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十三章 一朝出匣剑气生!

悲风伤月2019-03-30 23:5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好掌法!”

    郭靖乃是当世数得着的武道大家,目睹苏玉楼的出手,也不禁为之眼前一亮,忍不住的击节叫好,他虽不愿动手,可如今却也非得动手不可了。

    劲气鼓动衣袍,郭靖抬掌若霸王举鼎,进掌似巨人推山,简简单单的一掌平推,已将武道中的大巧若拙之境演绎的淋漓尽致。

    沛然无匹的掌力掀卷狂风,飞沙走石,高昂响亮的龙吟长啸不绝,摄人心魄。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轰!

    闷雷也似的轰鸣声中,掌力交织激荡,溃散四溢,狂飙飓风乍然兴起,沙尘漫舞飞扬,四周花树更是不堪摧折,簌簌颤抖着向外倒去。

    奇异景象,蔚为大观!

    “降龙掌力强绝如斯,不愧有天下第一掌之称,郭大侠,苏玉楼再来领教!”

    眼见全力一掌没有讨到半分便宜,苏玉楼不惊反喜,朗声开口,一头墨发如乱蛇狂舞,长袖翩飞,衣襟带风,身影化作一道白色匹练裂破长空。

    聚满真气的双掌交叉一错,一先一后,以飘逸灵动之姿向着郭靖袭去。

    “落英神剑掌!”

    黄蓉美眸闪过一丝惊异之色,情不自禁的惊呼出声。

    适才的碧波掌法在苏玉楼的运使下犹如惊涛巨浪一般骇人,因此只是让她略觉熟悉,不敢相认,可眼下这陌生少年施展的掌法分明就是自家爹爹的得意绝技,如何能不让她震惊失语。

    郭靖同样心神一震,他不止一次的见过落英神剑掌,深知这套掌法素以飘逸灵变称著,或五虚一实,或七虚一实,走的是以虚掩实的路子,唯有悟得虚实相生的上层堂奥,方才算的上是变化莫测。

    眼前这少年双掌一前一后,看似简单明了,实则蕴藏千变万化于其中。

    前掌如出鞘神剑,锋芒毕显,乃是实招,后掌如匣中神锋,敛而不露,是谓虚招。

    一虚一实,道尽了虚实相生的武学妙理。

    “喝!”

    郭靖不敢有半分懈怠之意,双手五指微曲,如龙口大开,气劲向内收缩牵引,隔空锁定着苏玉楼的双掌,在他这招双龙取水之下,任你掌法再是变幻精妙,一样无济于事。

    苏玉楼的眼底露出一丝赞叹之色,左掌悄然回撤,犹如利刃归鞘,化虚为实,敛而不露的右掌猛然迸发,恰似神兵出匣,后发先至,石破天惊!

    嗤!

    空气如裂帛。

    苏玉楼的右手掌沿如白玉铸就,莹润透明,绽放出璀璨夺目的光!

    剑光!

    一个人的手掌怎么可能绽发剑光?

    然而,这偏偏不可能的事又真实的出现了所有人的眼前。

    掌锋如剑,一朝出匣剑气生,嗡嗡鸣响声中,斩掉龙首,瞬间就破开了郭靖的掌势。

    下一刻,回鞘的左掌随之而出,指尖泛着清冷如月华般的寒芒,直取郭靖的中宫要害。

    又快又急!

    声势煌煌!

    黄蓉的俏脸霎时苍白无色,心肝儿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郭靖面色沉着,不见丝毫慌乱之色,身形不动不摇,凭空向后挪动丈余,险之又险的避过了剖腹之祸。

    苏玉楼并未乘胜追击,而是轻叹一声,幽幽开口。

    “郭大侠仁义为怀,出手一再有所保留,我在此先行谢过了,不过郭大侠此举只会累的黄帮主为你担心焦虑,同样也难逃惨败的结局!”

