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四十四章 表字正明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虞府的后院,虞秀儿反复的念叨着孙享福这首新作,心里甜蜜蜜的,可惜阿爷虞世南霸道,硬是将那篇墨宝抢回了自己的书房,连饭也不吃,便提笔不断的临摹,直到孙享福和虞昶一顿饭都吃了一大半了,虞世南才悠悠然的晃着年迈的身躯来到了前厅。

    “父亲大人来了。”

    见虞昶称这位老者父亲,孙享福自然知道此人便是当下这个时代书法界的泰斗级人物虞世南了,连忙躬身下拜道,“小子孙享福,见过虞老大人。”

    “呵呵,你此时还称我老大人吗?”虞世南有神的目光看了一眼风华正茂,正值少年的孙享福,便笑道。

    “呃,孙婿拜见阿爷。”

    见孙享福改口,虞家父子便同时哈哈大笑起来,片刻,二人服侍虞世南在案几前坐好,虞世南便再度看向孙享福道,“我观你之书法,横平竖直,点,撇,捺,钩,构架清晰分明,自成一家,可有师承?”

    “启禀阿爷,未有师承,孙婿自幼家贫,乃是先用硬的炭笔在砖石上抄书习字,久而久之,便习惯了这种字体,纯属偶然矣。”孙享福编了个理由解释道。

    “原来如此,此字体多有精妙之处,你若是勤加练习,练出其神,则必成当世名家,且不可荒废。”

    虞世南是何等人物,一看就知道孙享福的书法功力尚浅,有形而无神,不过他尚且年幼,正是奋发精进之时,写成这样已经不错了。

    “孙婿谨遵阿爷教诲。”孙享福恭敬行礼道。

    “嗯,我听说你年约十七,还未取字,怕也是因为没有师承吧!”

    “正是。”

    “往后都是一家人,便由我这个长辈为你取表字吧!你的书法横平竖直,形体方正,落纸清晰分明,我便给你取表字正明吧!”

    虞世南几乎不作思索便道。

    在长安,能得他虞世南取表字的年轻人,绝对算的上一种荣幸,要知道,这位老爷子现在可是弘文管学士,代表着大唐最顶尖的文化水平。

    “多谢阿爷赐字。”

    自此孙享福就有另一名字,孙正明了。

    又陪着虞家父子聊了几句,敲定了十月初八的婚期之后,虞世南就让他不必陪着自己用饭,自去后院见虞秀儿,倒是没有什么婚前不准见面的规矩。

    两世为人,孙享福还第一次体验到一见钟情的感觉,这几日,那张瓷娃娃般的脸总是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或许是因为青春期思春的缘故吧!最近孙享福都没有睡好。

    后院的花厅之中,虞秀儿抱着她那把红色琵琶正在弹唱,所唱之词,正是孙享福的新作,寻着声,孙享福便到了这里。

    “秀儿妹妹,我来看你了。”

    虞秀儿弹唱的入迷,却是没有听见孙享福轻盈的脚步声,待孙享福走近了开口说话,她才肩头一颤,抬起头来,一眼看去,只觉整个世界都是那么美好。

    “孙大哥。”虞秀儿娇花一般的笑道。

    “呃,刚才我在前厅已经叫了你爷爷阿爷,叫了你父亲老泰山,你是不是也要叫声夫君来听听?”

    娇花融化了孙享福的心,整个人也放浪形骸起来,不过这在陌生人看来是调戏之语,在"qing ren"之间看来,却是灼灼可热的情话。

    “孙大哥好不知羞,秀儿还未过门呢!”虞秀儿把细腰一扭,便给了孙享福一个风情万种的背影。

    “呵呵,下月初八,我便八抬大轿来府上迎你。”

    孙享福此言让虞秀儿又是肩头一颤,想不到十余日之后,便是自己的婚期了,心里又忐忑,又期待。

    见虞秀儿娇羞不语,孙享福便又道,“届时,秀儿能让为夫看到一个绝美的你吗?”

