虽有卖弄之嫌,但看起来还是一位很有胆魄的官员。

    一行人上了二楼,直奔角落里的辰字房而去。

    老掌柜当先引路,走到辰字房门前,道:“大人,就是这里了。”

    张县丞站在门前,看着紧闭的房门,大声道:“你去推开门,本官倒要看看,这些凶徒犯下了何等血案!”

    老掌柜一咬牙,“咿呀”一声,推开房门,一股怪味扑面而来,他急忙闭上眼睛,不敢往里面细看。

    一声尖叫声蓦然从老掌柜身后响起,骇得老掌柜手脚一颤,心跳都慢了半拍。

    老掌柜鼓足勇气转过头,却愕然发现之前信心满满的张县丞,正跌坐在地上,一脸惊恐,那声尖利的尖叫声,正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