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6章 县衙

十二句2018-12-28 00: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姐姐,你干嘛告诉那个登徒浪子你姓什么?”青衣女子小槐不满道。

    两人此时站在阁楼上,楼下是一片阔大的后花园,花木荫郁,亭台楼榭,流水假山,端得是富贵荣华,安逸享受。

    若说有什么不协调的地方,那就是偌大一个宅院和后花园,除了站在阁楼上的两个人,余者一个下人仆役也没有,空荡而安静,显得有些诡异。

    白衣女子白皙手指轻轻点着她的额头,笑道:“小槐,你怎么对他这么大的意见,不过就是撞了你一下,这都回来了,还念叨个不停。”

    “姐姐,我倒也不是光对那一个人有意见,我就是看不惯这些穷酸书生。前些日子我不是闲着无事吗?就去那书铺中买了些话本看,想看看他们怎么说我们这些妖精鬼怪的。结果这一看,可把我气坏了。”

    小槐嘟着嘴,一脸气恼的模样。

    “这些话本很多都是一些穷酸书生写的,你道他们在书中怎么编排我们!竟说我们喜欢变幻měi nǚ倒贴他们!什么狐狸舍身报恩,什么女鬼夜来扣门,而且常常一个还不满足,尽想着齐人之福,真真把人恶心坏了。”

    白衣女子嘴角微翘,微笑道:“瞧你气得,难道还不许人想了。”

    小槐哼道:“这些穷酸书生,也就想想,我们哪里看得上他们,不过世俗中的厌物罢了。”

    说到这里,她突又冷笑道:“也幸好他们只是想想,若真有一天让他们碰上了你我之外的妖鬼精怪,倒叫他们知道事实的真相有多残酷,那些愚物可不会什么红袖添香,它们是要chī rén的。”

    白衣女子幽幽地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小槐狐疑地看着她,“姐姐,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干嘛要告诉那个登徒浪子你姓什么?下次若再见到他,岂不是要告诉他你叫什么?再下一次你肯定要告诉他你住哪了……天呐,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

    白衣女子一脸无可奈何,她当时不过是心血来潮,随口回了那书生一句,小槐就开始胡乱脑补了,这都什么跟什么。

    “没有什么下一次了,我们马上要离开平安县。”

    “啊?”小槐吃了一惊,顾不得刚才的问题了,“干嘛要离开,我们在这里不是住得好好的?”

    作为树类妖魔,她本性喜欢待在一个地方,最多就在周边转转,不喜欢到处乱跑。

    “地气勃发,妖鬼渐聚,平安县马上就要成为是非之地,不能久待。”白衣女子如玉的脸上现出严肃的表情。

    “妖鬼怕什么,我们不也是,那些蠢货还敢招惹我们不成?”小槐满不在乎。

    她拉着白衣女子的衣袖,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哀求道:“而且地气勃发,这也是我们的机会,若得足够地气相助,我们的修为岂不立刻更上一层楼。所以姐姐,我们不如留下来看看形势,多难得的机会。就算情况不对,我们再走也来得及,谁还能拦得住我们两个。”

    白衣女子摇头,缓缓道:“不是这么简单,这是地发杀机,我有预感,不止我们妖鬼,大世家的人也会出现。”

    听到“大世家”,小槐脸色微变。

    ……

    方跃沿着街道,一路走到了县衙前。

    迎面是县衙的大门,八字朝南而开,大门前是一堵八字墙,墙上最上方张贴着皇上“圣谕”,下面还有朝廷和上级官府的谕示,以及本县长官的告示和禁令,林林总总,几乎贴满了那一面墙。

    县衙的外面就是热闹的大街,行人来往很多,所以此刻也有着几个人停在八字墙前,观看上面的告示。

    不过这年头大多数平民是文盲,并不识字,看不懂上面的告示,有识字的就大声念出来给其他的人听。

    普通平头百姓害怕见官,但方跃是秀才,身份不同,拥有特权,见官倒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方跃心中思考着待会要说的话,他手上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海寇必然会攻城。

