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二十一章 皇家农庄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1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张盛业一路跟孙享福讲了很久,这才让他知道了牧监署这个系统的大概,说白了,牧监署的终极BOSS其实是皇后,皇后统管皇家所有的宫苑,监,署,局,对于有司的行政长官有直接任免权,无需经过吏部,所以,这一系列官员不属于朝臣。

    而且,皇后会根据整个后宫用度,对有所产出的各衙分每年,甚至,细到每月,每日,需要的粮米,肉食,牲畜,以及牲畜饲料,还有花草木料等用度,进行分摊征辟,能够按照要求完成皇后的征发令的主官,就算合格,至于产出有多余的部分,名义上可以由各衙主官自由分配,用来给属下吏员,仆役,庄户等发福利,但实际上,各衙都需要留些储备,以备宫中临时调度。

    当今皇后长孙无忧荣登后位之后,很快就把控了各衙的权利,所以,朝廷设置的专门帮助她管理这些事务的光禄寺卿就算是个摆设,甚至直接让光禄寺卿之位空缺,这就导致了皇家产业,长孙皇后一言堂的局面。

    比如这一次皇帝办大酒席,需要过多的鱼货,宫里的采购单子就直接由皇后下达,皇后解决不了,当然会去找自己的老公诉苦,这就有了李世民在秦琼哪里发牢骚的局面,不然,这些事都会归属于朝臣序列的光禄寺卿解决。

    各衙署的官员能力有强有弱,皇后的临时征发令下来了,你能提供,就是功劳,不能提供,虽然不是过失,但却很失分,不想立功,你只要按照成例交货就行,想立功,你则多抓生产,多储备,超额完成任务,产出就是皇家内部评定官员能力的重要条件之一。

    而且,这个时代,尤其是在农牧行业,官员有很大的自主权,比如孙享福,他就能任意的招募的,甚至解聘属下的吏员,只要在规定人数范围之内就行,吏并非官,没有品级,他们只是识字,有个士人身份而已。

    仆役则更是不用说,一个县令批一张条子,都能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征发徭役,不用给钱,而且百姓还不能不去。

    孙享福现在当了官,也有这个权利,他能够征用一百二十个他所辖范围内的壮丁为本部服务,只要被他征辟,则这家人家里的税收会根据这个人的服役量减少,幸福村的村民现在还在免税期,所以,征发幸福村的村民,需要给工资。

    当然了,除了衙上现有的公派仆役,孙享福目前也只能在幸福村征辟仆役,因为大唐现在只有农户,没有渔户,除了新纳入的幸福村属于孙享福的职田范围,其它渔业司所管辖的地方,人口户籍其实都是别的牧监管着。

    得知长孙皇后并没有取消幸福村的免税期,孙享福心里总算好过一点,至少到明年底之前,幸福村的所有产出是属于村民的,给宫里送东西,那是孝敬,不送,也没有什么所谓。

    牧监署的所有官员都是没有俸禄的,但是给的职田特别多,像孙享福这样正七品下的官员都有两千亩,林,牧,渔无算,可以说,幸福村的所有产出,他能够名正言顺的拿一半,而幸福村的村民,从今天起也自动升格为了皇家庄户,以后完成牧监署的缴纳任务之后,他们就能安安心心的吃大锅饭了,反正皇家不会饿死自己的庄户的。

    在四人统计的户籍册子上签了字,孙享福又立即召集了村民来公舍开会,幸福村被纳入皇庄的事情大家已经都知道了,孙享福当官的事情,更是让所有村民振奋,村子变成皇庄了,还有一个当官的做主,以后就不怕被欺负了,不过大家对今后的生产生活是否有变动还不知道,于是,纷纷向孙享福发表疑问。

    “首先,我要恭喜大家成为皇庄的庄户,以后,你们也算是吃皇粮的人了,再也不担心被饿死,另外,就村里现有的产出,和以后的产出将如何分配,我给大家交个底。

    皇后娘娘并没有撤销我们村的免税期,也就是说,明年年底之前,本村是无需响应宫中征发条令的,在此之后呢,完成了宫中的征发任务,结余的,就是我们自己的了,大家只需要跟以前一样,安心生产,保准能吃饱喝足,还能按人头分钱。”孙享福带着微笑的表情跟大家讲解道。

