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74章 寇至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任骏麟这般说,方跃倒也没多说什么。

    他看出来了,这个袁志行应该是任家邀请的帮手,为了抵御海寇的。

    虽然这人趾高气昂,惹人厌烦,但无论如何也算一条战线的,没必要搞得太僵。

    不过袁志行却是不肯罢休,他报出了名号,却被方跃无视,这让他觉得受到侮辱。

    他冷笑一声,道:“我的名字你不知道情有可原,但我师父天雷剑的名号,你身为一个江湖人若也不知,那就是你孤陋寡闻,无知无畏了。”

    方跃心想我什么时候成为一个江湖人了,若论身份,他一个秀才,哪需搭理他们这些江湖游侠。

    摇头道:“话不投机半句多,任兄,你们自去登高饮酒,我便不叨扰了。”

    重阳登高望远,饮酒赏景,本是想放松心态,陶冶情操的。

    但若身旁跟着袁志行这么个趾高气扬的家伙,张口闭口他师父如何,那这游玩还有何趣味,不若不去,待在院里练练功更好。

    袁志行一听这话,却是怒了,一拍腰间宝剑,冷声道:“怎得,你方秀才是瞧不上我这等莽夫了?

    也罢,听闻你也是习武的,近段日子,又是诛杀狗妖,又是驱散邪祟,在你们鱼头镇那些愚夫愚妇口中传得沸沸扬扬。

    不如这样,我们来比划比划,倒要看看你是否有真才实学,别都是吹嘘出来的。”

    最后一句话,却是暴露了他非要跟着任骏麟来的真实目的。

    别看袁志行一副自高自大的无脑模样,但内心里,还是有自己的小九九。

    一名剑客,如何才能快速扬名呢?

    答案有多种多样,作奸犯科,惩强扶弱,都是可以。

    但最快速便捷的方式,无疑是踩着别人上位了。

    所以一听任老爷在酒席间提起方跃,说方跃如何了得,还把方跃和他袁志行相提并论,说他们都是难得的少年英豪。

    袁志行当时在不屑的同时,却也在心中定下主意,决定拿这个所谓的方秀才当踏脚石。

    对他们这些不事生产的江湖游侠而言,名声代表着一切。

    只有声名鹊起,让人知道,那些富豪人家,才能在碰到麻烦时,想到找他。

    任老爷数月前在白泉府风月楼,肯为袁志行慷慨解囊,很大程度上,也是冲着他师父天雷剑王南天在云州北部一带响亮的名声。

    所以名声对江湖人来说,是代表着利益的。

    方跃听袁志行要跟自己比武,眉头微皱,不过很快舒展开来。

    “既然阁下有此雅兴,在下自然奉陪,院中地方太小,施展不开,我们到院外来。”

    方跃言罢,提着大刀往外走去。

    他自练武以来,时日较短,未有过和其他练武之人交手的经历。

    今日这袁志行自动送上门来,刚好练练手。

    袁志行望着方跃洒脱的背影,眼眸中闪过一丝妒忌之色,解下腰间宝剑,握在手中,跟了过去。

    无论再不屑,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方秀才的卖相,相当不错。

    姿容过人,更兼气度不凡。

    袁志行本身相貌不差,还有个“白袍剑客”的称号,但这一比,就被比下去了。

    眼见两人如此,任骏麟无奈叹了口气,心想这都什么事,可别闹得无法收场,赶紧也跟了过去。

    一片空地上,两人站定,都没有马上动手,而是互相打量对方。

    秋风萧瑟,衣衫猎猎作响。

    “请。”

    “请。”

    两人同时动了。

    便是在那一刹那,袁志行瞪大了眼睛,他感觉眼前那个文弱书生模样的方秀才,气质大变,动作快若奔雷,一刀挥出,简单明了,却充满某种决绝的气息。

    方跃的刀法,本是根据自身杂七杂八的武学知识,再加上那夜与野兽和狗妖的搏杀经验,通过功德神通,总结推演出来的。

    尤其是与狗妖的搏杀,两者相差甚大,被击中一下,就是半条命,但依然一次次冲上去,没有决绝的信念,如何能支撑下来?

    要知道普通人面对猛虎,在猛虎的虎威下,都要被吓得腿软,战战兢兢。

    而狗妖的体型之庞大,远甚猛虎,望之便能让人心生绝望之感。

    与狗妖搏杀的经验,被融入了方跃的刀法中,使他的刀法在简单明了,没有多余花招的同时,也充满一往无前的决绝。

    在方跃自个儿练习刀法时,简单的刀法,显得很粗糙,看起来没什么观赏性。

    但一旦敌对,带上那丝一往无前的的决绝的气势,立即就不一样了。

    袁志行慌忙举剑抵挡,“嘭”得一声,一股巨力涌来,他竟握不住宝剑,手中长剑被大刀磕飞出去。

    “承让。”

    方跃一击得手,并未趁胜追击,而是施施然退了回去,整个过程行云流水。

    “我……”

    袁承志脸色涨得通红,“这不公平,我还没准备好。”

    以他的实力,本没有这么轻易就被击败的,只是他过于轻敌,心中对方跃的刀法充满不屑,临对敌时,又被方跃的气势所摄,竟是一招之下,被击飞长剑。

    剑客失了剑,那就是输了,除非他有他师父以气驭剑的本事。

    方跃摇摇头。

    就在这时,方宝木从远处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喊:“秀才,不好了,有海寇船从海面上来了,正往镇东头那边准备靠岸。”

    众人脸色皆是一变。

    ……

    许老头是鱼头镇镇东头渡口上的一名船夫,每日里的工作就是划着小船,带客人渡过海湾,到另一边青鱼镇上。

    鱼头镇三面临海,一面靠近陆地的地方又是一大片山林,没有陆路与外面想通。

    需要从镇东头的渡口上乘船,渡过海湾,到另一边的青鱼镇上,才能走陆路。

    许老头快七十了,牙齿都掉没了,人也有些糊涂了。

    他曾经有老婆孩子,后来老婆病死了,三个孩子也相继因为各种意外死掉了。

    只剩下他自己,孤零零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

    按他这个年纪,该安享晚年了。

    只是他没有资格安享晚年,不劳作,就得饿死,没人养着他。

    所以直到现在,他依旧每日守着他的小渡船,等有客人上船,颤颤巍巍往青鱼镇那边划,又从青鱼镇那边搭上客人,颤颤巍巍划回来。

    就这样,日复一日地重复着。

    今日是重阳节,家家户户在祭天祭祖,他依旧守在渡口边,等着每日寥寥无几的客人。

    “许老头,快跑,有海寇。”有人朝着他大喊。

    许老头抬头看了那人一眼,他老了,耳朵不好,听不清那人在喊什么。

    不过那人已经匆匆忙忙跑了,大难临头,没人顾得上他这么一个糟老头。

    秋意清寒,许老头缩了缩身子,继续眯着等要渡海的客人。

    “这里有个老头。”

    这会许老头听清了,以为是客人,抬头看去,却看到一群人,为首的是个瞎掉一只眼睛的凶恶大汉。

    “就拿他给老子的大刀开开刃。”那独眼龙恶声恶气道,举起刀砍了下去。

    许老头惨叫一声,立即扑倒在地,眼前一片血色。

    隐约间能听到那群人爆发出一阵叫好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