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二十章 监丞!奸臣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1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晚饭的时候孙享福召集全村人讲了几句,主要还是嘱咐大家不要担心,安心生产,白日里那些人不过是跳梁小丑,自己有办法对付,然之后就吩咐孙大力带领壮丁守紧门户,隐藏各家地窖的入口,而他自己,则是在次日一早驾杨老汉自制的那艘快船前往长安。

    “财锦动人心呐!这几家人,还真是个麻烦。”秦琼得了德叔的禀报,马上准见了孙享福,在听完孙享福的讲述之后,眉头紧皱道。

    如今,长安城内吃鱼之风盛行,像爆炒鳝丝这样的新式炒菜,在酒楼里已经卖到了五百文一盘,还只有早到的客人能够吃的上,光这一盘菜的利润就是四百多文,可想而知,近段时间长安城的酒楼业吸金几何,这些酒楼自然不是跟随李世民打天下的那些新贵们开的,他们刚刚发家,可没有这个财力,所以,这些老店的背后全都是老牌世家大族,七宗五姓名下的占据了一大半。

    日进千贯的暴利产业,自然会得到家族的重视,所以,孙享福就悲哀了。不过既然七宗五姓的视线聚焦到了自己身上,那么孙享福也不想坐以待毙,他宁可把鱼给皇帝吃了,也不愿给这些世家,毕竟,李唐这条船可比世家牢靠,可他却想不到,正是他认为牢靠的这条船的掌舵者想坑他的鱼吃,才有了今天这一幕,李世民可不是李渊,世家在他手上经常是可以被利用的对象。

    “翼公,可否请陛下以将幸福村纳入皇庄?”

    秦琼闻言眼睛一亮,赞赏的朝孙享福点了点头道,“或许,这也是个办法吧!老夫这就进宫求见陛下。”

    昨天李世民登了基,今天大家的称呼就跟着换了。而且,李世民也正式入主太极宫了,出入倒是没有以前的秦王府方便。

    孙享福在秦家焦急的等候着,现在那几个家族随便派出一队私兵家将就能把幸福村灭了,而且,案子还可能不了了之,由不得他不急啊!这就是封建社会残酷的一面,普通百姓,命如草芥。

    太极宫中,初登皇位的李世民有些意气风发,正在甩着一手飞白批阅奏章呢!秦琼便在内侍的带领下来到了他的御案前。

    “叔宝来的这么急,可有事?”

    简单的行礼参拜之后,秦琼便将孙享福这里发生的一些事跟李世民说了说,谁料,李世民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只是叫秦琼先回,稍后便有旨意到他府上。

    待秦琼走后,李世民才对内侍官王得用道,“前两日拟的那封旨意,可以去秦府宣读了。”

    待王得用走后,李世民放下了御笔,眼神中满是深沉。

    世家大族让他是又爱有恨,用他们治理天下事半功倍,可这些大族眼里只有家族利益,对君主半点忠心也无,李世民只是一诱,就看到了他们的真面目。

    没办法,任谁做皇帝,有他们的先天条件在,都能活的逍遥自在,偶尔还做些挑衅皇权的事情,偏偏你还不敢动他,这让控制欲极强的李世民觉得很被动,他自己当权尚且能将他们玩弄,如果百年以后,子孙后代稍微羸弱一点,恐怕会被这些世家所乘,要知道,李世民自己也是世家出生,深知当力量累积到一定程度之后爆发出来的野心有多可怕。

    秦府中,得知内侍要来宣旨,提前就备好了香案,福伯还让孙享福沐浴,换了一身体面的衣服。

    “圣旨到······”

    面白如纸的宦官王得用展开一卷黄绸子,四个字四个字的读了很久,在孙享福膝盖都有些痛的时候,总算读完了。

    “呃,那个,我是不是该谢主隆恩?”孙享福有些发懵道。

    “嗯,你这官职,这么说也不错。”秦琼点了点头道。

    “呃,别的官还不一样?”孙享福诧异了。

    “是有点不一样,从今以后,你就是陛下的家臣了。”王得用给秦琼行了个拱手礼,接过话道。

    “家臣?歪?”

