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四十五章 幸福的模样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大早的,孙享福没有上衙,而是到了离家不远的曲江池码头,整个曲江池都是他渔业司的管辖地盘,这个码头也不例外,是以,孙家的船在这里停靠,不仅不用收费,还有渔业司负责税务的仆役专门负责照看。

    今天,孙享福要回幸福村一趟,不仅要将弟弟妹妹接到长安,一些打造好的东西,也是时候该弄过来了。

    快船在小河村码头停下来的时候,孙享福几乎快不认识这个村子了,只见不大的土山坡上,数百人正在忙忙碌碌的,村民们原先的那些茅草房已经不见了,都换成了像村公舍一样的砖瓦房。

    “享福,你终于肯回来一趟了。”

    孙大力朝船头叫唤了一声,便领着二弟孙得寿和小妹孙丽丽给离岸边有一点距离的船头搭跳板,现在进入冬干期,小河的水位下降了许多。

    先跟三人来了个大大的熊抱,孙享福才惊觉,孙大力这小伙子居然壮实了许多,而弟弟妹妹也都长了些个头。

    “大哥,快跟我们去看看新家。”小妹欢快的拉着孙享福的手,便往村子里跑,连后面跟上来的德叔都没有发现,他们可是在秦府住过几天,自然是认得德叔的,只有孙大力眼尖,亲自到船上将德叔扶上了跳板。

    “大力啊!又壮实了,以后我就是你们村长的管家了,船上有一些行礼物品和白叠子,你引着仆人,挑到你们的公舍去吧!”

    在幸福村,人们都已经随着孙享福把白叠子叫棉花了,今年全村人都穿上了夹了棉的羊皮袄,自然是知道这棉花的妙处,往年第一场雪下来之后,大家就都不敢出门了,没办法,麻布不生温,而且抵御不了冷风,可现在不同了,有了这种夹棉的羊皮袄,就算关中最大的雪下下来,大家也敢出门撒欢,不过孙大力还搞不懂,德叔怎么就成了孙享福的管家了。

    走了一个大上坡,孙享福马上就看到了一溜整齐的砖瓦房,足有五十多间,村民们没有什么设计能力,房子几乎就是村公舍的缩小版,前面是个墙院,院子中央是摆放了桌椅的堂屋,左右两侧是房间,堂屋后面是厨房,柴房,茅房,以及牲口棚组成的后院,后院也开了门,直通那些挖好的鳝鱼池塘。

    孙享福由于有村长的身份,代理村长孙大力自作主张,将他家的房子盖的比较大一些,前后院宽整,有六间正房,家里一应家具全部是好木打造,还上了漆,墙壁和地面刷了水泥和石灰,干净,整洁,亮堂,让第一次进入这种砖瓦房屋的德叔也觉得很高大上。

    “若是天下的村落都如幸福村一般,这大唐,恐怕就大治了。”

    随着孙二弟和孙小妹前后看了看屋子,德叔率先感叹了一句道。

    孙享福也是点头赞同,盖房子的事情先前孙享福只是提了一嘴,没想到孙大力落实的这么好,不过,这是五百多个青壮工匠费时一个多月的成果,不像当初孙享福领着大家盖村公舍的时候要啥缺啥,幸福村现在是要啥有啥。

    “还有几样事物要打造,造完了,村子里的人过冬才舒坦,第一件事就是盘火炕。第二件事就是装室内暖壶。这两天我会在村里住,回头你让王富两兄弟和马林,张全他们过来,先做个样子,他们再依样仿造,记住,这技艺不能像建房子那样四处传,可以叫他们在工匠里面收些徒弟,以后靠做这个,他们也可以给村里拉一大笔收益。”

    孙享福说着,孙大力就点头记下,等将自己的生活物品放在了家里,孙享福便随同孙大力往村公舍走,这里的地面和墙壁现在也被刷上了水泥,而且变成了五百多个工匠临时休息和吃饭的地方,至于幸福村的原居民,则是在自家的新屋做饭,已然化身了优越的监管阶级。

    “大力哥,你先把村里的情况跟我说说吧!”

    孙享福往塞的满满当当的库房瞅了一眼,便不进去了,幸福村没有别的识字的人,所以跟本没做什么账册,这次跟随孙享福一起来的不仅有德叔,还有账房的一个家奴叫张宏,以后他就负责在幸福村帮村民们做账了,这里可是孙享福的老家和职田所在。

    “按照你之前的意思,打造的家什铁器把库房都塞满了之后,就给村民建房子,两样我都办妥了,还有夏豆,在公舍后面又专门盖了两间大库房装着,估摸着有六七千石。

    捕捞队那边是朝廷征船之后停止捕捞的,现在村民的地窖里差不多屯了八百缸黄鳝泥鳅,五斤以上的大鱼,渔场里也屯了至少两三万尾,都用渔网隔开了,随时能捞上来吃。至于鸡场和猪场的情况,你自己回头去看,我娘和赵大会给你说的。还有,你需要的木料,水泥和砖瓦,也都堆积在那边的窑洞外。

    对了,棚子里的蔬菜我拿不准,不过现在都还活着,下雪之后,我就不敢把棚子敞开了,要不你自己去看看吧!”