    “这可并非是我想要看到的,为人为己,郭大侠都该无所保留,全力以赴才是。”

    苏玉楼的这番话并非危言耸听,他在独孤剑冢苦修三月,早已通悟剑冢遗刻上残留的剑意,并将之化入了落英神剑掌中。

    如今,这套掌法在他手中已然脱胎换骨,即使比起降龙十八掌来也差不了多少。

    另一边,郭靖在听了苏玉楼的话后,双眼也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黄蓉。

    黄蓉俏脸依旧有些苍白,眉宇间无不流露出关切担忧之色:“靖哥哥,小心一些,切莫轻敌大意!”

    瞧见爱妻这副模样,郭靖又是心疼,又是愧疚,柔声安抚道:“蓉儿放心,我会小心些的。”

    言罢,郭靖深深的吸了口气,脸上浮现出凝重之色,转头望向苏玉楼,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小兄弟,请吧!”

    苏玉楼微微点头,也不客气矫情,双手翻转之间,幻化出漫天掌影,好似狂风忽起、万花飘落水潭,周遭空气略显扭曲,划开一道道细密的波纹涟漪,向着四下散扬开去。

    漫天掌影,皆可为虚,亦可为实。

    仓促之间,郭靖也瞧不出其中奥秘,索性放任不管,双掌交替连击,一掌连着一掌,不问虚实变化,一概接下。

    顷刻之间,双方见招拆招,已对攻数十掌有余。

    降龙掌力刚猛至极,霸道无匹,苏玉楼也感到有些吃消不住,忽而化掌为指,快如闪电般拂向郭靖手肘,臂弯等几处穴道。

    “来得好!”

    郭靖腰身一扭,左手五指如钩,以一招“青龙探爪”直取苏玉楼的胸口,右掌则从左手底下穿出,攻向苏玉楼的小腹。

    这双招互为表里,郭靖以左爪掩护右掌,苏玉楼的兰花拂穴手点中他左手穴道之际,也就是他被其右掌击中之时!

    “嘿,郭大侠这招使的甚妙,可我又岂能如你所愿。”

    笑语声中,苏玉楼的身子猛地向后一缩,兰花指倏然平摊,划过两道浑然天成的弧迹,由下往上一招天王托塔,于千钧一法之际,将郭靖的左爪右掌同时架开。

    双方皆受掌力所迫,各自倒退数步,方才堪堪止住身形。

    柯镇恶一直在侧耳聆听场中动静,如今见突然没了声响,心下惊疑,不由出声问道:“蓉儿,靖儿现在怎么样了?可有占到上风?”

    黄蓉摇头轻叹道:“靖哥哥没出什么事儿,至于占没占到上风现在还不好说。”

    柯镇恶闻言,内心大为震动,在他看来,自己的好靖儿武功日渐深厚,已是当世一等一的高手,这个小贼武功虽高,想来也绝对比不过自己的好靖儿,何曾料想交手至今,自己的好靖儿竟然未占到半点上风。

    “他奶奶的,这个小子究竟是从那个石头缝里冒出来的怪胎,武功竟然比得上靖儿。”

    柯镇恶心绪不平,轻声嘀咕了一句。

    苏玉楼微微侧目,朗声笑道:“老人家,我年纪轻,耳朵好,听得见,你要对我有所不满,心里磕叨两句就是,背后道人长短可非侠士所为呀!”

    柯镇恶没想到自己的嘀咕被对方听了个正着,顿时老脸一红,他自知搬弄唇舌远不及对方,出口反驳无异自取其辱,因此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苏玉楼笑了笑,没在调侃这瞎老头,转而将精力集中在对面的郭靖身上。

    郭靖双手垂于腰间,全身气息沉凝,流转之间,不见半点破绽,予人一种不动如山,无从下手之感。

    不愧是五绝层次的顶尖人物,这般修为已远超李莫愁数筹不止。

    心中暗叹之余,苏玉楼脚尖点地一划,劲力催发之下,地上的几颗石子毫无征兆的弹跳而起。

    抬手!

    扣指!

    苏玉楼曲指连弹,几颗石子顿时犹如强弓劲弩一般,向着郭靖激射而去。

    砰砰砰!

    连连闷响声中,几颗石子应声而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