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5章 青衣白衣

十二句2018-12-28 00: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东海海寇?为什么老觉得心中有些不安。”

    方跃手里提着两包药,走在街上,两包药中就是硫磺和硝石,用淡huáng sè的桑皮纸包裹着。

    “馄饨,卖馄饨嘞。”

    方跃经过一个馄饨摊子,耳边的吆喝和鼻尖闻到的食物香味,让他从思索中回过神来,因为肚子在kàng yì了。

    从醒来一路匆匆跑到丰和当铺赎回玉佩,又到任氏药铺中购买硫磺和硝石,他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此刻自然饿得慌。

    “老板,来碗馄饨。”

    方跃在摊位上的木桌前坐下,不一会,摊上老板将冒着热气的一碗馄饨端上来。

    一碗馄饨下肚,方跃感到全身暖呼呼的。

    “民以食为天,只有吃饱了饭,才能感受到平安喜乐。”

    方跃抬头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虽说这里只是个小县城,繁华程度不说和前世地球相比,与那些府城都城也根本没得比,但那洋溢的红尘气息依旧扑面而来。

    “噩梦降临,不知道会影响多少人。虽然那噩梦是以当时梦中的我的视野来看,但那些画面如此恐怖惨烈,普通人如同草芥,生死不能自主,而在我视野之外的地方,人们真得能平安无事?”

    方跃摇头叹息,可惜他现在不过一个文弱书生,自身难保,帮不了别人,只能叹一声生死有命了。

    “天灾**,鬼怪横行,人力有时而尽。不过说到**,似乎东海海寇的身影有在我噩梦的画面中出现。”

    方跃眉头皱了起来,东海海寇的画面不多,噩梦中的内容又混杂紊乱,他更关注的是那些恐怖诡异的鬼怪,一时没想起东海海寇也是噩梦的内容之一,虽然在噩梦中微不足道。

    “难怪我听任骏麟提到东海海寇时,心里会觉得有些不对劲。”

    方跃脸上神情严肃起来,仔细回忆噩梦中有关东海海寇的内容。

    “有关东海海寇的内容在噩梦开始不久,除了寥寥无几的画面外,还有一些是听闻,而噩梦的内容都是以我的视野展开。既然我能在噩梦中见到他们"jian yin"辱掠杀人放火的身影,那么他们很可能是攻破城池了。”

    方跃面色有些变了,按照时间排序,东海海寇入侵是在噩梦开头的地方,也就是说这是不久之后就会发生的。

    而短期内方跃不太可能离开平安县去别的县城,那么被东海海寇攻破的城池,显然就是平安县了。

    “该死!”

    方跃恨恨地一拍桌子,要是让那些海寇攻进城来,屠刀之下,这县城之中得死多少人。

    “客官,你这是……”

    馄饨摊摊主是个老实巴交的汉子,看到方跃突然拍桌子,以为是对自家的馄饨不满意,有些忐忑。

    方跃回过神来,见四周的人都在看着自己,知道自己刚才的反应有些激烈了。

    “没事,突然想起一些气愤之事,不关你的事。你家馄饨很不错,若有机会还会来吃。”

    方跃脸色缓和下来道,他不可能去跟一个摊主为难,升斗小民,本是不易。

    见方跃夸赞自家馄饨,馄饨摊摊主很高兴,笑逐颜开道:“客官喜欢就好。”

    方跃站起身来,道:“多少钱?”

    “三文。”

    方跃付了钱,看着街上的行人,和路旁摊位上忙碌的人,微微叹了口气,提着药包离开。

    “若是东海海寇真得攻进城来,我该怎么办呢?”

    方跃一边走,一边想着。

    他并不住在县城中,而且马上要回乡下村中,按理说就算海寇攻陷县城,也不一定能影响到他。

    方跃住的村子虽然是临海的小渔村,不过位置偏僻,离县城较远,村中土地贫瘠,村民大多是渔民,靠着海上捕鱼为生,穷得叮当响。

    东海海寇不太可能跑他们小渔村来,因为根本抢不到什么东西。

    即使真有穷疯了的海寇跑到他们村子来,应该也是小股,从海面来的话,村里常年在海上的渔民可以预警,村民们有足够的时间逃进山里。

    渔村三面临海,但后面是连绵的群山,躲进去海寇也找不到人。

    “只是难道要这样被动,坐等危险来临?我既然提前预知了东海海寇可能破城,总该做点什么。况且真到大规模海寇破城,我哪怕躲到乡下,就能安然无恙了?救人亦是救己!”

    方跃右手捏紧,心底慢慢有了主意,虽然他个人对此无能为力,但他可以去找有能为力的人。

    “哎呦。”

    想事情正想得入神,耳边一声娇呼声,方跃感觉自己撞到人,软玉温香满怀。

    他吃了一惊,忙后退一步,抬头看去,眼前是一白一青两个美貌女子。

    “你这个人有没有长眼睛?”青衣女子恼怒道,方跃刚才撞到的人就是她。

    “冒犯两位姑娘了,在下这里给你们赔罪了。”方跃连忙道歉,这里是他不对在先,想事情太过入神,一时不查撞到了人。

    青衣女子冷笑道:“撞到人说声赔罪就可以了吗?你拿什么赔罪!”

    这女子长相甚美,瓜子脸,樱桃小嘴,只是此刻柳眉倒竖,气势汹汹,略显得有些刻薄。

    方跃微微皱眉,道:“那姑娘欲待如何?”

    按理说不小心撞到,不过是件小事,又不是骑马把人撞伤了,赔罪道歉后也就揭过了,青衣女子这般未免有些咄咄逼人了。

    “小槐,莫要胡闹。”白衣女子开口说话了,语气轻柔,仿佛不带烟火气息。

    她气质娇柔,似是一个大户人家的xiao jie,最引人注意的是她玲珑剔透的肌肤,如玉胜雪,光洁细嫩。

    方跃与她们撞上,后退了一步,与她不过一步之隔,离得相当近,却竟然没能从她肌肤上看到一丝瑕疵,整个人仿佛一尊无暇的玉人,衬着身上的白衣,竟有一股缥缈的意味。

    “姐姐,我都被人占便宜了,你还这样说!”青衣女子跺脚道。

    “姑娘还请慎言,这怎么是占你便宜了?”方跃急忙分辩道。

    白衣女子拉住青衣女子的手,制止她继续无理取闹,转头对方跃道:“我妹妹喜欢胡闹,公子不用太在意。”

    言罢就要拉着青衣女子离开。

    方跃不知怎么,突然心中一动,开口问道:“冒昧问一句,姑娘可是姓白?”

    白衣女子微微愕然,而后回答道:“我不姓白。”顿了顿,又道:“以前或许是姓林吧,太久了。”

    说着,微微福了一礼,拉着青衣女子离开了。

    望着一青一白两女子袅娜的背影,方跃愣了会神,思索着白衣女子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确定?

    “不过不姓白,不是白娘子啊,还有小青也凶了点。”

    方跃摇摇头,继续赶路,前往县衙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