    但从和任骏麟的交谈中,他知道如今白泉府近海一带,聚集了好几股东海海寇,很不寻常,人数还在不断增加中。

    这种可疑的情况,县衙不可能毫无所觉,倒是可以从这方面入手,陈说一番。

    他的目的是向县令陈说海寇攻打平安县的可能性,至于该怎么判断,怎么应对,那就是县令的职责了。

    反正他有秀才的身份,哪怕最后证明是虚惊一场,也可全身而退,最多受点小责罚,没什么大不了,这点风险他担得起。

    要知道在古代,秀才不但可以见官不跪,甚至可以大骂地方官员。

    在古代民骂官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一般要被判重刑。

    可是秀才却不一样了,他们要是觉得官员有什么做的不符合孔孟之道的,可以对官员大骂,一般官员也不会对他们做什么,只能忍着。

    甚至有时候如果秀才杀人犯法了,官员都不敢随意逮捕,更不敢对秀才施加刑罚,他们一般会向省级督学政申报,等到督学政革除秀才功名时,他们才敢对秀才动手。

    更何况,海寇的身影在噩梦中出现,海寇攻城很可能不是虚惊一场。

    方跃没在大门前多停留,过了大门,又经过仪门,到了县衙大堂之中。

    此刻不是升堂的时辰,县衙大堂中除了一个老衙役,并无什么人。

    那老衙役正坐在椅子上打瞌睡,方跃进来了也没发现。

    方跃没有打扰老衙役,继续往里面走,当初考中秀才时,他来过县衙一次,后来和县学同门前来拜访县令也来过一次,算是熟门熟路了。

    当然,那是前任县令之时,现在的平安县县令是数月前刚刚到任的,为人秉性方跃都不了解。

    刚拐过大堂,一个身着书吏服饰的年轻人从西面的厢房走出来,正好碰到方跃。

    那年轻书吏看见方跃,愣了一下,而后打招呼道:“方秀才。”

    方跃觉得对方有些眼熟,但一时叫不出名字,有些尴尬。

    好在那年轻书吏自我介绍道:“我姓李,名长河,是衙门兵房的书吏,去年你们来县衙拜访县尊大人,我们见过。”

    方跃心想难怪眼熟,不过当时主角是县令和他们这些新晋的秀才,这李长河和衙门的其他吏员都是在一旁,未曾通报过姓名。

    别看方跃现在一副穷酸样,作为一名秀才,他的社会地位和身份是高于李长河,不过方跃可不敢轻视对方。

    李长河年纪轻轻就进了县衙兵房,虽然作为胥吏上限有限,但好歹是衙门的人,而且吏不同于官,朝廷官员有任期,任期结束就要调动位置,而县衙中的吏员常常一辈子都不会挪窝。

    方跃作为平安县人,以后多多少少会有机会和对方打交道,所以自然不会胡乱得罪对方。

    另一方面,当时几十个秀才,方跃绝不是最出风头的那几个,甚至因为秀才榜上排名落后,家境又是贫寒,所以在当时一众秀才中并不起眼。

    而即便这样,在这一年后的今天,李长河竟能一眼认出他,叫出他的名字。不管是记忆力好,还是有心,这可都是很了不得。

    方跃也微笑着打招呼道:“李书吏,你好。”

    李长河问道:“不知方秀才来我们县衙所为何事?”

    方跃道:“是有些事,我想见一下县尊大人,不知县尊现在可在衙中?”

    李长河看了一眼方跃手中提着的两包药,脸上神情有些古怪,不过很快恢复正常,道:“县尊正在后面内宅中休息,若不是县尊传唤你过来,你要先把拜帖递给宅门班房中的门子,让他代为通传。”

    “拜帖?”方跃愣了一下,而后懊恼道:“糟糕,我忘了带拜帖了。”

    作为读书人,一般拜访长辈和大人物都要先送上拜帖,方跃一时竟然忘记了这一出,或者说还没有适应过来。

    李长河道:“不如这样,我去我们兵房中取来笔墨纸砚,你现在写份拜帖,也省得来回奔波之苦。”

    方跃拱手道:“那就劳烦阁下了。”

    其实不用拜帖也没什么,但他与现任县令未曾谋面,拜帖是表明身份,贸贸然上去,对方未必肯见自己,岂不误事。

    李长河很快从班房中取来笔墨纸砚,方跃提笔,在一张纸上写起拜帖,身份姓名字号,哪一科的秀才,一一写上。

    方跃的字不算出众,不过也中规中矩,不一会儿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