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二十二章 上衙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1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清晨,孙享福在秦府一个丫鬟的帮助下穿戴起了官服,骑了自己的官马,向皇城而去,他当然不是去上朝,而是去牧监署报道。

    受影视剧的影响,孙享福一直以为皇宫就是皇帝居住办公一体化的地方,其实则不然,皇城是皇帝办公的地方没错,后宫才是皇帝居住的地方,皇城和后宫加起来才叫皇宫,两处地方之间有高墙大门和廊道阻隔,没有皇帝的特许,一般不会有人随意的穿梭于皇城和后宫之间,就连皇后娘娘一般也不会出现在太极殿,更别说什么嫔妃宫女,除非有大型政治活动,需要她们出现,所以,皇城里面的男人还是蛮多的,至少有三个全是男人办公的衙门在其中。

    千牛卫负责宿卫宫廷,飞骑是皇帝亲军,校场自然是在皇城内部,还有就是被这两个军事衙门挤到一角的牧监署,从性质上,这三个衙门都是属于皇家直属。

    皇城内除非是有特殊恩宠的人,是不允许骑马乘车的,在皇城门口出示了官碟之后,孙享福牵着自己的官马徒步向最右侧的牧监署衙门走去,正衙的房子不算高大但后面有连成一片的衙房,正中央走廊尽头的太极殿十分高大,显得这些边边角角的小衙房都不那么显眼,平时朝臣门都是直接走中央大道去太极殿,没人会拐到这边的小房子来。

    牧监署的最高长官是上牧监,一般由宗亲担任,管理整个皇族包括一些未成年藩王名下的产业,二号人物是上牧副监,属于上牧监的副手,职位跟中牧监相当,却没有中牧监独管一方的实权大,中牧监有好几个,但一般是在宫内当值,大多是宦官,又称太监。

    像孙享福这样的小官来报到,根本不需要惊动上牧监,只需要去掌管上林苑的中牧监李贤哪里报到就行。

    李文贤是宗室,算是李世民未出五服的堂叔,三十四五岁的样子,一身大了两号的官袍都难以遮住他一身的肥肉。

    “下官渔业司下牧监丞孙享福,拜见中牧监大人。”孙享福按照官员正式请见行拱手礼道。

    “嗯,你是陛下亲自下旨册封的官员,以后代掌渔业司可要多多尽心,本官这里正好有后宫新签发的征发文书,你按照旨意,全数筹集,尽快送入宫中。”

    李胖子跪坐在自己案前,动都懒得动,只是嗯了一声,就将一卷写着各项明目的绢布丢向了孙享福。

    所谓的征发文书,就是一个物品清单,除去其它司的项目,属于渔业司的只有一条,令,渔业司每日送黄鳝百斤,泥鳅百斤,其它各色鱼货三百斤入御膳房,供各宫食用。

    “一天五百斤?”孙享福看完之后先是一愣,随即了然,后宫之中光皇室有封号的贵人都过百,外加各个有级别的内官,内侍,按制度算的话,每餐能够吃肉食者恐怕不下千人,一天吃五百斤鱼还真不叫多,谁叫宫里目前住着两大后宫团体呢!一个是李渊的,一个是李世民的,而这两人,出了名的女人多,子女多,后宫的宫女可都是有数千人之多。

    “怎么?有问题吗?”听见孙享福发愣的声音,李胖子不悦的看了一眼孙享福道。

    “没,没什么问题。”

    孙享福尴尬的答了一句,就见李文贤打了个哈欠,挥挥手道,“没问题就赶紧照办,以后没什么事情就不要来打扰本官了,宫中若出了新的征发令,本官会令人送至你司。”

    看来是孙享福来报到的时辰太早,打扰了李贤的清梦,对于这样慵懒的上司,孙享福还是乐见的,于是连忙告退,出了公房,向不远处,一个挂着渔业司牌匾的建筑走去。

    “大人来了,属下等参见大人。”

    等孙享福走到渔业司官衙门口的时候,已经有十来个穿着吏员服饰的人在门口向孙享福拱手弯腰行礼,有老有少,另外,还有三十多个仆役装扮的人,则是行的跪礼,毕竟他们没有士人身份,第一次见主官,还需得隆重一些。

    “大家免礼,厅中说话吧!”

    大概了解了这个时代衙门的简单构造之后,孙享福迈步进入了渔业司衙门的大厅,以后这一亩三分地就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了。

    大厅约百十平米,待孙享福在正中主位上跪坐之后,九个吏员便分左右两侧跪坐,而那些仆役们,都远远的盘坐在门口附近,孙享福再三要求,他们才肯靠近一些,跪坐吏员们身后。

    “本官新上任,许多事情还不了解,何人可为本官介绍一下渔业司的基本情况?”孙享福用视线扫视了一下每个人的脸孔,看了个眼熟之后,发话道。

    其实渔业司的基本情况昨天在乘船的时候,张盛业和熊庭中等人都跟他讲解的差不多了,现在开口问,只是给大家一个自我介绍的机会,毕竟,孙享福是负责主掌全局,实际办事的,还是属下的这些吏员和仆役,他们有什么样的才能,办事牢不牢靠,还需要孙享福甄选。

