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二十一章 临近离别!

悲风伤月2019-03-24 23:4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时间如白马过隙,转眼之间,已是半个月过去。

    每日清晨,夜晚,桃花岛东岸的沙滩上都会出现两道身影,一道身影用木剑在沙地上勾勾画画,推演着阵法变幻,另一道身影则单调的以手中木剑练习着“刺”剑诀。

    每过一日,就往后递增一百次。

    半个月过去,杨过已能在一个时辰之内连续不断的刺击三千次,比半个月之前快了整整一倍。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这句话虽不尽对,却也有些道理,“飞剑客”阿飞的剑,就是一柄快到极致的剑,快到敌人反应未及,剑就已经插在了他的咽喉上。

    杀人只需一剑!

    即使只会一招,那怕是简简单单的一招,只要练好了,也能杀人!

    因此,苏玉楼别的没有多交,只教了一套提纵轻身术,一套搬气运劲之法,偶尔还有一两句未经实践的剑道理论,剩下的一切全让杨过自己去揣摩。

    用志不分,乃凝于神!

    现如今,专心一剑的杨过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剑上也已有了精气神,不仅快,而且准,与以往相比可谓是天壤之别。

    而经历了半个月的海潮洗礼,虽未如杨过那般一日千里,进步如飞,可在掌力一道上,苏玉楼却是有着极为明显的提升,掌法开阖之间已然内含浩渺大海的有常与无常之意。

    潮涨潮退,是谓有常,惊涛骇浪,是谓无常。

    时已过午,潮水退去,今日刚从弹指峰回来的苏玉楼在竹楼旁的曲廊上停了下来。

    曲廊下立着一道婀娜动人的倩影!

    桃花岛上的女人只有三个,其中有两个是身材堪比搓衣板的半大丫头,而能以“婀娜动人”四字来形容的也就只有他的那位便宜师姐了!

    黄蓉!

    黄蓉微俯着上身,素手从竹篮里拿起一把饵料,扬手往湖中一洒,湖面上顿时出现了无数圈细小涟漪,引得水中的锦鲤蜂拥争抢,景象颇为壮观!

    苏玉楼走上前去,与黄蓉并肩而立。

    双方一阵沉默,都没有开口说话,最后还是苏玉楼率先打破了这片宁静气氛。

    “我在桃花岛上住了这么久,还是头一次瞧见师姐你喂鱼,今日怎地起了这份兴致?”

    黄蓉站直身子,拍了拍手,道:“谁说喂鱼一定要起了兴致才行,我只是不知道师弟你什么时候回来,恰巧我又来的早了些,便用它来打发时间罢了。”

    苏玉楼侧身坐在朱栏上,枕着背后的红漆廊柱,问道:“师姐是在等我?”

    “明知故问!”

    语气薄嗔的笑骂一句,黄蓉旋即板起脸来,说道:“苏师弟,你可知道我在这儿等你所为何事?”

    苏玉楼摇头轻笑道:“我又不是能掐会算的活神仙,师姐你不说,我又怎会知道?”

    黄蓉叹了口气,语气低沉道:“过儿今日与武氏兄弟起了争执,最后双方动起手来,过儿......过儿他用一柄木剑,打断了小武的一根肋骨,还令他受了不轻的内伤。”

    对于杨过能够击伤小武,苏玉楼丝毫也不意外,毕竟杨过的内功修为并不弱于大武小武,只是招式上有所短缺罢了。

    如今,这短缺的一部分已然补上,尽管杨过只会一招,但对付大武小武,一招已经足够!

    俯瞰着湖中游动的锦鲤,苏玉楼面色平静道:“师姐一定是好奇以杨过的本事,如何能在以一敌二的情况下,还能凭借一柄木剑将小武击伤吧?”

    黄蓉颔首道:“确实如此。”

    苏玉楼将目光从鱼儿身上收回,直视着黄蓉,淡淡道:“师姐既然已经找上了我,心中自是已有答案,师弟我也没什么好避讳的,杨过的剑法......的确是我教的。”

    黄蓉秀眉微蹙,疑惑道:“为什么?”