    “下牧监丞,正七品下的官职,不过不属于朝臣序列,是替陛下管理皇家产业的一个官职······”秦琼怕孙享福在内侍面前失礼,慢慢跟他讲解道。

    等听完秦琼这一番话,孙享福总算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官了,按旧例,整个上林苑都属于皇家庄园,有田地数万顷,大片的山林,牧场,池塘湖泊数十处,于是设了一个管理上林苑皇庄的官职,叫做上林苑监,官位正六品上,由于等同中牧监,又被称之为中牧监,比宫宛总监低一级,只不过皇庄管理是外臣,且有专业性,不需要阉割。

    中牧监之下又设下牧监,是从六品下的官位,分管皇庄农林牧渔四大类,而孙享福现在被赐予的,就是下牧监丞之位,不过有下牧监的司口一般不会设监丞,会直接设副监,设这个监丞,这就是叫他代理其中一位下牧监了,所以李世民在圣旨中指名了要其去管理皇庄渔业的渔业司。

    孙享福听到自己这官职称呼的时候总感觉不自在,监丞,奸臣,晕。

    正七品下的官,不小了,差不多与一个中下县的县令平级,虽然非朝臣系列,地位比同等级更低一些,但作为入仕起步,也算不错了,反正孙享福不知道做皇帝的家臣是不是算入仕,他更不知道的是,这一系列的官,做到上牧监就到头了,也不过是个从五品下的职位,一般只有那些勋贵子弟以及宗室成员中混吃等死之辈才会在这里任职。

    领了圣旨官碟,官服和官印自有内侍送上,令人意外的是还有一匹官马,大唐有品级的官员都配官马,这是制度。

    拿了这些东西,孙享福就算是个官了,皇帝限期他三天之内到牧监署报到,不得拖延。

    搞清楚了圣旨的内容之后,孙享福又跟王得用打听了一下牧监署衙门的位置,上官的名号等等,才和秦琼一起送他出去。

    “享福啊!以后你可是个官了,一定要谨言慎行,维护朝廷体面,有了陛下这个态度,那些世家不会太出格的。”秦琼叮嘱着,孙享福连连点头称是,不过秦琼已然不是个啰嗦的人,交代了两句就让他回村安排一下,并将自己的身份公布出去,然之后到皇城报到,没办法,牧监署衙门就在皇城内。

    当第二天午后孙享福乘船抵达幸福村的时候,赫然发现村口被人立了个大大的石雕牌坊,牌坊正中央刻着四个字“皇家农庄”,而且,当他的船停稳的时候,居然还有几个穿着官吏服饰的人在村前小码头迎接他。

    “牧监署渔业司书吏张盛业,李文斌,郝通,熊庭中见过监丞大人。”

    “呃,几位免礼。”

    第一次有人向自己弯腰行礼,孙享福还有些不自在,而且,向他行礼的四人,就没有一个年龄低于三十岁的。

    上岸走了几步,孙享福才想起问道,“你们几个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四人相互看了一眼,由张盛业带头向孙享福禀报道,“陛下已经下旨纳幸福村入皇庄,我等是奉旨前来立牌坊,并统计村里的田地,人口户籍。”

    “这里的所有以后都归陛下了吗?”孙享福有点自己的东西被人夺了的感觉,而且,看这几人的架势,似乎早有所备,趁自己不在的时候做事,难道自己是被人坑了?

    “非也,按照惯例,各皇庄只要按照内宫所列单据,提供产出,结余的部分,庄户们可以自行分配,现在幸福村有一半土地被陛下划成了您的职田,宫中征发的时候,会相应减少数额。

    另外,渔业司有吏员编制一十六人,除我等四人之外,衙上还有五人,其余七人空缺,还有仆役编制一百二十人,衙上实有三十五人。现下,您是代理牧监,所以,我等这些人的俸禄,以后就归您负责发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