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48章 杀妖(下)

十二句2018-12-28 00: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黑子上,咬死他们,一个都不要放过。”

    邓鱼荣面目狰狞,他把方跃等人恨死了。

    如今黑子的秘密暴露,他就不能让这些看到的村民活着。

    只有让这些人通通死光了,才没有人知道他的真正秘密。

    黑子略微有些犹疑,它不是一条年轻的狗,而是存活了几个年头了。

    而一个月前,它还是一条普通的土狗,面对这么多手持锄头鱼叉的村民时,难免胆怯,这种畏惧是多年来刻入骨子里的。

    虽如今,它发生了异变,从一只普通的土狗,往山林妖魔变化,但短短一个月时间,妖化还没完成,刻在骨子里的畏惧也没有完全消除。

    “黑子,快上,咬死他们。”

    邓鱼荣连声催促,他迫不及待想看着这些得罪他的人被咬得肢体残破,死无全尸。

    甚至连他原本觊觎的李栀兰,此刻也顾不上了,只想看到他们死。

    他猥琐的脸上带着扭曲的兴奋,对黑子,他有强烈的信心,哪怕那个身手过人,杀死一地山林野兽的方秀才,也不可能是他黑子的对手。

    他已经能想象到这些村民苦苦哀嚎,跪地求饶,但依然被黑子咬成几截的情景,血流遍地。

    一想到这,邓鱼荣就兴奋地浑身发抖。

    他开始后悔为什么要一直隐瞒黑子的存在,就像现在,谁又能挡得住黑子。

    方跃从地上爬起,刚好和这怪物一撞,他也被撞得有些晕头转向,好在并无什么大碍。

    他重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长刀,站到村民们身前,打量着眼前的怪物。

    它的模样就是一条体积放大了几十倍的黑狗,但无疑比普通黑狗更强壮更恐怖。

    那庞大的体型如同一只巨象,身上的肌肉鼓起膨胀,充满bào zhà的力量。

    赤红的双目,显得暴虐而妖异,凶戾之气十足。

    “这怪物,就是传说中的妖了吗?看它的模样,很可能是一只普通的土狗变异的。”

    方跃深吸一口气,通过铜镜观察到的影像,和真实所见,那种感觉,是大不相同的。

    接下来将是一场恶战,这个世界的妖物竟如此可怕,随便跑出一只,都是几乎难以力敌的。

    他想起盘踞在广元寺的大妖怪,听说有好几丈高大,当时以为是见到的人太害怕夸张了。

    如今看到这庞大的狗妖,想来那盘踞广元寺的大妖怪也确实有那么高大。

    如果没有超凡的力量,光靠普通人的力量,面对这些妖物大概要绝望。

    就如这只狗妖,如果跑到镇上大开杀戒,整个鱼头镇都要毁于一旦。

    “咬死他,咬死他。”

    邓鱼荣看见方跃站出来,疯狂大叫起来,像一个跳梁小丑。

    狗妖在他的催促下,终于对方跃亮出獠牙。

    它身躯庞大,但动作却敏捷无比,眨眼睛就到了方跃跟前,巨大的前爪挥下,仿佛拍苍蝇一般。

    方跃哪里会跟它硬碰硬,内气涌动,脚尖一点,身子一个转折,如同风吹落叶,翩然到了狗妖的侧面,手中长刀斩下。

    “嘭”得一声响,方跃感觉如同斩中坚硬的皮革,用力斩下的一刀,石头都能嗑个口子,却没给狗妖带来致命的伤害。

    但也不是全无效果,那斩中的地方,破开一道伤口,鲜血涌出。

    “有效果。”

