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49章 人与狗

十二句2018-12-28 00: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黎明,东方的第一缕光线破开重重黑暗。

    守了大半夜的村民们都把目光投向战场,那里,在夜色最浓的时刻分出了胜负,已经没有声响好一会儿了。

    经过半夜的搏杀,哪怕是躲在暗处等待的村民们,也是惊心胆颤。

    如今,胜负的结果即将揭晓,决定村民们命运的时刻到了。

    若方跃胜了,他们可以欢呼庆祝,而若狗妖胜了,等待他们的命运将是悲惨的。

    天际投射下的一缕光线的照亮下,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那个庞大的身躯。

    虽然它浑身密布刀伤,鲜血直流,但毕竟是站着的,庞大的身躯依旧能给人带来恐怖的压迫力。

    村民们瞬间感觉到了恐慌和绝望,秀才还是打不过这个怪物,大家接下来该怎么办?

    “哈哈。”

    一阵张狂而得意的大笑声传来,邓鱼荣哈哈大笑,充满胜利的喜悦。

    然而他的笑声只到一半,就戛然而止,如同一只鼓起的癞蛤蟆突然泄了气。

    那晨光下的庞大身躯,双目不再赤红,而是恢复了正常的黑色,狗眼看向邓鱼荣,目露害怕畏惧之色,向主人祈求保护,一如一只普通的土狗,布满伤痕的身躯缓缓地倒了下去。

    当狗妖庞大的身躯倒下去后,显露出身后的人来。

    他手中持着断刀,浑身衣裳破碎,撕成布条一般挂在身上,鲜血尘土裹满一身,仿佛一个流民乞丐。

    但是在现场所有村民眼中,晨光下的他宛如天神下凡,那恐怖骇人的狗妖,就这样被他战胜了。

    除了邓鱼荣,所有人都忍不住欢呼起来。

    邓鱼荣吓得腿脚发软,他想逃,但腿脚不利索,被几个村民堵住,押到方跃跟前。

    看见邓鱼荣被众人捉住,倒地的狗妖突然发出一声沉闷的咆哮声,龇牙咧嘴。

    村民们被吓了一跳,以为狗妖还有行动能力,丢下邓鱼荣,慌忙往后退开。

    以这狗妖的可怕,哪怕只是回光返照,普通人被它随便拍上一下,都要筋断骨折,丢了性命。

    不过狗妖并没有再爬起来,它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刚才那一下是真正的回光返照。

    邓鱼荣原本听到它的咆哮声,心中还大喜,以为有翻盘的机会,这刻见到狗妖一动不动,心凉了半截。

    眼见前方方跃正冷冷地看着他,邓鱼荣吓得几乎要尿裤子了。

    他突然发了狠,当然不是冲上去找方跃拼命,他根本没那个胆子。

    邓鱼荣抬起脚,拼命往身前的狗妖踹去,一边踹,一边破口大骂:“你这狗东西,竟然跑出来伤人,我踹死你,踹死你。”

    他为了活命,恍然不觉自己的行为幼稚而可笑。

    狗妖的眼神中流露出惊诧和不解,吃力地抬起眼皮子,看着这个此刻疯狂用脚踹它的主人。

    而后终于再也坚持不住,缓缓闭上眼睛,眼角垂泪,彻底死去。

    方跃一言不发,举步走向邓鱼荣。

    邓鱼荣停下脚踹的动作,他不敢逃,因为他知道逃不了,颤抖着跪了下来,“方秀才,求求你饶了我,我是被猪油蒙了心,往后再也不敢了。是这妖怪自己跑出来咬死人的,我不想的。”

    “站起来。”方跃冷冷道。

    邓鱼荣腿脚哆嗦,颤颤巍巍地站起身,腿软得几乎站不住。

    “记住,就算死,也该站着去死。”

    邓鱼荣一听这话,骇得亡魂俱丧,知道不妙,转头就跑。

    方跃身子一晃,瞬间到了邓鱼荣身后,一掌拍出,正中邓鱼荣的后脑。

    邓鱼荣顿时扑倒在地,一动不动,七窍流血,死得不能再死了。

    大敌除去,方跃终于也支撑不住,腿一软,坐倒在地。

    这么长时间的gāo qiáng度搏杀,他的体力内气消耗殆尽,几乎也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全靠一口气强撑着。

    若狗妖再坚持一会儿,死的不见得会是谁,功德点虽然能让他立即恢复伤势,但却无法回复消耗的体力和内气。

    甚至恢复伤势过程中,会加剧对体力的消耗,若非方跃当时饮下一肚子虎血,搏杀时刻虎血消化,补充体力血气,可绝对支撑不了这么久。

    如果不是狗妖受伤后,流血过多,越到后面速度和力量越弱,这一场战斗方跃身上的功德点都不够恢复伤势消耗的。

    这一场战斗,从后半夜到黎明,其实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方跃被狗妖重伤到垂死境地,需要用功德点恢复伤势的次数,一共是十一次。

    每一次重伤,伤势不同,消耗的功德点也不同,差不多都要三四十点左右。

    消耗功德点最多的一次,是一条手臂被狗妖獠牙硬生生撕断,用功德点重新生出一条手臂,整整耗费了一百多点。

    一场战斗下来,四百多点功德点被消耗,若非前面狗妖驱使了一堆山林野兽前来送功德点,方跃这次真要栽了。

    这让方跃再一次意识到自己实力的不足,若是实力足够,哪会被狗妖数次打到重伤,还是靠着功德点这作弊一般的手段才能赢。

    这一次能活下来,可以说极为侥幸。

    狗妖的出现,同时也让方跃意识到了,不仅是县城,鱼头镇这个偏僻的小镇,也有妖鬼出现,不再是安静的乐土。

    村民们重新围了过来,那个少年方宝木也从家中偷偷跑出来混在人群里,他想去搀扶方跃,方跃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不用搀扶,让他坐着休息一会儿就好。

    “秀才,你没事吧?”

    “秀才,你怎么样了?”

    “秀才,你身上都是血,要不要找个大夫过来。”

    村民们七嘴八舌地问起来,方跃摇头再三表示自己没事,只是累了休息一会。

    村民们见方跃确实没事,也就放下心来,跑到狗妖尸体前围观。

    这么大的狗,如同大象一般,这可是前所未见。

    当狗妖活着的时候,村民们看到它自然是恐惧,但现在死了,大家看到它庞大的尸身就变成惊奇。

    李栀兰见到狗妖和邓鱼荣的尸身,眼见丈夫的大仇得报,失声痛哭起来。

    而后拜倒在方跃面前,道:“方秀才,你为先夫报了仇,妾身无以为报,只能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大恩。”

    方跃不喜人跪,只好强撑着站起身,想伸手去扶,又觉不合适。

    他倒没有男女之防的念头,只是顾虑李栀兰的名声,众目睽睽之下,她一个寡妇,多有不便。

    方跃道:“都是同村人,守望相助,没什么恩不恩的,我杀这狗妖,也是它想杀我。”

    李栀兰拜了一下,就站起身来,虽说方跃施恩并不图回报,但她把这件事牢牢记在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