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4章 玉佩

十二句2018-12-28 00: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方跃从床铺上猛地坐了起来,此时天光大亮,阳光透过东面窗户上的窗纱直射进来,照耀在他的身上。

    “睡过头了,不知现在是什么时辰?”

    方跃掀开身上的被子,下床走到窗户前,拉开窗户,外面已经快要日上中天了。

    昨晚接连怪事,他回到房间后久久难以入睡,直到快天亮时反而不知不觉睡着了,一觉醒来已近中午。

    方跃转头看到房间角落里放着一面造型古朴的铜镜,走过去拿了起来,拭去灰尘,泛黄的镜面中可见一个俊朗的年轻男子。

    方跃稍微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镜中的人正是自己现在的模样,与原先未穿越的自己容貌上有七八分相似。

    “毕竟这个世界原本只是我的一个梦,梦中的我是经过我潜意识美化过的,光这副相貌就能混饭吃了,可惜——”

    方跃摇摇头,放下手中的镜子,相貌是好相貌,但这世界可不是好世界,还是先要好好想想,怎么在噩梦降临时保全自身才是最重要的。

    “首先要赎回当铺中的那块玉佩,这是当务之急,然后还需采购一些东西,做点准备,虽然不一定有用。”

    方跃检查了一下身上的钱财,有一锭碎银子,大概一两左右,一张五两的小额银票,余下的就是一些铜板,这是他的所有家当了。

    “勉强够用了,不过回去后得吃土喝西北风了。”

    方跃心中苦笑,匆匆收拾了一番,出门而去。

    丰和当铺位于城中东街,与方跃所住的客栈隔着有一段距离。方跃出门后,饭都顾不上吃,直奔东街而去。

    一刻钟左右后,方跃站在了丰和当铺的门口。

    “希望玉佩没出什么问题。”方跃边想着,边走进当铺之中。

    此时当铺中没什么人,只有一个头发斑白的老掌柜坐在柜台后面,还有一个伙计拿着抹布在做卫生。

    “客人,你要赎回玉佩?”老掌柜接过当票,眯着眼扫了一眼后说。

    “是。”

    “客人,当的时候是四两银子,现在想要赎回需要五两银子。”当铺老掌柜放下手中的当票,漫不经心道。

    这才一天时间,赎回来就要多一两银子,一两银子足够方跃一个月生活了。

    不过方跃知道这是当铺的规矩,没什么好说的,好在还在自己能够承受的范畴之内。

    咬牙肉痛地取出怀中的那张五两面额的小额银票,方跃从老掌柜手中将玉佩赎了回来。

    “终于赎回来了。”

    方跃心中有些激动,这可是自己的保命符。

    这是一块乳白色的玉佩,方跃将它拿在手中,翻来覆去地看着。

    玉佩上面只有简单古朴的花纹,看起来就是一枚普普通通的玉佩,若说有什么古怪的地方,就是在这块玉佩正面雕刻着两条互纠在一起的鱼儿,构成一个圆形图案。

    以方跃看来,这个图案很像是太极图。

    “不知这玉佩的用途是什么?莫非只要挂在身上就可以辟邪?”

    方跃研究了一会儿,也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先把玉佩收起来,贴身藏好,走出当铺。

    “接下来要去买些硫磺和硝石,这两样东西具有医用价值,所以药铺应该有出售,去药铺看看。”

    方跃想要搞点huǒ yào自保,这是他目前能够想到的比较好的手段。

    不过这个世界虽然早已经有了huǒ yào,但都在官府的掌控中,方跃没有途径搞到,只能自己造了。

    好在黑huǒ yào de pèi fāng他大概记得,虽然真要自己弄出huǒ yào其间还存在着很多困难。

    方跃走在大街上,问了人后,终于找到一家药铺。

    他走进去后,发现小胖子任骏麟也在药铺里面。

    “方跃,正找你呢,昨晚在花满楼喝酒喝一半你怎么跑掉了?”任骏麟也看到方跃走进来,一把拉住他说话。

    方跃感觉有些尴尬,这大庭广众之下就谈论去喝花酒的事真得好吗?

    不过瞥了一眼四周,药铺中的伙计和前来抓药的人,除了个别因为任骏麟的声音大看过来,大多脸上神情很平常。

    看起来大家都是习以为常的样子,或者说其时社会上,对方跃和任骏麟他们这些书生逛窑子喝花酒,是默认的事。

    “当时想起一件事要马上去办,匆匆离场,非常抱歉。”方跃一边道歉,一边转了话题道:“对了,你来药铺干什么?抓药?”

    任骏麟笑了起来,道:“这是我家新开的药铺,你没看外面的招牌?”

    杨跃想起来走进来时,看到的招牌上确实是写着“任氏大药铺”几个字,不过一时没有将它和任骏麟家联系起来。

    “我记得你家以前是搞海运贩货的,怎么突然开起药铺来了?”

    任骏麟叹了口气,“最近海上不太平,一些东海海寇不停跑到近海,骚扰我们白泉府沿海一带,海运贩货快做不下去了。家父觉得药材这一行不错,就开了一家试试水,若是可行就尝试转行。这不就将我打发来药铺中看看。”

    平安县所属白泉府靠近东海,方跃对东海海寇的事也时有耳闻,印象以前是不怎么成规模的,现在难道这么严重了,连近海的商路都快被他们阻断了?

    “我们朝廷不是有水师,在我们白泉府好像就驻扎着一支水师偏师,难道朝廷没有派他们打击来犯的海寇?”方跃问道。

    “朝廷水师?”任骏麟脸上现出不屑的表情。

    “咳咳,少东家慎言。”在任骏麟和方跃说话的时候,药材铺中的掌柜就站在他们两个不远处,听到任骏麟语气中对朝廷水师多有不满,急忙出言打断。

    任骏麟清醒过来,也止住了话头,这不是私下场合,妄议朝廷,若是让有心听见了,顷刻间就是破家之祸,尤其是他们这样的商户,多少人眼红。

    “鄙人姓陈,是这家药铺的掌柜,方公子不知道需要点什么药材,你是我们少东家的朋友,我可以做主给你打个八折。”

    这陈掌柜四十多岁的模样,年富力强,精明干练。

    而且方跃刚才看到他对药材铺中的各类药材很熟悉,显然这人很可能是任家从哪里挖过来的,毕竟任家原先不从事药材这一行。

    “我需要一些硫磺和硝石,店铺中可有出售?”

    “当然有,我们任氏药铺虽然新开不久,但药材齐全,在县城没有其他家可比。方公子需要多少硫磺和硝石?”

    方跃将需求和陈掌柜说了一下,花了三百多文钱将所需硫磺和硝石买到手,又和任骏麟闲聊了几句,就和他笑着告辞离去。

    其实两人虽然是一个村子长大,但自任家发迹搬到县城后,方跃和任骏麟一年也见不了一面,自然生疏了,直到最近方跃考中秀才,才算又熟络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