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四十三章 拜访虞府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突厥人的情势急转直下,如何活着回到草原,成了他们现在唯一的目的。

    九月二十五,颉利派出阿史那思摩为使,与唐军议和,谁料李世民根本没有见他,只是让房玄龄给他带了一句话。

    “颉利如果能活着走出玉门关外,我大唐不介意纳他为臣,封他可汗之位。”

    说说的很硬气,所以阿史那思摩被震出了内伤,他返程的时候,天空居然飘起了白雪。

    “寒冬已至,渭河难渡,可汗,现在只能走,不惜一切的走,只要能够回到草原,一切都还有机会。”

    阿史那思摩声泪俱下的建议颉利终于接受了,于是,尉迟老货又有事情干了,而自从和张公瑾的水师汇合之后,孙享福这个检校的行军司马也对军队没什么用了,所以李世民干脆把他给撤掉了。

    “给玉门关的知程节传一道军令,让他不要杀太多人,放颉利北归吧!”

    李世民忍痛下了一道圣旨之后,就带着大军返回长安城猫冬了。

    颉利现在不能死,留他一条命,能够很好的牵制即将壮大的突利,也为大唐积蓄远征实力争取时间,可是他虽然不能死,但他的东西却可以抢,十五万大军,你起码得留下三五七万的吧!百万牛羊,你至少得留下个一半吧!

    所以,后面的战争,尉迟恭和张公瑾都是在干抢劫的事情,而从松州调兵到玉门关断颉利后路的程咬金,则是干着守株待兔的事情。

    回到长安之后,李世民的心情大好,连带着,觉得太子李承乾的歌都动听了几分,于是,大赏群臣,猫冬时节,长安城又开始刮起了一阵大吃大喝风。

    孙享福手上的鱼货终于可以高价出手了,三斤以上的鳞片鱼,价格全部涨到了三十文一斤,东西两市的鱼货铺子,一天居然就销出去了三万斤,看着账目上的数字,长孙皇后的眼睛都笑的看不见了,下旨给孙享福官升两级,以后大家再也不用叫他下牧监丞了,直接叫下牧监就行,这可是一日流水几百贯的生意,基本没有什么成本,可比醉仙楼的纯利都高出了许多。

    孙享福回到长安第一件事就是接收自己的宅邸,这是皇帝所赐,秦琼亲自操办,规格堪比国公府邸的大宅,直用了小半天,孙享福才将各房各院以及宅内的花园逛了一圈,暗叹,当皇帝的走狗真他么好,这样的宅子在后世,一百个孙享福的收入加起来也买不起。

    府邸中有丫鬟仆役数十人,管事的全是秦府老人,德叔直接被秦琼派过来给孙享福当了管家,一应修缮,清扫工作也在德叔的主持下全部搞定,孙享福拎包就能入住。

    安排房间的时候孙享福给席君买留了个小院,另外,他还准备招一些练家子,到时候由席君买训练成府里的护卫。

    府上的账房有渔业司送来的分成银子,虽然只有三成归孙享福,但发放了属下一应的俸禄之后,这个月还能剩下一千多贯,但是现在他府里养的人多了,开支也大,孙享福不敢全部拿出来乱花,带了价值小二十贯的金叶子后,便和德叔一起出了门,他们今日要到虞府拜访。

    “德叔,我如今算不算大户人家了?”

    “呃,应该,还不算吧!”

    “什么叫‘还不算吧’?”

    “底子太薄了,老爷算是勋贵圈里比较穷的了,但秦府的账房,至少几万贯还是拿的出来的,更别说库房里的万匹绢,几万石粮,以及一些金银器皿,就这,也只能勉强算的上大户。”

    “哦对,忘了我是在京城了,这里权贵多如狗啊!应该回幸福村装逼的。”

    孙享福本来还想得意一下的,现在却是知道了自己跟那些大户人家的真正差距,以秦琼的身家,都未必比的上一个长安二三流的世家家里有钱,更加别说他这个连秦琼家产零头都没有的小喽啰。

    认清了现实之后,孙享福又问道,“那虞家算不算大户人家?”

    “应该算吧!虞家世代为官,家底应该不比秦府薄,只是这一代官位还不显而已。”德叔如实答道。不过他说的也只是现在,后边虞家两父子,可都是授了银青光禄大夫衔的。

    “那去虞府,我该送什么礼物才不失礼呢?”孙享福继续问道。

    “文房四宝,书画典籍,虞家独爱,长安皆知。”德叔想都没想就答道。

    闻言,孙享福便让车夫先将车子赶到了东市。

    “咦,又有白叠子卖了,德叔,让老板全部派人送到府上去,以后有货了,也都拉到府上去,咱们照价收。”

    “呃,咱们府上要那么多白叠子干嘛?”