    “属下黄轩,是渔业司第一执笔文书,对渔业司名下所属产业比较了解,就由属下给大人详细讲解一番吧!”坐在孙享福左手第一位的一个老头起身拱手道。

    “甚好。”孙享福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

    “渔业司辖下有十二池,分别为太液池,曲江池,昆明池,镐池,祀池,麋池,牛首池,蒯池,积草池,东坡池,当路池和郎池。其中太液池为皇家景观池,养有景观鱼数万尾,日常有仆役喂养打理,其余各池中,除牛首池和郎池鱼货颇丰之外,大多数池都向百姓开放,来往船只捕捞垂钓者颇多,渔业不丰。”

    “可有各池方位和图纸?”

    孙享福闻言点头,暗道自己管理的地盘还不小,十二个池,其中最小的一个周长怕都有好几公里,全部上马高效的养殖业的话,长安百万人口的鱼货供应都不在话下,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就拿芙蓉园旁边的曲江池来说,是联通灞水运河的活水池,来往船只多如牛毛,怎么会有大的鱼群愿意待在这样的水域。

    “大人稍候。”

    不一会,黄轩将一卷标识有各个池方位大小的地图拿到了孙享福案前,孙享福细看了一下,倒没有多说什么。

    上林苑南北东西三百里,长安居中,所以这些池离长安最远的也不到百里,基本都在长安城内外周边,属于百姓密集聚集之地,这样的地方,如果不是专人喂养,鱼是长不大,长不多的,因为时常会有人垂钓,捕捞。

    牛首池和郎池所在地稍微偏远些,一个在终南山脚下,一个在玉山脚下,是以,在这个并没有大型养殖业的时代,这两个池的鱼还算丰富,他们要是知道,幸福村那个周长连五公里地都没有的水库里都喂养了几十万尾鱼,恐怕也不敢说这两个池鱼货颇丰了。

    孙享福一边观看着地图,一边让属下的人自我介绍,包括仆役,他也要求每人说出自己的名字,特长,最后,等他将十二池的大致数据记在自己脑海之后,也搞清楚了渔业司内部的人事情况。

    渔业司现有吏员九人,仆役三十五人,其中,每个吏员有两个仆役做跟班,剩余的十七人里,有三个是负责洒扫的杂役,三个是厨子,两个是船工,九个是捕捞手。

    这些人都各司其职,除了第一执笔文书黄轩之外,都有日常工作,比如张盛业,原先就是负责渔业司各池税收的,所有在十二池捕捞鱼货的渔船,都要向渔业司缴纳一定的费用,城内的池,甚至还收船舶停靠费,就像孙享福的船只走金水门入城,要排队拿票牌,缴纳停靠一样,李文斌和郝通就是负责协助张盛业的人,平时各自带着两个仆役以及自己私下招募的人手管着一块,这三人管着属于渔业司的收入口。

    还有张启,胡敢,江超,三人是负责皇家景观池,太液池的治水以及景观鱼喂养工作的,大体是些饲料制作,供给等事物,属于渔业司的花销口。

    熊庭中和另一个叫廖文昇的书吏则是负责一些聘用,打捞的事宜,渔业司在每个池都有大小数量不一的捕捞船,渔网等捕捞工具诺干,但只养了两个船工和九个捕捞手,以往的捕捞任务并不重,养多了人也是浪费,有特殊任务的时候,就需要负责联络雇佣一些船工和捕捞手来完成宫中的征发任务,有时完不成,还需要拿钱款去市面上购买。

    当然,以古代这样的生产管理制度,官吏不贪污是不可能的,首先就是张盛业,李文斌,郝通负责的税收口,收谁的,不收谁的,收多少,平时就是他们一口决定的,这里面或许没有大油水,因为有势力的人,是不会交税的,他们只能从普通百姓身上薅些羊毛。

    张启和胡敢,江超三人负责的景观池,更是每年每月都有固定的支出,这些支出有多少是实际用了,有多少流入了他们自己的口袋,也耐人寻味。

    熊庭中和廖文昇这里同样有很多可以自由掌控的度,打捞多少,上报多少,采购多少,都是他们一张嘴说了算,他们大可以每天打捞五百斤,给宫里送三百斤,然后卖掉两百斤,甚至在司里有余钱的时候,说一斤都没有打到,直接拿高价买自己打捞出来的鱼交差也行,而在前任下牧监去职,中牧监懒得管事的这个当口,汇总把持这些利益的人应该就是黄轩,毕竟他是渔业司的老资格,各方面利益都脱不开他。

    孙享福并不想断他人财路,在他看来,小吏捞些油水没问题,只要把正事干完就行了,就像他跑来当官一样,并不是因为他对皇帝有多忠心,只是他想在这个封建社会活的更安全一些而已,只要别人不砸他的锅,他也不会砸别人的锅。

    所以,当孙享福宣布一切照旧的时候,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总算他不是愣头青,一来就搞什么改革,触动大家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