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二十八章 拉个利益团体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好酒好肉永远是男人们交际的润滑剂,如果还有个共同的话题的话,就大致不会出现不和谐的画面,没有话题,当然是创造话题,孙享福创造的话题就很好。

    绝世武功是男人生来就向往的东西,据不完全统计,它是这个世界上,华夏男同胞最容易接受的瞎扯。

    人体的极限有比较科学的数据的,是不那么容易被突破的,像席君买,他就是体力好一些,动作敏捷一些的正常人而已,消耗过大,他也同样会肌肉酸软无力。

    是以,刚才和两个高手拼了几分钟拳脚之后,他非常的疲惫,但即便是在这种状态下,孙享福还是没有他抢食东西的速度快,所以,一只叫花鸡他只吃了个鸡腿,就全部进了席君买的肚子,这货连鸡骨头都没放过,一起嚼碎吞了进去。

    “这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鸡。”

    舔着手指的少年军士情不自禁的赞叹了一句,得到了除孙享福之外的两人的赞同。

    “两位,鸡你们吃了,该自我介绍一下了吧!”孙享福抓了一把地上的枯树叶子搓了搓手上的油腻道。

    “那你听好了,你可别吓着啊!这位,便是金吾卫大将军,厉阳郡公独孤谋,专管皇城防卫,就你刚才擅自在皇家皇家园林生火的行为,他完全可以一刀砍了你的脑袋。”

    “噗。”

    孙享福一口酒喷了出来,却并没有多害怕,大唐真是公爵多如狗的世界,随便一个穿着军装的人都是郡公,幸好刚才自己没说独孤求败和独孤九剑的故事,否则,不好解释的很。

    “那你呢?”孙享福看了一眼面露得意之色的少年军士道。

    “我叫裴律师。”

    “律师?还法官呢!没听过啊!”

    要说独孤谋,看过较多影视剧的孙享福知道,他是李世民起家的心腹将领,也是参与玄武门之变的八将之一,字彦云,还有个驸马都尉身份,只不过他在历史上突厥攻击长安的时候战死了,可现在,李世民顺利登基,突厥人却不知道什么原因还没有打到长安城下,所以,他还没死。

    “我爹叫裴寂。”少年军士淡淡的道。

    “日,宰相的儿子啊!难怪你这么嘚瑟。”

    孙享福虽然没做几天官,但也对此时大唐朝廷的权利排序有了一些了解,裴寂作为大唐的开国第一功臣,一直是李渊

    的好基友加朝堂第一人,即便是现在李世民上位了,也不能轻易动他,还得求着他才能让朝廷正常的运转起来。

    历史上记载,李世民是贞观三年初步解决了内忧外患之后,才将这位朝堂第一人贬官回乡的,不过现在连贞观这个年号都还没出来,他当然还是稳稳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

    而作为他的独子的裴律师,自然也是官二代中执牛耳的存在,他还有另一个身份,也是驸马都尉,算是独孤谋的未来妹夫,虽然他的老婆临海公主才七八岁,得等好几年才能过门。

    “你不是说了,咱们只论交情,不论身份么。”

    裴律师最怕的就是别人顾忌他的身份,不真心与他相交,当然,也不是说顾忌他官二代的身份,而是顾忌他爹裴寂李渊朝旧党的身份。

    “呃,那好吧!不过,以你们两位的身份,不应该穿这样的服饰,出现在这里啊!”孙享福疑惑道。

    “呵呵,难道你们还看不出来么,我们两个都是用剑高手,穿着这一身斗具,是相约在此比武。”一直没有说话的独孤谋也终于解决完了自己的半只鸡,心情愉悦的插话道。

    “比武?分出胜负了吗?”

    “这还没开始呢!就发现这边冒烟了。”裴律师有些郁闷的道。

    “你俩应该是旗鼓相当,不用比了,要比的话找我,一起上,不过我现在没有称手的兵器······”

    席君买的话总是那么容易破坏气氛,比秦虎还直男癌,孙享福干脆给了他一个禁声的动作。

    “这位小兄弟的武艺当真了得,他日成就不可限量啊!我等俱已说了身份,你等呢!”

