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10章 溺死

十二句2018-12-28 00: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胡知县的脸色有些难看,因为除了地上的尸首,看守现场的捕快都不在,这会儿才匆匆从王家大宅的各个地方跑回来。

    这些捕快腰囊间都鼓鼓的,有一个捕快跑得急了,衣服中掉下了一串珍珠,摔断了线,滚圆的珍珠四散滚动,那捕快急忙趴在地上追着珍珠爬。

    胡知县刚想开口训斥这些擅离职守的捕快,外面几百号围观的群众,这个时候也乌压压涌了进来。

    胡知县脸色都气青了,大喝道:“站住。”

    不得不说他身上的知县官服和官帽还是很有威慑力的,涌进来的人群赶紧刹车。

    不刹车不行,再往前挤最前面的人就要踩到尸首上面了。

    “别挤。”

    “后面的不要挤了。”

    “李癞头,挤你妹,再挤回头我揍你。”

    虽然王家大宅的庭院相当宽阔,但两三百人挤进来还是占了很大一块地方,后面的人看不见尸首,只能看见前面人的后脑勺,就想往前挤,一时之间闹哄哄的,凶案现场弄得犹如菜市场。

    当然也有那精明的,趁着场面一片混乱,没人注意,鬼鬼祟祟往王家大宅后院仓库等地方跑去。

    方跃也混在人群中,虽然没有挤在前排,但也很靠前,而且他个子较高,倒没有被前面挡住视线。

    他记得昨晚和客栈店小二闲聊时,店小二提到王员外家里闹鬼,有仆人丫鬟看见一红衣服女人在后院出现,连着好几天,闹得王家人心惶惶。

    后来找了广元寺的大师前来做法事驱鬼,才终于家宅安宁,不再闹鬼。

    但是现在,王家满门死绝,显然是情况有变。

    “是因为那个红衣女鬼吗?”

    方跃过来,不仅仅是为了看热闹,也是为了一探究竟。噩梦中,妖鬼横行,鬼怪是他将来很可能要面对的,多了解一点也能多一点准备。

    虽然死了这么多人,但王家大院中闻不到什么血腥味,只是略有些阴寒森森,不知是不是错觉。

    “啊?”

    一声惨叫响起,撕心裂肺,喧闹的人群蓦地一静。

    方跃心中一紧,往惨叫声处看去,却原来是一个站在最前面的家伙被人挤得摔倒,整个身子趴在了尸首上面,慌乱中手脚乱抓,竟然将尸首上面盖着的白布掀掉,与尸首几乎脸贴着脸了,吓得发出惨叫声。

    “搞什么鬼?吓死我了。”

    “还以为闹鬼了,吓我一大跳。”

    “你一个大男人,胆子怎么这么小。”

    “等等,你们看地上那具尸首,他的表情……”

    那个摔倒的家伙被吓得腿脚发软,手脚并用,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没有他阻挡视线,围观的百姓也看到了被掀掉一半白布的尸首。

    那尸首是个中年人,看身上的服饰似是王家的仆役之类,他的表情扭曲狰狞,手上额上青筋暴起,皮肤苍白无比,仿佛在水里浸泡了很长时间。

    “怎么死得这么惨?”

    “看着像掉水里淹死的。”

    “不会是冤魂索命吧,王家前段时间刚闹过鬼。”

    “看着挺瘆人的。”

    围观的人渐渐静默起来,因为那尸首的表情看着着实吓人,而且王家大院还有闹鬼的传闻,大家开始觉得有点不自在了。

    “仵作来了,前面的让让。”

    后方有人喊了一句,众人一听是仵作,赶紧往两边让开。

    这仵作是一个老头,后头还跟着一个背着木头箱子的年轻人。

    “草民曹德坤拜见县尊大人。”

    “草民蔡进拜见县尊大人。”

    胡知县道:“曹仵作,快点开始。”他脸上神情有些不耐烦,王家大院前庭中摆着这么多尸首,待着很不舒服。

    “是,大人。”

    仵作曹德坤应了一声,带着自己的徒弟开始验尸。

    “退后,都给我退后,别打扰曹仵作验尸。”

    李捕头大声吆喝着让围观的人群退后,几个衙役忙着维持现场秩序,不让人靠得太近。

    其实李捕头很想把这些围观的人群全都驱赶出去,免得在这里碍手碍脚的,很多事情都不方便,但胡知县没发话,他们这边的人手又很不充足。

    强行驱赶的话,围观百姓势必仗着人多势众不肯走,冲突起来没有充足的人手维持秩序,只会弄得更乱。

    说起来李捕头手下的人手也不是不足,只是——

    李捕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几个捕快,他们身上鼓囊囊的,这里面事后分赃的时候李捕头肯定是占了大份额的,所以现在不能让他们出来干活,否则和围观人群推推搡搡,身上的财物掉下来就事大发了。

    那几个正在维持秩序的衙役也没有好好干活,手上有气无力的,眼神不时往几个捕快身上瞟,心思不定。

    李捕头只好发话了,“没吃饭吗?都给我站好好好干活,维持好秩序,别让人挤到前头冲撞了县尊大人。都是自家兄弟,难道还能亏待了你们!”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了,事后分赃少不了几个衙役的一份,这就是见者有份了。

    不这样不行,否则就算回去了,那几个衙役没得到好处心里能平衡?必然要闹出点事情来,只能是见者有份了。

    这边闹腾着,那边曹仵作已经开始验尸了。

    曹仵作蹲在那具已经掀开白布的中年人尸首前,仔细查看尸首的耳鼻嘴巴手脚等处,而后又掀开另一具尸首上的白布。

    新掀开白布的这具尸首是一个年轻的女子,上半身只穿着桃红色肚兜,凸显得身材玲珑有致,颇为诱人。

    只是表情狰狞,原本俏丽的脸庞扭曲,额头手上青筋暴起,皮肤苍白如同水中浸泡过很久一般,死状跟那中年人极为相似。

    跟在曹仵作身旁打下手的那个年轻人脸色红得厉害,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看。

    “真可惜,多好看的一个女人。”有围观的人一边目光在女尸上流连,一边扼腕叹息。

    “这是王员外的第四房小妾,就算没死也轮不到你李癞头这老光棍。”有人促狭道。

    曹仵作大概是顾虑女尸有些暴露,围观的人又多,大致检查了一下,就给女尸重新盖上白布,去掀下一具尸首上的白布。

    下一具尸首是个年轻人,同样表情狰狞扭曲,额上手上青筋暴起,皮肤苍白如同在水中长时间浸泡过。

    曹仵作脸上的神情微微变了变,他弯着腰,又马上接连揭开几具尸首上的白布。

    这下连围观的群众也全都察觉到不对劲和诡异了,因为这些尸首的死状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胡知县心头有些发麻,问道:“曹仵作,有什么发现。”

    曹仵作脸上神情有些疑惑,斟酌着道:“启禀大人,这些尸首身上的头发衣物皮肤都是干燥的,但根据他们的死状特征,小人初步判定,他们都是溺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