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二十七章 吹牛逼劝架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此时大明宫还未建,太液池自然也没有被高大的宫墙囊括其中,虽然名义是皇家景观池,它的位置却是在此时的长安城墙之外,要是普通平民靠近了,也能一观池边风光。

    太液池是人工挖掘而成,周长十几里,封闭了引水入口之后,它其实是个死水池,所以水面平稳,有许多皇家的游船停靠其中,平时后宫的贵人亦喜欢在此嬉乐。

    孙享福自然是没有画舫游船的,不过他有工作用的渔船,在张启,胡敢,江超的带领下,乘船围着太液池转了一圈之后,孙享福说了些工作上面的事,主要是池子周边的树木植被还不够丰茂,沿岸的泥土有被水冲刷流失的痕迹,长此以往,池水会变浑浊,池底会变浅,需增加周边林木植被的密度。

    孙享福令书吏去公文林业司,让他们派人来种树,但他这个种树的理由,林业司的人未必听的懂,究竟种不种得看林业司主官的心情。

    借着工作的名义在太液池游玩了半日,总算到了饭点,池塘边的树林里,秋草枯黄,土地干松,孙享福将各色调料刷在席君买带来的肥鸡上后,又在鸡肚子里填上姜蒜香料,最后用荷叶和黄酒活出来的稀泥将两只鸡包好,便在席君买挖出来的泥坑里浅浅的埋上,不一会,这里一堆火升起,两人便无聊的趟在草地等吃。

    “大胆,皇家园林重地,何人敢生火。”

    不是席君买不够警觉,实在是爆喝声不是从近处传来,两个穿着铠甲的军汉大步从远处向这边跑来,原来他们是在远处看到了升腾起来的烟雾才知道这里有人的。

    “来了两个皇宫的侍卫,要不要打发了他们?”席君买对那两个穿着铠甲明显比自己粗一号的壮汉并没有任何惧怕,只是轻轻松松道。

    “呃,虽然太液池是我的地盘,但这周边应该都是皇家园林,他们肯定是禁军侍卫了,你不怕惹事,我还怕呢,好好解释便是。”

    “我说你们两个小贼,怎地还不跪地认错?”

    来到二人面前,其中一个年纪看上去二十七八的侍卫提着一口钝剑指着尴尬的从草地上爬起来的孙享福和席君买二人道。眼神中,满是一股不可抗拒的怒气。

    “小贼?哥这一身可是官袍。”孙享福抖了抖自己的青袍道。

    “区区七品官,也敢在皇家园林放肆?谁给你的胆子。”那中年男子继续吼道。

    而此时,孙享福却看到了他身边那个同样提剑的少年军士,只感觉好眼熟。

    “诶,我说你他奶奶的,又没走水,吼吼个熊,我家大人可是来这里公干了,干了一天活,难道还不该生火煮饭吃了。”席君买不满那军汉的态度了,强硬吼回去道。

    “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那壮汉军士有些诧异的看向同样还是少年的席君买道。

    “说你咋地,不服老子还揍你呢!没事赶紧滚,别打扰我家大人吃饭。”席君买不悦的瞪着那军汉道。

    身边有个保镖就是牛,尤其是个脾气容易爆炸,且武艺高强的保镖。

    “小子张狂,爷爷看你有何本事。”那年长的军汉气急无语,不待他分说,一旁的少年军士却是率先忍不住了,一边怒骂着,一脚就朝席君买的胸口踹来。

    然而,想象中的狗啃屎画面并没有出现,只见席君买的腿后发先至,却是一脚将那少年军士踢过来的腿踢开。

    “咦,有些门道。”

    电光火石间,孙享福这种前后两辈子都没练过武功的人根本没看清,那年长的军汉却是快速的向后退了几步。

    然后,地上便开始草削飞舞,席君买和那少年军士一连贯的互踹了对方十几脚,直到那少年军士站不稳,向后退了一步。

    “哼哼,小子,比腿功,你还差远了。”席君买胜了一筹,有些得意道。

    “你小子的腿倒是快,不过没什么力道,小爷我根本不疼。”那少年军士原地弹跳了两下示意自己没事,大有继续打下去的架势,瞅瞅他腿上厚厚的护甲,能疼才怪。

    “慢着,这次我亲自来。”见少年军士就要再度扑上去,那年长的军汉却是一把将他拉住,眼神中满是看到猎物的欣喜。

    “你俩别装模作样,一起上吧,打完了小爷好用饭。”

