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十二章 郭靖,黄蓉!

悲风伤月2019-03-31 23:4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贼安敢口出狂言?”

    听了苏玉楼的话,柯镇恶顿时破口怒骂起来,他一向自诩宝刀未老,雄风犹在,堪比古之廉颇,如今苏玉楼一口一个“老人家”,语气虽然平淡,可却带着说不出的讥诮讽刺之意,让性烈如火的他如何能够忍受的住?

    气极怒极之下,柯镇恶手中的铁杖越舞越急,越舞越快,气流激荡不休,轰鸣阵阵,大有风雷之势!

    即使一方青石被其砸中,也非得四分五裂不可。

    面对如此骇然攻势,苏玉楼脸上未有丝毫动容之色,身姿灵巧的如一尾游鱼,总能于间不容发之际,以毫厘之差避过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光滑的锦缎衣裳上连半分褶皱都没有。

    柯镇恶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好似漏了洞的风箱,呼呼作响。

    苏玉楼神态从容,气息绵长,除了开始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如今已大致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不过他并未多作解释。

    他或许会跟一个美女解释为何会走错房间,但绝不会跟一个又老又丑的瞎子认真解释自己是桃花岛的弟子,因此才能自由出入护岛阵份。

    对于这么一个性烈如火,脾气比茅厕里的石头还要臭的老头,未见面前,苏玉楼谈不上喜欢,见了面后,可以说是厌恶。

    苏玉楼上岛之后的好心情,全被这老瞎子搅没了,因此他要做件让自己开心的事。

    例如,让眼前这个瞎老头不开心!

    柯镇恶自尊心极强,可终究是个瞎子,瞎子的内心大多又极为自卑,对于这样的人,锐利的言语,绝不比刀锋来的差,有时甚至比毒药还毒。

    “鲁,莽,急,躁,乃是对敌大忌,老人家你枉称一声老江湖,实则却像是一头蛮牛,只懂得耍些蛮劲,着实愚不可耐。”

    苏玉楼故意拖长了的语音,即使劲风呼啸,也能让柯镇恶一字一句听个清楚明白。

    至于意图嘛......很简单,明摆着就是气他!

    柯镇恶果然气的不行,勃然大怒道:“我柯镇恶行走江湖的时候,你这小贼还不知道在哪里玩稀泥呢,凭地也敢来教训我?”

    苏玉楼笑吟吟的开口道:“老人家,是不是越老的人,越喜欢倚老卖老啊?”

    柯镇恶怒喝道:“放屁!”

    苏玉楼冷哂一声,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想必老人家你是安逸日子过得久了,已经完全忘记了江湖的本质,这江湖啊,瞧的不是谁年龄高,辈分大,而是看谁的手段硬,功夫强!”

    “依我所见,老人家你年老力衰,这一手伏魔杖法不仅不能伏魔,怕是连驱牛赶羊都力有未逮吧!”

    “小贼给我死来!”

    柯镇恶须发飞扬,老脸通红,厉声开口之际,铁杖已朝着苏玉楼当胸捣来,这一击若是落实,顷刻之间,就会落个五脏六腑俱碎的下场。

    眼见柯镇恶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苏玉楼唇角的笑意愈发浓厚。

    扬手!

    出指!

    一指就点中了迎面捣来的杖头。

    柯镇恶双臂一麻,只觉得有重重阻力从那白玉也似的指峰上传来,仿佛自己阻挡自己的不是一根手指,而是一座巍峨泰山,倾尽全力,也无法撼动一丝半毫。

    “脱手!”

    苏玉楼眼眸闪过一丝精光,蓦然低喝,舌战春雷!

    柯镇恶全身一颤,如遭雷击,双手再也把持不住,紧握的铁杖高高抛飞,飞上了天。

    竖掌为刀,苏玉楼朝着跌落下来的铁杖一顿连削带打,铁杖瞬间就被苏玉楼的掌刀削成数截,向着柯镇恶射去。

    这几节铁杖不分先后,从各个角度封死了柯镇恶的闪避余地。

    他的退路只有退!

    可任凭他退的再快,也绝对快不过这几截铁杖!

    这几截铁杖虽快,却也避过了柯镇恶的要害,甚至连皮肉伤都不会造成半点,唯一的用处就是打的柯镇恶脚酥手软,摔倒在地,出个洋相。

    能让看不惯的人出丑,岂非大快人心?

