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8章 门子与县令(下)

十二句2018-12-28 00: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真是蛀虫。”

    方跃站在班房中,一时心气难平。

    不过区区一个门子而已,却敢百般刁难,还要他耍点手段才能搞定。对方仗着谁的势,方跃看向后宅方向,默然不语。

    等了好一会儿,门子终于从后宅回来。

    “老爷让你去见他,你答应小的好处可不要忘了。”

    方跃没有接他的话,整了整身上的衣裳,往后宅走去。

    出了班房,过了宅门,就是二堂。二堂也是知县处理公事的地方,比之大堂森严的气氛,无疑要平和不少。

    穿过二堂,就是内宅,知县日常生活起居的地方。

    方跃走进内宅中,胡知县正躺在一张竹藤椅上,他旁边有一个美艳女子,正在帮他轻轻锤着肩膀。

    方跃愣了一下,他想起平安县人私下给这位胡知县起的外号“糊涂知县”,这才来平安县上任几个月就得了这么个外号,可想而知这胡知县的成色。

    今日一见,第一印象,这外号还真没叫错。

    方跃往那美艳女子看去,容貌妩媚,又带着点楚楚可怜的意味,一身芙蓉色软烟罗裙上,微微漏出一抹惊心动魄的白皙。

    “传闻胡知县前不久新纳了一房美妾,大约就是眼前这美艳女子。”

    方跃正想着,那美艳女子听到脚步声,也往方跃看去,如水的眼波饶有兴趣地在方跃俊朗的脸上流连。

    方跃被她看得有些头皮发麻,这是胡知县的妾室,知县号称“百里侯”,在一县之内权利滔天,“灭门知府,破家县令”可不是开玩笑。

    方跃赶紧移开目光,目不斜视,走到胡知县躺着的竹藤椅旁边。

    “学生方跃拜见县尊大人。”

    胡知县听到声音,终于从躺着的竹藤椅上坐起来。

    这也是个长着鱼泡眼的中年人模样,眼圈微黑,竟和外面班房中的那个门子有几分相似。

    不过官员到外地赴任,有时候会带着自己同族作随从,那门子是跟着胡知县来平安县,应该是他同族中人,外貌上某些特征相似是很寻常的事。

    “你就是本县秀才方跃,说吧,来见本官所为何事?”

    胡知县端着架子道,勉强倒也摆出几分官威来。他已看过方跃的拜帖,不是出名士子,也不是县中大户人家子弟。

    本来对于方跃的求见,他是懒得见的,不过门子暗示眼前这秀才带着好处来的,胡知县今天刚好心情又不错,就勉为其难见一见了。

    至于方跃是因为东海海寇的事而来,门子没放在心上,不以为意,通报的时候倒是随口提了一句,胡知县同样是没放在心上,不以为意。

    当胡知县看见方跃手中提着的两包药时,眼神一亮,语气温和不少,笑吟吟道:“来就来了,却还非要带东西来。你们这些人啊,本官知道你关心本官的身体,但本官向来两袖清风,说好了人参和灵芝之类的贵重物品我是绝对不会收的。”

    说着,很自然地伸出手接方跃手中的两包药。

    怎么跟外面的那个门子一个德性?方跃感觉很无奈。

    “这里面是毒药。”方跃平淡道。

    胡知县吓了一跳,立马缩回手,惊恐道:“你带毒药来想干什么?”

    方跃严肃道:“县尊,你大祸临头了。”

    胡知县脸色大变,一脸惊恐,几乎要张口喊出“快来人”了。

    方跃心想糟了,玩过火了,赶紧道:“不过也不是没有解救的手段,县尊你可知最近东海海寇的事?”

    胡知县看方跃不是要玩“图穷匕见”,“匹夫一怒”的把戏,知道自己反应过度了,脸色相当难看,尤其是旁边还有他心爱的小妾在场。

    他沉下一张脸,低喝道:“方秀才你到底想说些什么?你可知道戏耍本官会是什么下场。”

    这一喝之间,倒显出了几分知县这“百里侯”的威势,毕竟常年居于官位,即使是“糊涂县令”,也能养出几分威严来。

    方跃心中略微有些紧张,人强我弱,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对方身为平安县知县,可以决定他的功名荣辱,甚至身家性命。

    虽然他有秀才这一层身份当护身符,但真得激怒对方,后果难测。

    不过方跃已经看透了胡知县的本质,心里还算有底,重要的是把握好度。

    “学生想问县尊一句,若是有一天东海海寇攻进我们平安县县城来杀烧掳掠,县尊你待如何?”方跃郑重道。

    胡知县还没得及说话,方跃又紧接着道:“以县尊如松柏般高尚的气节,自然是临霜傲雪,与城池共存亡。可是县尊的家眷该怎么办?如县尊身旁这位人比花娇如同天仙一般的夫人——”

    方跃目光转向胡知县的小妾,她正坐在胡知县身旁,身体微微前倾,方跃此时站着,居高临下,那白皙如雪的波涛汹涌几乎尽收眼底。

    方跃赶紧转开目光,“若是落到了那些五大六粗,穷凶极恶,胳膊比普通rén dà腿粗,大腿比水桶粗,混迹海上数月不洗澡,浑身散发着臭味的东海海寇手上,那将是什么下场?还有县尊你辛苦持家,勤俭节约积攒下来的一点家当,在县尊你英勇牺牲后又该便宜了谁?”

    “方秀才,那你说该怎么办?”说话的是胡知县的小妾,她脸上的神情有些害怕,显然是被方跃描述的东海海寇吓到。

    方跃拿起手中的药包,肃容道:“与其被东海海寇捉住折磨蹂躏,生不如死,不如早做准备,若事到临头,那就一包毒药下腹,即成全了自身名节,也对得住牺牲的县尊大人。”

    小妾花容失色,抓着胡知县的胳膊,快哭起来,“老爷,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好吓人,奴家不想被海寇捉去,也不想吞毒药。”

    方跃老是提到共存亡、牺牲、毒药什么的,胡知县听得也有一些心慌,要知道他也很怕死,不过他毕竟不是小妾那般毫无主见的女流之辈,当下喝斥道:“你这秀才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东海海寇最近一段时间,经常骚扰白泉府近海一带,导致海上商路不畅,平安县中有商户跑到胡知县跟前哭诉,这些胡知县自然是知道的。

    不过那些东海海寇基本是在海上劫掠商船,很少跑到陆地上来。

    海上那就是朝廷水师的事,不归县衙管,胡知县自然不会自找麻烦去管,也管不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也是胡知县官场行为准则之一。

    至于说那群东海上的海寇会吃饱了没事干,跑来攻打城池,胡知县是万万不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