    孙享福闻言点了点头,幸福村的发展基本在平稳推进,即便这一个多月自己没有给什么支持,靠之前结余的一些铜钱和村民们自家地里的产出,也维持了下来,至余后边,村子很快就会开始有收益的。

    “嗯,村子的基本建设已经完毕了,我走的时候会带走全部技术工匠,剩下的劳力,你让他们给村子修一条环村的水泥公路,直通渔场和柴山,再把渔场的大坝加高,加固,做完这些,他们今年也该收工了。

    另外,冬日里各家的吃食不能短了,每天都要有鱼有肉,回头我教你们打豆腐,发豆芽,吃不完的,可以拿到集市上去卖。”

    确定孙大力将自己的话一一记住之后,孙享福又转身跟德叔说道,“把库房里打造好的家具和铁器工具全部都装船拉回家吧!大豆拉三千石就行,剩下的留给村民了。大力你给德叔派些劳力装船。”

    就孙享福说的这些东西,还真不是一船两船能拉的完的,毕竟,村前的小河里面跑不了千石的大船,交待完这些,他便将脚上的皮靴换成了木屐,去到了蔬菜棚子里,掀开绢布帘子,便见里面一片青青葱葱,孙大力说的没错,这些作物基本都是活的。

    孙享福先逐片的按照记录辨认了这些植物,有一些可以收获种子的,他都亲自动手取了种子,这是为了对比反季节生长出来的种子和时令生长出来的种子的区别,反正这些种子在长安的铺面都买的到,倒不稀有,按照众人的食量,孙享福采了七八样菜,回头会在厨房里一一做出来尝尝味道,难吃的,势必会被淘汰掉。

    弄完这些农作物,一个上午便过去了,孙享福回家做饭,弟弟妹妹们终于有了口福,一条七八斤重的大草鱼煮火锅,主食是孙享福手擀的加了鸡蛋的面条,配菜是孙享福在菜棚里采摘的那些,除了有两样比较老之外,大多能够入口。

    “爽,冬日里,吃饭就应该这么吃。”

    德叔原本不想上桌的,但孙享福坚持,最后连张宏和从家里带过来的两个仆役也没逃过,加上孙大力以及孙享福三兄妹,八个人在孙家堂屋的一张八仙桌前围坐,吃了个天翻地覆。

    “嗯,大家在一个桌子上吃饭才热闹,这火锅就是我成亲的时候招呼亲朋好友的主菜,以后酒楼建起来,这也是主打之一。”孙享福夹了半个鱼头,在碗里美美的吸溜了一口鱼脑髓道。

    “大哥你要成亲?”孙得寿闻言一愣,小妹和孙大力也向他看了过来。

    “嗯,下个月初八,到时候大力哥带着全村人坐船到长安去吃喜酒。吃醉了就住在那,放心,咱家地方够大。”孙享福喜气洋洋的冲几人道。

    闻言孙大力狠狠的点了点头,兄弟出息了,他面子上自然是有光,抓了抓头,结巴的道,“我娘这几天也老跟我说来着,这些天有好些来村里做工的人想把自家女儿嫁给我,就是,就是······”

    “就是啥?”

    孙享福闻言一笑道,幸福村如今对于周边的村子来说,就是富的流油,而且,这些在孙享福走了之后才来到村子里做工的人,直观上都以为孙大力是这个村子里做主的人,自然是想攀附他。

    “就是好几家的姑娘模样都长的俊俏,大力哥不知道怎么选。”二弟孙得寿一口说出了孙大力的窘境道。

    “哈哈哈,那有什么好考虑的,都娶了呗!那些农夫工匠家的女娃,哪里在呼什么做妻做妾,到了别人家做妻,也未必有到大力哥你这做妾强,多娶几个,多生几个娃,咱幸福村以后也有人手用不是。”

    孙享福哈哈大笑的拍了一把孙大力的肩头道,这个家伙现在已经二十多了,是该结婚生子了,下午去了鸡场,得找他老娘说道说道,媳妇不怕多,就怕娶不着。

    一顿饭把几个人都吃撑了才算完,下午在村子里几处工地上看了看了,孙享福便往渔场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