    如此才能彻底消解苏玉楼心中的郁气,让他感到舒心畅意。

    可惜,苏玉楼的这个愿望注定要落空了!

    就在铁杖即将要打中柯镇恶的时候,一道高亢如龙吟的声音骤然响起,如怒潮一般的澎湃掌力随之而来,将那几节碎裂的铁杖尽数击飞。

    柯镇恶的身前,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个年约二十七八,相貌忠厚老实的青年。

    这青年站在那里,就予人一种顶天立地,凝重如高山聚岳般的雄浑之感,俨然一派武学宗匠的气度。

    郭靖!

    苏玉楼目光一凝。

    郭靖扶着柯镇恶,替他梳理着体内紊乱的气息,神情关怀的问道:“大师傅,你没事吧?”

    柯镇恶摇了摇头。

    这时,一个身姿婀娜的白衫女子从远处掠来,这白衫女子面容娇美,双眼灵动,既有着少女的青涩之气,又透着少妇的成熟风韵。

    “靖哥哥,发生什么事了。”

    还不待郭靖回话,柯镇恶就已抢先答道:“蓉儿,你来的正好,对面那个小贼能安然走过桃花岛的阵法,定是与欧阳锋那老毒物是一伙的,不过这小贼武功甚为了得,你快与靖儿联手,勿要让这小贼走脱了。”

    黄蓉闻言,目光落在苏玉楼身上,目光微闪,细细打量。

    郭靖开口道:“大师傅,这位小兄弟看来也不像是什么奸邪歹人,应该与欧阳峰并无关系,其中不会有什么误会吧。”

    柯镇恶气恼道:“有什么误会,刚才若不是靖儿你来的及时,只怕此刻我已遭了这小贼的毒手了!”

    郭靖眉头微皱,他的眼力远比柯镇恶高明许多,自然看出了苏玉楼刚才那一下拿捏得当,不会对柯镇恶造成任何伤害,若是歹人,断然不会如此手下留情。

    深吸口气,郭靖跨前一步,拱手一礼道:“在下郭靖,请问小兄弟尊姓大名,来我桃花岛所为何事?”

    陆无双这时走了过来,似要说话,苏玉楼按住她的肩膀,道:“无双,不要说话,先到一边藏好。”

    相处数日,陆无双还是第一次见到苏玉楼如此认真,乖巧的点了点头,依言跑到一边藏好。

    双眼紧紧的凝视着郭靖,苏玉楼淡淡笑道:“我可以告诉郭大侠我的姓名,以及为何会到桃花岛来,但绝对不是现在,现在不行。”

    郭靖讶异道:“为什么不行?”

    苏玉楼道:“因为我还没有领教郭大侠的降龙掌法,当然,郭大侠若是肯不吝赐教,那么这不行的也就行了。”

    如今的他修为已经遇上了瓶颈,需要一杆坚固可靠的天秤,来称一称自己的斤两,让他对自己有个明确的认知。

    对于自身有明确的认知,知晓自己究竟站在什么样的位置,苏玉楼才能更好的向高处进发,他知道天外有天,因此实在不愿做只看得见头顶这一片青天的井底之蛙。

    郭靖在他眼中就是那一杆天秤,所谓择日不如撞日,眼下就是他认为最恰当的时机。

    自报家门后,郭靖在得知他是桃花岛弟子的情况下,出手必然有所顾忌,如此,这杆天秤就难免有失偏颇,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了。

    迎着对面青年那炯亮生辉的目光,郭靖不卑不亢的说道:“赐教二字委实不敢当,拳脚无眼,若是有所损伤,不免伤了和气,依我看来还是不要比的为好。”

    苏玉楼轻叹道:“江湖传言郭大侠宅心仁厚,侠义为先,如今一见,方知所言非虚。”

    郭靖闻言,神色谦逊道:“这都是江湖上的朋友抬爱,郭某实在愧不敢当。”

    “不管郭大侠敢不敢不当,都无法改变一件事,那就是今日我非要一睹降龙十八掌的风采不可。”

    苏玉楼语调平缓,声音也很是平静,直到道出最后一个字,才缓缓击出双掌。

    掌力如碧波荡漾。

    轻柔,徐缓!

    双掌每向前推进一尺,皆会停滞那么短暂一刹。

    而在这一刹那的光景里,苏玉楼掌中新力骤生,致使新力未竭,后力又至,掌力层层推进,起初如碧波荡漾,最后已似海潮漫卷,层层叠叠,滚滚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