    “这怎么能行,这位张书吏昨天就说了,以后咱们村子有一半的土地都是你的职田,你当官了,用度肯定大,应该拿大头,至于我们,当了皇家庄户,有吃有喝就够了。”王富此话一出,好多感激孙享福活命之恩的村民就开始附和,连在村子整个发展过程中出过大力的孙大力也是这么认为。

    看到大家纷纷如此表态,孙享福心里有些感动,这个时期的民风就是如此淳朴,你对他好,他就对你好,于是,孙享福扬了扬手,示意大家安静。

    “大家说的有道理,但是,别忘了我们幸福村是怎么从两个月前人人都吃不饱的状态,发展到现在这个状态的,是因为大家团结,齐心,一起付出了自己的劳动力,我们是一个集体,如果形成压迫和被压迫的两个阶级,那么日子长了,这个集体就不存在了,这会让村子的发展势头停滞不前,甚至倒退,我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但你们说的也有道理,幸福村现在有一半的土地是我的职田,它的产出就是我当官的俸禄,没有俸禄,我就没有收入,无法生活,所以,我决定将职田的产出和幸福村的产出捆绑在一起,等免税期过去之后,和大家共同完成宫中的征发任务,结余的,我再拿一半,剩余的由大家均分,你们看怎么样?”

    听到孙享福这么说,大家虽然还是觉得他吃了亏,但也都接受了,毕竟,被划掉一半之后的幸福村能否应对宫中的征发还是个问题。

    之后孙享福又就今后的发展跟村民们讲了很多,叮嘱大家生产的时候注意安全,严格按照自己制定的方案实行,秋衣冬衣也要尽快做好,回头他还将有改变村子的大计划等等,将村民的情绪都安抚好之后,才算完。

    “监丞大人,卑职建议,您立即从村民中征发仆役补充进渔业司。”

    孙享福正要准备散会,四个书吏其中一个叫做熊庭中的人在孙享福一侧拱手道。

    “为何?”

    “幸福村原有编制是五十户,刚好划了四千亩永业田,如今一半的田地划给了您做职田,庄户们的田地就会不足,这样农业司就会摊牌新的田地给他们种,据卑职所知,农业司所属庄户,每户差不多要耕种一百二十亩地,要是他们再给这些村民们摊派四千亩的任务,那村民们就没有余力经营幸福村现有的产业了。”

    熊庭中这么一说,孙享福恍然大悟,而且,孙享福估计牧监署内部也会有抢夺人力,抢夺资源的情况出现,毕竟,谁都想让自己的政绩好看点,就幸福村现有的劳力,孙享福自己用都觉得不够用,更何况还要增派,看来皇家农庄的庄户虽然吃的饱,但平时的劳动量应该很大,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一百二十亩地,以现在一户人家最多两三个劳力算,不整天爬在田地里,基本不可能完成任务。

    “如此,我征发他们为我渔业司的仆役,其它司就无法增派,也无法征发了是吧!”孙享福想通了关节之后道。

    “正是如此。每户一人即可。”熊庭中答道。

    “如此,你就草拟文书吧!把村里所有的男丁都算上,反正我不差他们那点工资钱。”孙享福有些欣赏的看向熊庭中道。

    “监丞大人厚道。”

    熊庭中带头,四名书吏同时向孙享福拍了一记马屁道。他们以后可得靠孙享福发工资吃饭,孙享福的收入高了,他们的收入才会高。

    安排妥了幸福村的事,孙享福又带上了弟弟妹妹以及四大书吏和几个随行的仆役一起乘船回长安,临行前他将幸福村的临时管理权交给了孙大力,并让他每三天到秦府汇报一次自己倒弄的那些农作物的情况,这些日子那些作物怎么摆弄,孙享福其实大部分都教过他。

    翼国公府很大,秦琼专门让福伯分了一套独立的院子给孙享福一家暂住,按说孙享福手上的余钱足够自己在城内买一套宅院了,但他还是决定先寄住在秦府,只因这里更安全,顺便,也能跟着秦琼学习一些这个时期的为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