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9章 灭门惨案

十二句2018-12-28 00: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县尊是否在心里想着,那些东海海寇只是劫掠商船,偶尔骚扰沿海村庄,不可能来攻打县城这样城墙坚固兵备充足的城池?因为那得不偿失,而且也不可能成功。”

    方跃的话语在胡知县耳边响起,仿佛猜中他心里所想一般。

    胡知县有些不自在,道:“难道东海海寇真敢来攻打县城?这怎么可能?”

    他有些怀疑方跃是县中一些商户派来的说客,平安县靠海,海上商路货运繁荣,很多平安县人要靠海运生存,东海海寇骚扰近海,几乎断绝了很多人的生路。

    方跃道:“东海海寇一直在向我们白泉府近海一带聚集,本来就很可疑。现在我们平安县的渔船商船被他们劫掠骚扰得不敢出远海,海上商路几乎断绝,抢不到什么东西了,可是那些东海海寇还是盘踞在附近一带,不愿离去,他们在等什么?”

    胡知县脸上的神情渐渐认真起来,虽然他绰号“糊涂知县”,但却不是傻子。

    方跃又道:“而且我听我一位家中从事海运的好友说起,我们平安县沿海海寇越来越多,也就是说还有其他的东海海寇向这里聚集,等他们人数到了一定程度……几百海寇来进攻城池,那是他们在找死,几千海寇来,也能让他们死伤惨重,攻不进来,得不偿失,但若是上万海寇,甚至更多的呢?”

    胡知县一下从坐着的竹藤椅上站起来,在院中来回踱了几步,回过头来,盯着方跃道:“这不过是你的猜测而已。”

    其实他心里想的是,海寇要攻打城池,也不一定非要攻打平安县,隔壁两县比平安县更富裕。

    胡知县道:“你特意来面见本官,陈说东海海寇的事,有何目的?”

    方跃肃容道:“事关我们平安县满城百姓的身家性命,学生虽是区区一秀才,但力所能及的事,岂能不为?否则良心何安!”

    胡知县一脸狐疑。

    方跃无奈,只好转变表情,一脸不好意思道:“学生才学有限,能考中秀才已是极限,想着给自己谋一份前途。而且学生也是本县人士,若海寇破城,满城生灵涂炭,学生难道独能幸存?”

    胡知县点点头,道:“你先回去,此事本官自有主张。”

    “大人,大事不好了?”

    就在这时,一个衙役急匆匆地闯进后宅中。

    在场几个人面色都变了,这才刚在说东海海寇的事,难道东海海寇就开始攻打县城了。

    胡知县手脚微抖,勉强压住内心的惊慌,喝道:“什么事如此慌张?”

    那衙役道:“是王员外,有人发现王员外家一夜间全死光了,全家连丫鬟仆役六十余口,无一活口,而且死状诡异。”

    “不是东海海寇攻城。”胡知县舒了一口气,而后蓦地瞪大眼睛,“你说什么,王员外全家六十余口一夜全死了?”

    “是啊,王员外家怎么说也是县城中的大户人家,全家加上丫鬟仆役六十余口,一夜之间全死光了,夜里左邻右舍却没人听到什么动静,还是今天下午一个每天往王家送蔬菜的菜农发现不对劲,跑来报案,这才发现。”

    胡知县眉头皱起,在他的治下发生如此严重的灭门惨案,问题很严重,当下也不及多问,道:“带本官去看看。”匆匆和衙役走了出去。

    胡知县和衙役走后,院中就剩下方跃和胡知县的那个小妾。

    方跃转头看向那个小妾,刚好那小妾也看向他,两人四目相对,小妾的目光越来越柔,越来越媚,似欲滴出水来。

    方跃意识到不对劲,孤男寡女,徒惹一身骚。

    “县尊忙于公务去了,在下也告退了。”

    言罢,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

    王家大院的府门前,此刻围了一大堆人。

    方跃也挤在人堆中,从县衙出来后,胡知县领着一班衙役捕快赶往王家大院,方跃远远跟在后面也顺路过来了。

    “县尊大人到,快让开,让开。”

    衙役们奋力挤开人群,让胡知县来到大门前。

    “怎么这么多人?”胡知县好不容易通过衙役们挤开的通道,走到王家大院的大门前。

    一个衙役道:“都是来凑热闹的,听说王家发生了灭门惨案,就跑过来围观了,刚才还没这么多人,现在越聚越多了。”

    “这群刁民。”胡知县小声骂了一句,抬头看着紧闭的大门道:“去叫门。”

    “李捕头,县尊大人到,快开门。”

    叫了好几遍,里面才姗姗来迟传来回应声:“县尊大人到,还不快去开门。”声音很大,仿佛是扯着嗓子喊的。

    隔了一会儿,朱红色的大门终于缓缓打开。

    李铺头从门内探出头来,见到胡知县一行人,赶紧将门大开,低头哈腰道:“县尊大人,您来了。”

    胡知县一边往里走,一边低喝道:“让你的人都给我安心办案,小心我扒了你们的皮。”

    作为官场老人,虽然在很多方面糊涂,但在某些方面胡知县很精明,他哪里不知道李铺头的手下在里面干什么。

    王家被灭门,没有活口,但庞大的家产还在,胡知县可是将之视为盘中之物,李捕头手下的捕快乱来,胡知县心中很不痛快,脸上自然没有好脸色。

    “是,是。”李捕头不敢反驳,低头跟在胡知县后面,边挥手让门旁的衙役把大门关上。

    王家大门wài wéi观的人群中,不知谁突然喊了一声:“我们也进去看看。”

    数百围观群众乌压压一下子涌到大门口,往门里边挤。

    正在关门的衙役大惊,声厉内荏地喊着:“你们想干什么?”

    “我们就进去看看,王家的大宅子老汉我一辈子都没进过。”

    “听说里面的死人死状很恐怖,让我进去看看。”

    “王家六十几口人全死了,好惨,我们进去送一下不行?”

    衙役死命按着大门,大喊道:“你们这是在妨碍公务,小心被抓起来坐牢吃板子。”

    可惜没人理会他的威胁,人一多胆子也大,若是只有几个人,王家大院中死了这么多人,这是很忌讳的事,哪怕大门大开,大家也不敢进去。

    但现在有好几百人,又是qīng tiān bái rì,那还怕什么,不趁机挤进去看个热闹,以后还怎么跟人吹嘘?

    大门被人群挤开,按门的衙役被挤倒在地,好在是倒在旁边,没有挡住人群的路,避免被踩踏到,但也吓得那衙役屁滚尿流,在地上连滚带爬地逃开。

    胡知县带着几个衙役走到庭前,那里地上的草席上躺着几十具尸首,都用白布盖着,一字摆开,分成三排,白花花的一片看上去有些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