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二十章 基础剑招!

悲风伤月2019-03-25 14:4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终于要演示剑法了吗?

    杨过心神一动,拎起自己的木剑,往后退开两丈有余,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苏玉楼,似在期待着他即将展现出来的惊人技艺。

    苏玉楼洒然一笑,五指猛地内扣,握实剑柄,眼神倏然冷冽起来,清喝一声,手中长剑蓦然向前一刺。

    这一刺,破空无声!

    直面剑锋的杨过却有一种剑锋突破空间限制,逼迫眉睫的可怕感觉,全身汗毛都倒竖起来,心中既觉得恐怖,又不免暗生欢喜。

    腰身用力一转,苏玉楼手中的木剑顺势侧撩,清白剑影划过虚空,似羚羊挂角一般,浑然天成,无懈可击。

    刺,撩,斩,劈,点,云,崩......

    学剑之人都会的基础剑招在苏玉楼手中一一施展开来,明明平淡无奇的基础剑招,到了苏玉楼的手中却多了一种行云流水,玄妙难测之感。

    一剑!

    又一剑!

    剑过虚空,荡起阵阵清音,似环佩相击,龙凤合鸣,透着难以言喻的缥缈灵动。

    此时此刻,杨过的心神已受剑锋气机牵引,全神贯注,浑然不觉外物,双眼中只剩下那柄不断变化的木剑。

    他有种十分微妙的感觉,只觉得这位苏师叔不似站在沙滩上舞剑,而是立在高峰绝顶之上,剑招之中暗藏着一种孤高傲然,俯揽天地的独特神韵,让杨过心为之往,神为之夺。

    剑招稍缓,随后渐渐停了下来,手腕一转,苏玉楼将木剑负于身后,望着杨过,挑眉问道:“如何?”

    杨过砸吧着嘴,似仍在回味刚才那套剑法中的神韵,听见苏玉楼问话,连忙拍掌笑道:“厉害,厉害,苏师叔你的剑法实在是太厉害了,虽然看起来很简单,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韵味儿,总之就是厉害!”

    苏玉楼唇角一掀,露出一丝自得笑意,随之又脸色一正,肃然开口。

    “适才我为你演示的就是十八式基础剑招,正所谓万层高楼平地起,一切玄妙剑术皆是从这基础剑招之中脱胎演化而出的。”

    “道家有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由一至九,是谓化简为繁,演变森罗万象,九九归一,是谓返璞归真,无招胜有招。”

    “十八式基础剑招即是最简单的剑招,也是最纯粹的剑招,更有可能是......最强的剑招。”

    “技止于道前,再是精妙的剑招,若是少了神意。也如死物一般,难登上乘堂奥,而一旦明悟神意,剑就有了生命,即使基础剑法也能化腐朽为神奇,一剑生万法,一剑破万法!

    杨过微微皱眉,只觉得这位苏师叔的言论实在是有些高深莫测,听来一知半解,就像是脑袋扎进了雾水里。

    “一剑生万法,一剑破万法,苏师叔,这真有你所说的那么厉害吗?”杨过忍不住低声喃喃道。

    苏玉楼摇头道:“是否真有那么厉害,我也说不上来,因为我还没有达到那种境界,若你以后能够走到那一步,自然就能体会到了。”

    杨过长长的“哦”了一声。

    苏玉楼又道:“我且问你,对刀你怎么看?”

    杨过的脑子有些发懵,明明是在说剑,怎么又扯到刀上去了,不过他这一个多月来的习文练字倒也并非白费,略作沉默后,朗声说道:“刀为九短之首,百兵之胆,利于劈砍。”

    “剑呢?”苏玉楼又问。

    杨过如实答道:“剑为白兵之君,《庄子·说剑》一篇中又将剑分三类,天子剑,诸侯剑,庶人剑。”

    苏玉楼微微点头,说道:“刀开单刃,刀背重而刀刃轻,故善于劈砍,习刀之人,莫失胆色勇气,纵千万人吾往矣。”

    “至于剑......剑开双刃,中正端直,因此才有兵中君子的美誉,习剑之人,当堂堂正正,长剑出鞘,虽九死而犹未悔,练剑切忌剑走偏锋,用剑更忌背后伤人,剑走偏锋的阴诡路子与剑之真意不符,难登剑道顶峰,而背后伤人之人,更是不配用剑!”