    方跃心中大喜,只要刀剑能伤,就有战胜的希望。

    若是他全力一刀都砍不动,那没得说,赶紧跑路为妙。

    狗妖被方跃伤到,虽然不算重,但伤口的疼痛让它发了狂,一声嚎叫,愤怒地转身再次扑向方跃。

    它自从妖化后,本身就是凶戾暴虐异常,只是时间还短,还能保持一点清醒。

    但一条狗的理智能有多少,更何况被激怒之后。

    方跃且战且退,局势对他很不利,狗妖的速度很快,几乎与动用内气的方跃差不了多少。

    方跃能倚仗的,是自己身躯相对狗妖要小得多,可以瞬间转弯,而狗妖身躯庞大,前冲的惯性之下,想要转弯始终会有一点迟滞。

    方跃利用这一点,和狗妖游斗起来,每一步都是险之又险。

    他的拳头很难给庞大的狗妖造成有效的伤害,大刀若是砍中,倒是能给狗妖身上增添伤口。

    但这些攻击都无法致命,而狗妖每一抓,每一次咬合,每一次撞击,方跃都必须要小心躲避。

    因为狗妖的每一下攻击,一旦打中,方跃非死即残,双方身躯实力相差太大了。

    村民们早已远远退开,躲到老远的地方观望。面对这种庞大的妖物,在黑夜中,他们上去也帮不了忙,只能徒添累赘。

    躲在远处,黑夜里,只能凭借一点月光,模模糊糊地看不清里面战斗的场景。

    但战斗的声音是惊天动地的,整个村子里都清晰可闻。

    狗妖暴怒的情况下,横冲直撞,方跃小院外面有几颗老槐树,都被它硬生生拦腰撞断,轰然倒地。

    村民们心中满是忧虑恐惧,如此强大的怪物,秀才到底能不能打得过?

    若打不过,在场这么多人,甚至整个村子,只怕都要遭殃。

    “咬死他,咬死他。”

    邓鱼荣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神情兴奋而猥琐地盯着黑暗中的厮杀。

    狗妖强大而恐怖的表现力,让邓鱼荣对它充满信心,哪怕那个方秀才再怎么厉害,但人又怎么可能战胜妖物呢?

    邓鱼荣已经开始幻想着,等狗妖杀死方跃后,面对村民们的跪地求饶,是该让黑子顺口把他们咬成两截,还是放过他们,让他们从此给自己做牛做马。

    还有李栀兰这个臭娘们,居然想动刀子杀他,邓鱼荣咬牙切齿,但又有点舍不得她的美貌,心想着等教训她一顿后,让她为奴为婢就好。

    邓鱼荣感觉胜券在握,对于想象中“俘虏”就宽容许多。

    “嘭。”

    黑暗中,方跃第二次被狗妖锋利的爪子扫中,倒飞出去,重重摔落在地上,胸口处衣裳破碎,鲜血淋漓,血肉模糊,差一点就被开膛掏心了。

    方跃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一个踉跄,竟再次摔倒在地,他手中的大刀在狗妖庞大的身躯上留下了十几道伤口,但代价是也被狗妖抓中两次。

    十几道的刀伤没有要狗妖的命,但两道抓痕,却差点要了方跃的命。

    说是差点,其实已经差不多了,方跃不知道自己身上的骨头断了几根,内脏碎成几块。

    这一场搏杀,方跃可以说是输了,而且输得很彻底,根本就不是狗妖的对手。

    这本来就是一场实力不对等的搏杀,狗妖庞大的体型,是方跃现在还很难抗衡的。

    眼见狗妖赤红着双目,一声长啸,准备过来结束方跃苟延残喘的性命。

    若无意外变化,一切该就这样结束了。

    方跃能感觉到生命力的流失,垂死关头,他的脸上却没有多少惧意。

    “祭。”

    方跃大喝一声,功德点飞快消耗,他身上的伤势诡异地开始痊愈。

    断了的骨头重接,碎了的内脏重合,血肉模糊的伤口重新生出血肉。

    几乎是一刹那间,重伤垂死的他恢复如初,完全痊愈。

    这就是方跃的底牌,也是方跃前不久才刚发现的功德点的妙用。

    这是救命的手段。

    方跃拾起大刀,重新冲向狗妖,夜色正浓,战斗还远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