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25章 守夜(下)

十二句2018-12-28 00: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几下兔起鹘落,四个鬼捕快已经损了两个,方跃也受了一点轻伤。

    这点伤本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只是方跃厮杀经验不足。

    不过一番厮杀,方跃已经建立了信心,这四个鬼捕快,除了身体奇特,刀剑难伤外,没有什么其它特异的地方,再加上还有致命的弱点,不难对付。

    方跃当下也不停息,再次持刀扑向一个捕快,手起刀落,那个捕快的脑袋也被击飞出去。

    一重的悟道拳,令方跃的身体素质有了一个全面提升,速度迅捷,单对单情况下,一个捕快在他手下撑不了几回合,除非几个捕快合击才能给他造成一点威胁。

    而现在,四个鬼捕快已经被方跃各个击破,只剩下最后一个。

    “铿。”

    长刀相击之声再次响起,那最后一个捕快挡住了方跃劈下的一刀,巨大的力道令它身子一晃,踉跄后退。

    方跃脚尖一点,已经扑到它面前,长拳猛击它的脑袋。

    “嘭。”

    一声闷响后,长街上恢复了静寂。

    唯有那四具无首的尸身站在原地,动也不动,配合它们落在远处的脑袋,朦胧月光之下,呈现出一种阴森森的的气氛。

    忽然,街道尽头,烟雾缭绕之处,又有脚步声传来。

    这脚步声,沉闷厚重,远远传来,在悠长静寂的街道上,格外清晰响亮。

    “大人,这方秀才冥顽不灵,不愿接受任命,还殴伤我等!请大人一定要为我等做主。”

    地上一个捕快头颅大声道,嘴巴一张一合。

    方跃面上神色一冷,这些鬼东西只剩下一个脑袋都还能活着,不过它们本来就不是活物,这样也不奇怪。

    他刚想上前几步,将地上那个喋喋不休的脑袋再斩上几刀,街道尽头那个脚步声的主人已经走出烟雾缭绕处,显现出一点身影。

    这是一个高大的身影,足有两丈多高,头颅几乎跟街道两旁两层高的阁楼屋顶平齐,身上穿着正七品知县的官服,正一步一步朝这边走来。

    “方秀才,你为何抗命?”

    那高大身影的声音远远传来,如同闷雷,在方跃耳边嗡嗡作响,带着巨大的压迫力。

    方跃也不答话,转头就跑。

    他活得好好的,哪里肯去接受死人授予的官位,鬼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这街道尽头走来的高大身影,应该就是那个文知县,虽然不知道他化作的鬼物是什么实力,但光论这两丈多的身高,就不是方跃现在的实力能对抗的。

    ……

    不知道跑了多久,那一直跟在身后,远远传来的沉重脚步声,终于慢慢淡去。

    “呼。”

    方跃猛然从床铺上坐了起来,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浊气。

    屋内一片安静,只有一盏如豆的煤油灯,散发出微弱昏黄的光芒。

    屋外,风声阵阵,呼啸盘旋。

    “又是一场梦。”

    方跃心中叹了一句,掀开棉被,想要去隔壁房间,通知店小二,后半夜换他来守夜了。

    然而这一动,左边肩膀靠近后背部位,感觉火辣辣地疼。

    方跃伸手去摸,湿漉漉的,将手凑到油灯前一看,竟是一手鲜红的血液。

    “该死,不是梦这么简单。”

    方跃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梦中受的伤竟然能被带到现实中。

    好在肩膀上的刀伤不算太重,甚至并没有影响到左手的动作,只是血流得有些多,方跃估计是受伤后,又剧烈打斗,伤口有些撕裂。

    现在又是大半夜,不好找药止血,方跃从长衫上撕下一条布条,对伤口简单做了包扎。

    “等天亮去医馆拿点药,否则这种刀伤伤口感染是个麻烦。”

    方跃皱着眉头想着,拿起木桌上的那盏油灯,推开门走了出去,来到隔壁房间门口。

    隔壁房间中也点着一盏油灯,店小二正坐在木桌前的椅子上打瞌睡,身影被油灯灯光倒影在房门上。

    “叩,叩,叩。”

    方跃用手背轻轻叩响房门。

    正在打瞌睡的店小二脑袋一点,立马惊醒过来,惊恐道:“谁?”

    “是我。”

    “哦,是方秀才。”店小二安下心来,走到门前,拉开房门。

    “下半夜了,轮到我来守夜。”方跃道。

    “这么快就下半夜了。”店小二打着哈欠,抬头畏惧地看了一眼二楼角落处的那间辰字房,“刚才一不小心睡过去了,都没有听到打更声。幸好夜里什么事也没发生。”

    方跃道:“没事才是最大的好事。”

    刚说完这句话,方跃面上神色突然一变,神情凝重地看向客栈大门外方向。

    那里一团黑暗,大门紧闭,然而门外却有脚步声和说话声传来,混杂在风声中,隐约可闻。

    大半夜突然跑到客栈外面来,尤其是在这种特殊时刻,行迹实在可疑。

    方跃压低声音,道;“外面有人来了,身份未知,你躲在屋里,把灯灭点,不管外面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

    言罢,将手中那盏煤油灯也塞到店小二手中,方跃身子一晃,轻手轻脚,几步跑到柜台前,身子一矮,躲到柜台下面。

    店小二惊恐莫名,这个时刻有人来,很明显来者不善。

    他赶紧回到屋里,轻轻掩上房门,上了栓,而后打开灯罩,将两盏煤油灯都灭掉。

    黑暗加重了店小二恐惧的心理,他原本想要爬shàng chuáng,想了想,干脆钻进床底下。

    “店家,快开门,我们要投宿!”

    客栈大门外传来一声粗豪的叫门声和拍打门声。

    店小二职业习惯,刚想应一句,立刻反应过来,用手死死掩住自己的嘴巴。

    这个叫门的声音,他隐隐有些熟悉,似乎就是之前住在辰字房四个行脚商中的一个。

    “他们杀了人,现在又半夜跑回来,到底想干什么?”

    店小二心中充满恐惧,忍不住又想起白天在辰字房中看到的恐怖场景,床铺上女子的脑袋和满地残肢碎肉。

    这般杀人狂魔,现在深更半夜突然跑回到客栈大门外叫门,哪里能有什么好事。

    店小二趴在床底下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心底不停地祈求这些杀人狂魔叫不开门,就赶紧离开。

    然而事情自然不会如他的意,客栈大门外的来人连喊了好几遍,见客栈中没人应门,还用力拍打起大门来。

    “嘭,嘭,嘭。”

    拍门的声音极大,哪怕店小二躲在床底下,隔着客栈大门和房门,整整两重门,依旧清晰地传到他的耳朵边。

    如同魔音贯脑一般,每一下怕打大门的响声几乎都令店小二心头一颤,恐慌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