    为什么?

    这三个字问的很精妙,可以是为什么教他武功,也可以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当然,还可以是其他的为什么......

    苏玉楼无奈的摊了摊手。

    “杨过的资质悟性如何,想来师姐心里比我清楚,一块璞玉总是会让人见猎心喜,想要尝试着雕琢一下,瞧瞧他究竟能够绽放出怎样的光彩,不凑巧的是,在这件事儿中,我就充当了这么一个玉匠。”

    黄蓉美眸微微闪烁,似笑非笑道:“我是不是应该夸赞师弟你一句......慧眼识珠?”

    苏玉楼摇头道:“这倒算不上,我也只是一时兴起罢了。”

    黄蓉轻声叹了口气,话锋一转,低声问道:“师弟你可知道杨过的亲身父亲是谁?”

    苏玉楼点了点头道:“这个我知道,杨过的亲身父亲是郭大哥的结拜兄弟,关于杨康此人,师尊也曾与我提起过。”

    “那师弟你又可曾知道杨康此人的为人?”黄蓉又问。

    苏玉楼笑了笑,道:“这个我也知道,因此才希望师姐你能理性的看待杨过,始皇帝嬴政残暴不仁,可其子扶苏却仁义爱民,死后亦有无数人追悼纪念,由此可见,即使留着一样的血,也不一定会成为一样的人,

    “凡事过犹不及,师姐处处提防杨过,担心养虎为患,只教他读书习字,不肯授予武艺,殊不知这样做,反倒有可能弄巧成拙!”

    弄巧成拙?

    听了苏玉楼的话,黄蓉如遭雷击,脑海中不禁浮现出杨过那张还未完全长开,犹带稚气的脸!

    这张脸,与那人十足相似!

    每次透过杨过的脸,黄蓉就像是看到了那个人,想到了那柄刺进郭靖体内的匕首,想到了牛家村密室中的七天七夜。

    杨康,这个人曾一度置郭靖于死地,桃花岛上,又与欧阳锋一起杀害了郭靖的五位恩师,令她与郭靖反目,险些劳燕分飞,鸳鸯离散。

    碍于郭靖的颜面,她很少提起这个人,然而在内心深处,又如何能叫她不怨,不恨这个人?

    更重要的是,杨康此人虽非是她亲手所杀,但也是因为中了她软猬甲上的蛇毒,才会毒发身亡。

    因此,杨康之死与她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杨过性子偏激,又桀骜不训,同样也正如苏玉楼所说,他是块上好璞玉,可若玉琢成器之后知晓此事,又岂会善罢甘休?

    察觉黄蓉逐渐坚定的目光,苏玉楼轻叹道:“看来师姐心中主意已定了。”

    黄蓉颔首点了点头,幽幽说道:“师弟的话其实也不无道理,可惜,师姐我这个人有时候就是那么蛮不讲理。”

    苏玉楼叹声道:“我知道师姐的为人,在师姐心中,郭大哥,师傅,以及郭芙侄女才是最重要的人,像我这个师弟,只怕师姐心中也多有提防吧?”

    黄蓉闻言,脸上也不禁浮现出尴尬之色,轻啐道:“这些伤感情的话师弟还是少说为妙。”

    苏玉楼抬头看着天际变化的流云,似乎没有注意到她的神情变化。

    “三日之后,就是师娘的祭辰,等我祭拜过师娘之后,就会离开桃花岛,以后怕是再也见不到了,伤感情的话说说也无妨。”

    黄蓉深吸口气,没问为什么以后见不到了,而是问:“师弟离开桃花岛后,准备去哪里?”

    苏玉楼从竹篮里捞起一把将饵料,扬手洒下。

    “天南海北,四处走走,丰富一下自己的见闻,总不能如这些鱼儿一般,永远呆在平静的小湖里,而看不见江海的壮阔,那多无趣?”

    苏玉楼语气平静,内心却思潮起伏,他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仅余下三个多月,对于九阴九阳这两本奇书,他还是忍不住的想要一窥全貌。

    终南山,少室山,也是时候去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