    “哦,我叫孙享福,是牧监署的下牧监丞,主管渔业司,这位是我的护卫,叫席君买,原是长安市面上的一个游侠。”孙享福当真就没有把他们二人的身份放在眼里,不带半分自卑的语气道。

    “下牧监丞,你小子混的可以啊!两个月前还是一个讨饭吃的农夫呢!”裴律师与孙享福年纪相差不大,说话更放的开一些,轻轻捶了孙享福的肩膀一拳道。

    “以席小兄弟的本事,只做个护卫的话有些屈才了,若是能入军中,至少可以从校尉做起。”独孤谋毕竟年长,并且刚经历过玄武门之战,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不过他是个悲催人物,好不容易帮助李世民登上了大位,妥妥的就要封国公当了!却被突然冲到长安的颉利给干死了,贞观朝的荣华富贵他是一点也没享受到。

    孙享福不知道这些历史,只当他的功劳并不是贞观朝的第一序列人物,没有排上凌烟阁,便不做多想了,他却不知道,就算是大唐军神李靖,因为玄武门事变的时候保持中立,此时也不过是个郡公,地位还没有拥有从龙之功的独孤谋高呢!

    了解了彼此的身份,裴律师又开始追问起关于傅红雪的事情,孙享福自然是拿出了几段武侠小说中的段子,一顿胡吹,不过他怕说多了谎,以后圆不回来,便又将话题岔开,讲起了一些关于美食的事情,如果孙享福所料不差的话,裴寂做了大唐朝廷第一人这么多年,家里应该是富的流油的,灵机一动的一个想法便脱口而出。

    “你的意思,想拉我合伙开酒楼?”

    话题突然被孙享福从裴律师感兴趣的武功转到了做生意上来,他还有些发愣。

    “怎地,你还不愿意?”

    孙享福有些郁闷道。如果裴律师不干,他就退而求其次,拉独孤谋一起了,谁叫他在大唐认识的权贵不多,秦琼哪里自然是有一份大头的,其它人,能多拉一些上战船,就多拉一些,这样形成利益集团,自己也活的安全一些,盈利,始终不是他的目的。

    “愿意,简直是太愿意了,等酒楼开起来,咱们今天吃的这种鸡,是不是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裴律师兴奋道。

    “有钱的话,当然可以。”

    “我在自己开的酒楼吃鸡,还要付钱?”

    “呃,酒楼也不是你一个人开的,当然要付钱,我打算多找几个人合伙,独孤将军,你也算一股如何?”孙享福瞄了一眼想要插话的独孤谋道。

    这独孤谋的出生可不低,他祖上是官宦世家,而且都是高官,家里还有个公主老婆,所以,也算富裕,活钱应该是能拿出来不少。

    “好当然是好,却不知你这酒楼还想拉谁入股?”独孤谋毕竟是成年人,想的多一点,问道。

    “自然是有翼国公府一股的,翼国公对我有恩,赚钱的事情,少不了他,至于其它的嘛!咱们还可以再商量,总之多多益善。”

    “如此,就算我一股了,须得多少钱,你报个数就行。”听说秦琼会是大股东,同为秦王府旧臣出身的独孤谋便再无疑虑,爽快道。

    “找那么多人,你这是想玩个大的啊!不过你小子的厨艺绝对是够,要是不开酒楼,简直是暴殄天物。”裴律师摸了摸下巴道。以他家的财力,随意都可买下长安城内的一家酒楼,何须拉这么多人入股。

    “对头,本人就是感觉自己的厨艺太过惊世骇俗,而长安城酒楼的格局又太小,所以,想玩把大的,建一个前所未有的大酒楼。”

    “呵呵,孙小兄弟你还真是一点都不谦虚,不过你这酒楼想要在长安城开下去,有两个人你最好拉进来,否则日后恐怕麻烦不少。”独孤谋又接话道。

    “那两个人?”孙享福问道。

    “卢国公和鄂国公。”

    “呃,差点把那两个大吃货给忘了,拉他们入股,还确实能少很多麻烦,至少不会被他们跑过来打秋风不是。”孙享福讪讪一笑,独孤谋就知道孙享福也识得此二人。

    如此,玄武门事变里的从龙武将,差不多就拉拢了一半,再有李渊旧臣序列第一人的裴家,这样的利益团体,还有谁能搬得动?

    得意于自己灵机一动想出来的妙招,四人分别时,孙享福还不忘约他们下次相聚的时间,回了秦府之后,他又将此事跟秦琼说了一下,谁成想,秦琼却是让他稍安勿躁,过两日才会给他答复,然之后,秦琼就进了宫。

    两日后,秦琼告诉孙享福,他谋划的这个酒楼可以开,但太子东宫必须占三成股,秦琼自己多少则无所谓,搞的孙享福不由在心里苦笑道,“琼哥,你事事都为皇帝想,难怪他让你做左卫大将军,武将第一人。”

    太子李承乾现在才是个八九岁的孩子,他懂个屁,名义上交给东宫,实际上则是交给了长孙皇后,不过皇帝一下子要了三成,原本打算好的几家各占一成却是不行了,最终,孙享福打算给秦琼一成,独孤谋,尉迟恭,程咬金和裴律师各占半成,如此,自己就能占四成,拥有酒楼经营的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