    “好小子,真是胆大泼天,以为没人治的了你吗?看拳。”

    那年长的军汉却是抛下了手中的钝剑,挥舞着拳头向席君买砸来,像这种场面,贪生怕死的孙享福自然是有多远滚多远,刚转身溜了几步,又想起自己烧的叫花鸡还没吃了,不能便宜了土地公公,于是拿起小铲子拔开已经燃尽的火堆,从地里挖出两个泥疙瘩。

    “也不知道火候够不够,将就着吃吧!”泥团很烫,孙享福用铲子挖了其中一个就往远处跑去,根本没有关注身后两个人的激战,以孙享福的眼光,已经看出了这两个军汉虽然有些怒了,眼神中却并没有什么杀意,打架嘛,整个大唐还真没几个能打的过席君买的,这可是百骑冲阵灭一国的变态猛将,即便是此时武艺刚刚大成,却也不是随便两个侍卫能够对付。

    果然,那年长的军汉的铁拳虽然凶猛如虎,但席君买却是个十四岁时就在山里生撕过虎豹的猛人,没多久,年长的军汉和也和那少年军士一样落入了下风。

    “嘭,嘭,嘭······”

    两人又是沉闷的对了几拳,成年军汉一退再退之下,少年军士忍不住了。

    “小子看脚。”

    那少年军士斜刺刺的一脚向席君买的后腰踢来,却被席军买一个扭身躲了过去,一时间,成年军汉主攻上路,少年军士主攻中下路,双拳四手,打的难舍难分。

    “很生猛,不过还是太拘泥于招式套路。”孙享福砸开包裹着叫花鸡的黄泥,一边用带来的筷子夹了块已经被彻底烧软的鸡肉入嘴,一边道。

    叫花鸡刚破泥土的香味神仙难挡,尤其是到了饭点还没有吃饭的人,本来还在打架的三人闻着了这股浓郁的鸡肉香味,动作顿时都缓了一缓。

    “且住,小子,你说什么招式拘泥于套路,拳脚武功不都是有招式套路的么。”那成年军汉说罢,还真停了手,随即,另外两人都停了下来。

    “唉,你等岂不闻,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无坚不摧。似你等这般练如此多的攻击套路,反而落了下乘。”孙享福继续吃着鸡,表情却是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道。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无坚不摧?”

    三人反复品味着孙享福的话,顿时眼神越来越亮,竟都聚集到了孙享福身边。

    “三位即是武人,可知前汉用刀第一高手傅红雪?”孙享福一边吧啦吧啦的吃着,一边道。

    “傅红雪?没听说过。”

    三人同时摇头道。

    “想那傅红雪,为报杀父之仇,日练挥刀三万次,十年之间,无一日间断,出刀之快,达人之极限,是以,他出山复仇之时,只用一刀便结果了仇人,而且,从此之后,世上再没有人是他一合之敌,因为,没有人比他出刀的速度快。”

    “呃······”

    三人觉得那里不对,但又觉得,孙享福说的这个傅红雪极有可能是真的,一天挥刀三万次,十年不间断,此人的刀会有多快?根本无法想象,自己应该是低档不了的吧!

    “既然你三人都是武人,也算是江湖儿女,何不坐下喝酒吃肉,畅谈武学,岂不快哉。”

    “呃······”

    两个军汉想不到孙享福的话风会转变的这么快,但闻着孙享福手中鸡肉的奇香,他们竟然有种无法抗拒的感觉。

    “我想起来了,你就是村里那个吃虫子的小子。”那少年军士凑近了看过孙享福的脸之后,突然一拍脑门指着他的脸道。

    孙享福自然是与两个多月前有了很大的变化,吃了两个多月的饱饭,他再也不是一脸菜色的模样了,身上多了几两肉,皮肤更白皙了些,难怪他刚才觉得孙享福眼熟。

    而由于这少年军士正处于发育的年纪,两个月过去,身材样貌也有点小变化,孙享福之前也只觉得眼熟,现在才想起来。

    “原来你就是当初给我盐巴的那个小兵。”

    “嗯,就是我了,上次离别前,我说过下次相见,让你请我吃更新鲜的美味,看来你也小子没有食言。”那少年军士说着,一点也没跟孙享福客气,拿过包裹着叫花鸡的荷叶就把鸡肉往嘴里放,还不忘分出半只递给一旁的那个成年军士。

    “喂喂喂,你不可以我的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