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20章 客栈凶案(上)

十二句2018-12-28 00: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痛快,真是痛快!”

    方跃扒拉完碗中最后一口白米饭,放下碗,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拍拍鼓胀的肚子,心满意足。

    桌面上杯盘狼藉,每个盘子碟子几乎都干干净净,两桶白米饭也见了底。

    “几位有什么事?”

    方跃转头看见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围了一圈人,客栈的老掌柜、跑堂伙计、店小二,甚至后厨的厨师,还有几个住客,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好。”

    有人叫了声好,然后一群人竟然噼里啪啦鼓起掌来。

    方跃一脸黑线,这些人当这是看猴戏不成。

    他面无表情站起身来,道:“店家,麻烦待会送些热水来我房间,我需要好好洗个澡。”

    “行,行。小贵,还不快去后厨准备热水,给方秀才送上去。”老掌柜连忙答应下来,吩咐店小二照办。

    “好咧。”店小二拔腿跑向后厨。

    方跃往外走,人群纷纷退开,让出一条道路。

    走了几步,方跃听到身后传来客栈老掌柜的声音:

    “看见没有,别看方秀才脸白长得瘦,但能吃,这可是七八个人的饭量,方秀才一个人一顿饭就全吃光了,不带眨眼的。能吃代表什么?代表有力气,有力气就能打。有方秀才住在我们客栈坐镇着,什么妖魔鬼怪敢来?各位住着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方跃听得脚下一个踉跄,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逻辑。

    不过他知道因为王家大院中红衣女鬼的事,在县城内传得沸沸扬扬,满城恐慌,县城中的百姓家住在这里,避无可避,只能心中忐忑地观望。

    而这客栈中的住客,却不是县城居民,随时可以离开,一旦恐慌继续蔓延,只怕平安县的几家客栈都要门可罗雀了。

    老掌柜这是病急乱投医,随意找了一个借口安抚人心,至于那些住客信不信,方跃不知道,反正方跃自己是不信的。

    ……

    走上二楼,站在自己房间门前,刚要推开房门,方跃脸上神情一动,他鼻端嗅到了一丝淡淡的奇怪味道。

    待要仔细分辨,却又没有了,实在是他自己身上现在怪味太重,其它什么味道都很容易被掩盖住。

    “似乎是那边传过来的。”

    方跃皱眉看向那间辰字房,里面房门紧闭,那丝奇怪的味道似乎就是从那里传来。

    他想起昨夜听到的响动,摇摇头,推开自己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广元寺大妖怪chī rén的事,似乎还没有流传出来,不知道是否县衙控制住了消息。但也瞒不了多久,那毕竟是个香火鼎盛的寺庙。”

    “一旦这个消息也传开,所造成的恐慌只怕是难以想象的。”

    “这还不是最可虑,最可虑的,是广元寺那头大妖怪会不会跑到县城来chī rén,妖怪不像鬼物,是会到处跑动的。”

    “而且,这些还只是个开始,依照我来到这个世界前的那个噩梦,更惨烈的景象还在后面。”

    “这个世界属于人族的超凡力量究竟在哪里?为什么还不出现?”

    方跃相信人族绝对有对抗这些妖魔鬼怪的力量,否则这天下二十七州,就不该是人族的繁衍之地,而会直接沦落为阴森鬼地。

    外面传来敲门声。

    “客官,你要热水来了。”

    方跃收起思绪,走到房门前,拉开门,看见店小二正吃力地提着一个木桶,里面热气腾腾,烟气直冒。

    方跃接过店小二手中的木桶,单手提了起来。

    店小二吃惊道:“客官真是好一把力气,我们老掌柜说您吃得多,力气大,还真不是虚言。”

    方跃没想纠缠这个话题,他问了另外一个问题,“小二,辰字房那边住的几个行脚商,他们还住着吗?”

    店小二挤眉弄眼道:“还住着,现在还没出门呢,这都大中午了。看这架势,他们今晚应该没力气胡天胡地了,客官不用担心被吵到。”

    “他们叫来的几个青楼烟花女子呢?回去了?还是还呆在那屋里?”

    “这个没注意,好像还在吧,没见着她们出去。客官若是怕他们晚上还折腾,可以换到冬字房。冬字房的客人早上刚退房,客官可以换过去,那里和辰字房隔得远。”

    实际上,冬字房的住客本来要住好几天的,但因为县城闹鬼的传闻,今天早上匆匆退房走人了。

    同样原因退房的住客,早上有好几个,导致客栈空出了好多房间。

    方跃不置可否,道:“再说吧,这些热水不够,麻烦你半刻钟后,再送一次热水来。”

    “好咧。”店小二答应下来,便离开了。

    客栈中条件有限,根本没有大浴桶,然后舒舒服服泡澡的场景,只有一桶热水,一个铜盆,一张毛巾,用来擦洗。

    方跃松开头上束发的发带,要说起来,习惯了现代的短发,古代这男子也要留长发,还挺不适应的。

    他先用热水浸湿长发,抹上客栈提供的胰子,将头发上的油污脏垢洗去。

    胰子产生的泡沫不多,不怎么好用,至少对用惯现代洗浴用品的方跃来说感觉不好用,他心中产生了造肥皂的想法。

    不管是练武,还是为了“扬善”收获功德点,都需要大量银钱,待得手头事情结束,就着手赚钱的事。

    换了两趟热水,方跃终于将身上练功产生的杂质脏垢洗净,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裳。

    “舒服多了。”

    方跃站在房间中,随意打了两趟拳,活络身体,感觉神清气爽。

    他看着房间中放着的木桶,也懒得喊店小二上来收拾,干脆自己提了起来,打开房门走出去。

    正在这时,旁边辰字房的房门也“咿呀”一声打开,一股刺鼻的味道从里面传来,似香似臭,其中还带着一缕铁锈般的味道,cì jī得方跃连打了两个喷嚏。

    “什么怪味道?”

    方跃转头看去,只见辰字房打开的房门中,一个满脸胡渣的阔口大汉,从里面探出脑袋,看见方跃,恶狠狠地瞪了方跃一眼,又缩回脑袋,“嘭”得一声用力合上门。

    “这是个什么意思?”

    方跃一脸莫名其妙,提着木桶走下楼。

    等方跃从客栈后厨回来,走到大堂中时,看见四个人高马大的粗犷大汉从楼上下来,脚步匆匆往外走去。

    方跃认得其中一个,就是从辰字房中探出脑袋,狠狠瞪了他一眼的那个满脸胡渣的大汉。

    “这四个就是辰字房中住的外地行脚商了,只是看他们的气质,怎么感觉他们更像悍匪多一点,而不是商贩。”

    方跃一边想着,一边往楼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