    虞秀儿闻言脸色更加红的发烫,用低不可闻的细语答道,“会的。”

    少年"qing ren"相见,便如干柴烈火,孙享福身上有极强的后世思想,认为,男女朋友就应该搂搂抱抱,亲亲我我,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小丫头片子虞秀儿自是不懂得拒绝,所以,当孙享福搂上虞秀儿之后,成功的被虞母撞见了。

    尴尬,脸红,孙享福不知道此刻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你们呐,这还没成亲呢!”虞母佯装发怒的指了指二人,便转身离去了。

    女婿她已经见过了,身体倍棒,长相不差,还略通文采,最重要的是女儿喜欢他,这就够了,虞秀儿这个年纪,要是再在家里留下去,别人都该骂她无德了。

    孙享福是怎么也想不到,过完年才到十五岁的虞秀儿,为什么会被别人看成剩女的,大羞之下,孙享福便被虞秀儿拉到了自己的闺房。

    虞秀儿的闺房是一间独立的小院,四周种满了青藤以及一些已经枯萎的花草,毕竟长安城都下过一场雪了,孙享福也不知道幸福村那些大棚里的蔬菜收割好了没有,至于夏豆,孙大力应该组织人收割好了。

    院子里有两个贴身丫鬟伺候着,一个**桃,一个叫红梅,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模样很精致,比虞秀儿还要丰满一些,如无意外,这两人今后将是虞秀儿的陪嫁丫头,孙享福的妾侍,当然,孙享福是不知道这个规矩的。

    才进了门,这两个丫头便娇羞的盯着孙享福看,搞的他怪不好意思,不过看到闺房床前挂的那副字画,孙享福的话题又来了。

    “这些日子,秀儿妹妹一定是天天看着字画,想着我吧!”

    “臭美。”

    虞秀儿娇羞的白了孙享福一眼,便用春桃提过来的碳炉帮孙享福煮茶,对于这些用兽油葱姜蒜茶叶等煮成的茶汤,孙享福不是很喜欢,却也没有打断她,又道,“往后有秀儿为我煮茶添香,只怕日子美的赛过神仙。”

    “咯咯······”

    丫鬟春桃和红梅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姑爷的话也太过火热直白了,竟是不避讳她俩。

    “笑什么笑,等成亲之后,我先派你们两个给夫君暖床。”

    好吧!听到虞秀儿的娇喝声,孙享福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些不应该有的画面,却不知,不通人事的虞秀儿只以为用自己的身体去温暖冰凉的蚕丝被是一种折磨人的活计。

    两个丫头平时跟虞秀儿也是相处的如姐妹一般,倒也不怕她,吐了吐舌头,就退到了屋外,不一会,一碗热气腾腾的香茶便被虞秀儿端给了孙享福。

    “平时秀儿就只能在家中煮茶看书,拨弄乐器么?”

    孙享福强硬的驱散了脑海中三个女人与自己纠缠的画面,打量了一下虞秀儿的闺房,发现除了乐器和书本之外,没有它物,便道。

    “所以才在重阳那日偷跑出去,遇到了孙大哥你嘛!”

    “别叫孙大哥了,叫声夫君来听听······”

    “不,成亲之后再叫······”

    两个丫鬟不在,二人放的开了些,打情骂俏起来,不觉时光过的飞快,转眼日已偏西,便有德叔叫虞府的下人来提醒,孙享福若是要返回的话,得赶紧了,不然城内就要禁夜了,芙蓉园虽然有一半属于长安城内,但却在长安的最边角,离这里有十好几里路呢!

    依依不舍的辞别了虞秀儿,孙享福便和德叔一起乘车而回,路上,孙享福跟德叔讲明了成婚的日期,让他一切按照规矩安排。

    其实唐时结婚是比较麻烦的,什么纳采,问名,纳吉,请期,亲迎等,走完程序起码一两个月,不过有李世民择日完婚的旨意在,却能够大大的缩短。

    事实上也只有世家大族的女子出嫁才会将六礼全部都做的比较隆重,孙享福小门小户的人家,可不敢那么讲究,他没有这个财力,也没有这个必要,是以,德叔只需要找一个德高望重的人,带上聘礼,一天之内就能把前五礼完成,只等十月初八那天,迎亲拜堂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