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19章 悟道拳

十二句2018-12-28 00: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方跃站在原地,好半晌,动也不动。

    良久,他缓缓回过神来,浮肿苍白的脸上带上一丝狠色,“厉鬼妖魔又如何?既然敢来纠缠,那就要付出代价!”

    以他现在的模样,也无法出门,干脆就坐在床铺上,静等武技gōng fǎ推演完毕。

    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外面朝阳东升,喷薄出万丈豪光。透过打开的窗户,照耀在方跃脸上,带着淡淡的暖意,驱散渐浓的秋寒。

    脑海意识之中,那缓缓转动的一黑一白两条阴阳鱼,终于停了下来,头尾互纠,构成圆形,一动不动,仿佛亘古永恒。

    方跃——

    功德:87点

    神通:推演、照见

    武技:无名拳法{未入门}

    “成了么,一夜的时间,120点功德的消耗,终于推演成功了。那么接下来就是消耗功德点,接受传功了。”

    方跃目光中带着希冀,虽然以他所见鬼怪的恐怖和诡异,以武技去对抗,很难很难,但总比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面对鬼物,螳臂当车,恐慌绝望,来得好。

    “祭。”

    方跃一声低喝,余下不多的功德点中,绝大部分被献祭,化作养料,推动gōng fǎ传承。

    一黑一白两条阴阳鱼上散发出玄奇的光芒,方跃感觉全身皮肉仿佛被烈火点燃,开始剧烈燃烧起来,并在燃烧之中,重新构造塑型。

    痛苦或许有,但谈不上多强烈,仿佛局外人一般。

    脑海中关于拳法武道搏击技巧之类的知识和见解,也被快速统合起来,整合出了新的内容。

    一息,两息,三息,……

    时间沙漏一粒一粒,流淌而下。

    不知过了多久,方跃从传功中回过神来,窗外已是秋日高挂。

    “这就是推演出来的武技吗?”

    方跃对着窗外方向,一拳击出,拳风扫过,强劲无比,敞开的窗户竟是一阵抖动。

    他感觉现在状态极佳,全身充满爆发力,晕晕沉沉的脑袋此刻也重新恢复清明。

    “这几乎是将我理解的拳法、内家拳、搏击技巧等等方面知识,统合到一起,推演到了极致,虽然限于我个人对武道的理解不过半吊子水准,门外汉中的门外汉,所以无法跟真正的拳法大师比,但比之习武多年的精英弟子也是一点不差了,所缺无非实战经验。”

    方跃心中涌起一股豪情,几乎便想立即外出,游历天下,拳战各路武道高手。

    不过他知道这不过是陡然拥有力量后,心态上的失衡,很快便调整好。

    对方跃来说,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或者说威胁。

    “照见。”

    一面铜镜出现在方跃面前,镜中的方跃,蓬头垢面,脸颊瘦削。

    方跃之前虽然文弱,但绝对没有这么消瘦,这是传功塑形过程中,剧烈的消耗造成的。

    而那头发脸上的油污脏垢,却是排除体内的废余残质,此刻他的身上散发着难闻的异味。

    不过方跃在意的不是这些,最让他惊喜的是,消瘦后的脸颊上,皮肤不再是苍白浮肿,如同在水中浸泡许久的陈死人。

    此刻的皮肤虽然依旧有点苍白,但不再浮肿,算是正常人的肤色范畴了,虽然比之一般人还是白得有些过分。

    “虽然还是没有彻底摆脱,但这种改变,是否代表强横的体魄和血气,可以抵抗鬼物的纠缠?”

    方跃将心神沉浸入脑海意识中,召唤出功德系统。

    方跃——

    功德:7点

    神通:推演,照见

    武技:无名拳法{入门}

    “这门拳法,该给它取一个名字。它是以内家拳的理论为根基,寄托我以武入道的希望,那么,就命名为‘悟道拳’,寓意以拳法悟道,领悟大道真意。”

    “有‘推演’神通在身,那么理论上,这门拳法可以无尽推演下去,那么总有一天能到达‘以武入道,以拳悟道’的境界。如今算是拳法起步阶段,这一层次,就定为第一重。”

    随着方跃心中打定主意,脑海意识中的功德系统面板发生了变化——

    方跃——

    功德:7点

    神通:推演、照见

    武技:悟道拳{一重}

    做完这些,方跃突然感觉自己腹内饥饿难当,似同火烧。

    “消耗太大了,得好好补补,否则鬼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方跃一边想着,一边摸了摸衣袋里的银两,原本高兴的神情,变得有些郁闷。

    “没剩多少钱了,好在吃一顿饭的钱还够。算了,先去好好吃一顿,然后洗个澡,以后以后再说,办法总是人想的。”

    ……

    方跃到了客栈楼下,寻了一处角落坐下,他现在蓬头垢面,不好往人群那里凑。

    “客官,吃点什么?”

    “一盘炒猪头肉,一碟清蒸鲤鱼,一盘青菜,一碗炖猪蹄……算了,炖猪蹄太久,不要了,换成一盘焖豆腐,一盘红烧肉,再加一桶米饭,就这些。“

    “一桶饭是四五个人的饭量,客官这是要请客?

    “这个你不用管,按我要求的上菜,要尽快,做好一道就先上一道。”方跃感觉腹内泛酸,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饿得已经难以忍受,额头冒汗了。

    方跃已经在客栈住了三天,算是半熟客了,跑堂伙计记下他的要求,立刻跑去后厨。

    大约一刻钟左右,方跃已经等得坐立不安,腹内绞痛,第一盘炒好的猪头肉被端上来。

    腹内翻天倒海的饥饿,眼前诱人的肉香味,方跃几乎rěn wú kě rěn,眼睛都开始冒绿光,好在还保存一点理智,没有直接伸手去抓炒猪头肉往嘴里塞,而是提起筷子,开始风卷残云。

    不到两分钟工夫,第二道菜还没上来,一整盘炒猪头肉已经进了方跃肚子里。

    这不过稍稍缓解了方跃腹内的饥饿感,而后清蒸鲤鱼、炒青菜、焖豆腐、红烧肉,几乎是刚上一盘,方跃就扫光一盘。

    等跑堂伙计将一桶香喷喷的大米饭抱上来,桌面上已经没菜了,令他目瞪口呆。

    “同样的菜肴再上一份,再加一大碗海蛎豆腐汤。对了,汤先上。”

    方跃边说着,边接过木桶,掀开上面的白布,拿起碗筷,给自己满满盛上一大碗白米饭,而后举起筷子,也不在乎桌面上没菜了,飞快扒拉起米饭。

    一碗白米饭,竟然让他几筷子下去就见底了。

    跑堂伙计这下不是惊愕,而是惊吓了,“客官,你这是……这是……”

    方跃扒拉完一碗,还要再去盛,看见跑堂伙计还站在一旁,皱眉道:“怎么不去后厨准备菜肴?”

    他摸了摸身上衣服,从怀中取出一小块碎银子,大概三四钱左右,递给跑堂伙计,道:“两份同样饭菜的钱,这些银子应该足够了。”

    “唉,客官,我不是那个意思,小的只是太惊讶,客官饭量太惊人,小的从未见过。我这就去后厨让大厨再准备一份同样的饭菜。”

    跑堂伙计还是接过碎银子,飞快往后厨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