    “修行亦是修心,我之所以分别问你刀与剑,是想让你对两者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别弄混淆了。”

    杨过颔首点了点头,表示已经明白,内心豁然觉得眼前这位苏师叔着实异于常人,不似郭伯父那般僵硬的指点招式,而是与他剖析剑的内涵。

    “苏师叔,那我现在该怎样练剑呢?”

    苏玉楼微微沉吟道:“宁在直中取,勿在曲中求,习剑之人,若想要克敌制胜,最快,最直接的方式,还是那一招直刺。”

    “今日你就先练这一招,记住,一个时辰一千五百次直刺,只能多,不能少!”

    言罢,苏玉楼便转身坐回了青石上。

    望着用木剑在地上勾勾画画,对他吩咐了两句话后就不管不顾的苏玉楼,杨过的嘴角不禁微微抽搐。

    年轻人总免不了好高骛远,在杨过看来,直刺有什么好练的,是个人都会。

    轻声叹了口气,杨过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按照苏玉楼的吩咐,老老实实的提起木剑,一下又一下的练起直刺来。

    杨过起初尚不觉得如何,可当刺了七八百下之后,整条胳膊就好似灌了铅般一般,抬起来异常费力,轻轻一动,更是酸痛无比。

    此际已是深秋,天气阴凉,可当杨过刺了一千次时,前额后背已不停的冒着冷汗,胸膛剧烈起伏,喘气如牛。

    直至现在,杨过才明白苏玉楼为何会说他若是换了铁剑,迟早得吵着闹着换回来。

    铁剑起码比木剑重一倍啊!

    用木剑在沙地上勾勾画画,推演阵法变化的苏玉楼停下了手上动作,抬头望向手臂颤颤巍巍,木剑刺的歪歪斜斜的杨过。

    “你用剑的方法有问题。”

    杨过喘着粗气,沙哑着嗓子问道:“苏师叔,那你说......这剑该怎么用?”

    苏玉楼闻言,悠然开口道:“杨过,你要记住,腿不光是用来走路的,它更是一个人全身重量的支撑点。”

    “铁匠打铁时,会先以小腿发力,带动腰身,再以腰身起承转合,连接上下,带动臂膀,将人体全身各处的力量充分协调,最后才会敲下锤子,这样是最有效,也最省力的方式。”

    听了苏玉楼举的例子,杨过顿时眼前一亮,福至心灵,慢慢尝试起苏玉楼口中的“打铁法”,经过数十次摸索之后,发现这样的确可以省力不少。

    “多谢苏师叔提点。”

    杨过神色感激的向苏玉楼道了声谢。

    摆了摆手,苏玉楼慢条斯理道:“先不必急着感谢我,你剩下的时间可不多了,若是刺不满一千五百次,就得受罚再多刺五百次,到时可不要埋怨我冷酷无私,不通人情。”

    杨过咧嘴一笑,不再言语,继续练着直刺。

    一个时辰转瞬即逝,刺满一千五百次的杨过累的满头大汗,面色发白,手臂肌肉僵硬麻木,毫无知觉,浑然不似自己的一般。

    “不要急着坐下休息,现在的你已经达到极限,正是锻炼意志的时候,唯有突破极限,方能焕发新生。”

    就在杨过快要瘫倒坐下时,苏玉楼那不咸不淡的话语清晰传来,就像一根鞭子,再时时刻刻的督促着他。

    杨过只能硬咬着牙,停直身子,牢牢站稳。

    一炷香后,苏玉楼收起木剑,缓缓的走了上来,同时还带来了一个花纹精致的瓷瓶。

    “将药膏均匀的涂抹在身上,然后按照我交给你的吐纳之法,打坐半个时辰。”

    “我知道你等会儿还要去上我师姐的课,那么晚上再继续......晚上戌时,依旧是在此地,宜早不宜迟。”

    杨过点头接过瓷瓶,看着苏玉楼转身离开,渐渐远去,没有说话。

    他已经累得说不出话来了!

    深吸口气,杨过用力拔开瓶塞,霎时间,清香四溢,只见里面装满了晶莹浓稠的乳白色药膏。

    伸手解开衣裳,杨过赤裸着身子,将药膏抹在身上,瞬间只觉得全身冰凉一片,让他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可是没过多久,这种冰凉之感就开始逐渐减弱,最后消失于无。

    杨过盘膝坐下,依照口诀吞吸吐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