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73章 重阳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九”为阳数,九月九日,两九相重,故曰“重阳”;因日与月皆逢九,故又称为“重九”。

    上古时,九月农作物丰收之时祭天帝、祭祖,以谢天帝、祖先恩德的活动。

    九九归真,一元肇始,古人认为九九重阳是吉祥的日子。

    古时民间在重阳节有登高祈福、秋游赏菊、佩插茱萸、祭神祭祖及饮宴求寿等习俗。

    方跃看着杏儿将一盘盘米面、干果、猪头肉等等祭品,摆上桌面。

    他倒也不是完全当甩手掌柜,嗯,还是帮忙搬了一下桌子。

    方跃对重阳祭天祭祖的一套流程并不熟稔,前世重阳节到了他那个时代,更多地就剩下登高赏秋和感恩敬老。

    出于能者多劳的原则,方跃就把事情全权交给杏儿。

    而他自己,则穿了一件宝蓝色长衫,站在家门口,望着远方的天空发呆。

    直到杏儿将点燃的三炷香塞到他手中,他才回过神来。

    方跃拿着燃香,走到门前祭天的案桌前,口中念叨了几句祷词,微微鞠了一躬,将香插入案桌上的小香炉中。

    而后杏儿又递给他三炷香,方跃拿着,走到屋内祭祖的案桌前,将香放在蜡烛烛火上点燃,在祖宗牌位前鞠了三躬,上了香。

    杏儿蹲在一个破鼎前,在鼎中中烧起泛黄的纸钱。

    纸钱燃起的火焰,照红她清秀的小脸。

    待纸钱烧得差不多,杏儿拿出了一串鞭炮。

    这个世界在方跃之前已有huǒ yào,威力不行,不过用来制造鞭炮却是毫无问题。

    “少爷,我不敢放鞭炮。”杏儿拿着那串鞭炮,显得有几分紧张。

    “我来。”

    方跃接过鞭炮,从祭天的香炉中拔出一炷香,走到屋外。

    杏儿在屋内,双手捂住耳朵,探头往外看去。

    不一会儿,外面响起“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家中现在就方跃和杏儿两口人,祭天祭祖的仪式也不隆重,大抵这般就差不多了。

    方跃从屋外走回来,将香插回香炉,笑着道:“今天是重阳节,给你放一天假,你若有要好的xiao jie妹,可以去找她们玩,登高赏菊饮酒,还有放纸鸢,想买什么东西也可去买。若银钱不够,可来找我拿。”

    杏儿道:“少爷昨天给的银钱还有多的,杏儿也没什么要买的。”

    她虽然勤快,但放一天假还是挺高兴的,她在任家丫鬟中,确实有两三个要好的xiao jie妹,正好过去看看。

    ……

    杏儿离开后,方跃看了看两个案桌,上面的祭品要摆到下午再收拾。

    他闲着无事,提着那把八十多斤重的大刀,到院子里挥舞,活动手脚。

    “这种招式,也就是庄稼汉把式,能顶得什么用。”

    方跃正挥舞到酣处,院外突然响起不和谐的声音。

    方跃停了下来,皱起眉头,任谁被别人胡乱指手画脚,都不会有好心情。

    往院门处望去,来人有三个,神色带着几分尴尬的任骏麟,后面提着食盒酒壶的仆从,还有一个是个陌生的年轻人。

    说话的正是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只见他身穿一件浅白色锦袍,腰间挂着宝剑,神态傲然,对方跃刚才使得几手刀法一脸不屑的模样。

    “阁下何人?”方跃淡淡道。

    “雁南天雷剑门下八弟子袁志行。”那年轻人一脸骄傲地报出名字。

    雁南府在云州北部,那里靠近内陆,民风剽悍,习武盛行,大小武林门派众多。

    而“天雷剑”是一名雁南府剑客的称号,在云州北部颇为知名。

    这个年轻人袁志行是天雷剑的弟子,从小跟着那剑客学习剑术,在云州北部一带年轻一辈中,算是佼佼者。

    方跃摇头道:“没听过,不认识。”

    他这话,一半是确实没听过,一半却是故意。

    这个袁志行,一上来就对他的刀法指手画脚,语带不善。自我介绍时,也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傲然模样,简直是莫名其妙。

    “你……”别人说不认识,袁志行却仿佛受了侮辱一般,便要动怒。

    任骏麟赶紧拉着袁志行,道:“我说袁兄,你非说要跟着过来结识一番诛杀狗妖、驱走邪祟的少年豪杰。怎得来了之后,倒似要打架一般,这可不是来时的本意。”

    所谓“驱走邪祟”,指的是任老爷小妾燕邱红那一件事,不过具体经过,有损名声,对外就隐去老李头的事,只说是被邪祟侵扰。

    当然,最后那邪祟是被方桥村文武双全的方秀才,驱散掉了。

    这个袁志行,是几个月前,任老爷在白泉府府城遇到的。

    当时是在白泉府一家有名的青楼风月楼中,袁志行因为囊中羞涩,又非要强行在楼中花魁凤七姐面前摆谱,差点丢尽脸面。

    还是当时在场的任老爷见他身手不凡,又是天雷剑的弟子,任老爷走南闯北,听过“天雷剑”的名号,知道这是一个有名的剑客,于是立即慷慨解囊,帮袁志行挣回脸面。

    后来任老爷就邀请袁志行到平安县任家盘桓几日,教教任家家丁武艺。

    这其实算是委婉地在招揽袁志行了。

    袁志行言称要回去给师父祝寿,待祝完寿,再去平安县看看。

    昨日,他刚到平安县,听说任家搬回鱼头镇,就又来到鱼头镇。

    任老爷见到袁志行到来,可谓喜出望外。正面对海寇的威胁,这时候来一个高手,可谓是雪中送炭。

    任老爷对袁志行自然好酒好菜招待,席间更是一顿吹捧。

    任老爷那是什么人,商场中摸打滚跑几十年,几句好话,就让袁志行这样的小年轻轻飘飘找不着北了。

    酒席谈话中,不可避免地就谈到鱼头镇上的热门人物方秀才了。

    在任老爷口中,对这位方秀才没少溢美之词。

    袁志行心中不屑,觉得这么个偏僻小镇,能出什么厉害人物,不过是乡下人没见识罢了。

    不过冲着任老爷的面子,他没有直接将心底的不屑表现出来,只说有机会要见见这位大家口中的“方秀才”。

    今日任骏麟要来找方跃喝酒,被袁志行看到,他突然起了兴趣,就非要跟着过来看看。

    这一见之下,果然名不符实,一手刀法耍得不成体系,粗犷奔放,与袁志行追求的精致巧妙的剑法大相庭径。

    所以就忍不住了,直接开口嘲讽。

    任骏麟拉住袁志行后,见气氛还有些紧张,笑着活跃气氛道:“今日天气不错,秋高气爽,正适合登高望远。

    走,我们一起去后面那座小山顶上。大家一边登高望远,一边饮酒赏景,岂非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