    “有大用,放心,这里花费的,明年会加倍赚回来。”

    德叔诧异,不过也就是几十贯钱的东西,他是在秦府当了好几年差的人,倒不在意这点小钱,收就收吧!

    可到了专营文房四宝的店面,两人都开始心疼钱了,这个世界还是文人最有钱,最花得钱,孙享福带的价值二十贯的金叶子,顶多也就能买一套中档次的文房四宝,顶级的,光狼毫,一支就要价十贯,砚台更是上不封顶,百贯千贯的都有。

    “德叔,咱送字画吧!”

    孙享福这么说了一句,却被那掌柜的鄙视了,连笔墨纸砚都买不起,还想买字画,要知道,这个时期的文人是不愿意出售自己的墨宝的,尤其是名家,所以,名家字画跟后世一样,动辄几十上百万钱,还经常买不到真迹。

    “德叔,咱自己写吧!”

    看了那些字画的标价,孙享福败退了,本来以为自己就要做土豪了,原来却还只是个diao丝。

    买了几张好纸,直接借用店家的顶级笔墨,孙享福闭目沉思了一会,就提笔写道: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放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写完,孙享福自己看了看,还不错,基本将自己的功力全部发挥出来了,水平在后世差不多能与街头写对联的艺人相比,但新奇的是他的字体,如果将这宋体字看成他独有的字体的话,那这首诗和这幅字的意义就大了。

    “行了,好字不写第二篇,就这副吧!”

    德叔的文化水平也不高,只觉得孙享福这字看的很舒服,便谢过了店家,掏钱给这副字做了边轴,卷好后与孙享福一同上了马车,往虞府而去。

    名贴和礼物献上,很快,虞府的中门便大开,孙享福现在不过从六品下的官阶,隔虞昶的从五品下还差三级呢!倒不值得虞府开中门,只是他的身份是虞府未来的姑爷,而这个婚事,还是皇帝亲提,这就不得不隆重对待了。

    “小子孙享福,拜见虞大人。”

    孙享福端正的给虞昶行了个礼,虞昶将其虚扶起来之后才道,“孙下牧,无需行此大礼,快快进屋说话。”

    按说老泰山见小婿,姿态自然是要端一端的,但孙享福的礼物规格太高了,一首足可传世的诗加首本墨宝,这玩意拿到平民家里就是擦屁股的纸,但在虞家,那就是传家宝一般的东西,谁叫虞家父子唯一的爱好就是书法,就这一会,孙享福的佳作都已经被老爷子虞世南霸占,正在书房临摹。

    孙享福被引进了客厅之中,不一会,就有丫鬟仆役上了美酒和菜肴,孙享福来的也正巧,挑在了饭点。

    “小子本一山野粗鄙之辈,蒙陛下抬爱,幸得为官,前番重阳登高偶得一词献与陛下,被虞姑娘唱作绝响,陛下大喜,赐我等鸳鸯白玉佩各一枚,今番突厥扣边,小子应召出征,薄有微功,陛下便赏了小子一处宅子,和一道赐婚的旨意,小子家中父母双亡,无有长辈,这婚该怎么结,还请大人做主。”

    今天吃饭肯定不是主题,李世民都说过了,等孙享福回长安了就给他赐婚,自然是君无戏言的,早间,两家就都收到了圣旨,天作之合,择日完婚。

    而且,一般被圣旨赐婚的女人都会封个诰命,虞秀儿成婚之后,就是个正六品的诰命身份,一点也不比孙享福的品级低,而且看样子,以后还会给她升格,明摆着想让孙享福做妻管严。

    “你如果只是有些生发上的才能,或只是些许战功,又如何当得陛下这番厚爱,别忘了那曲辕犁。”

    虞昶见孙享福态度谦卑,反而觉得亲近了些,也不再称呼孙享福的官职,直接用你道。

    虞昶这么说,孙享福才想起这茬,如今突厥大败,李世民向全天下证明了他的才能,声望日高,便不需要隐隐藏藏,趁着天冷,百姓工匠无事可干,便下旨工部也大肆打造曲辕犁,虞昶便是工部员外郎,自然是知道了曲辕犁的出处,以及它将给朝廷,给天下百姓带来的好处。

    唐初百姓的耕种能力是比较低下的,拿之前的幸福村做对比就可以知晓,整个种植体系里面,耕作为第一环,而且最耗体力的一环,是制约大唐农业发展的第一大因素,在耕上面革了新,倍数的提高了效率,对于完全不缺土地的大唐来说,就等于倍数的增加了农作物产量。

    此功之大,足可封爵,但孙享福是李世民家臣,按例这份荣耀就属于皇家了,再封爵的话,就会让孙享福变成朝臣,李世民不愿意他成为朝臣,不封,别人也不能说什么,就像大户人家的家奴一样,放不放良,别人说了不算,家主不许,就是不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