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24章 守夜(上)

十二句2018-12-28 00: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相比店小二的愁眉苦脸,方跃现在心情还不错。

    客栈中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后厨中原本备下的几十人分量的蔬菜肉类,现在全便宜他们了。

    虽然这一顿吃得没有中午那一顿吃得多,但也整整吃了三四个人的分量。

    “常言道‘穷文富武’,没有雄厚的财力和家底,根本供不起习武的消耗。”

    方跃微微叹息,站起身来,走到客栈大堂中间。

    刚学会的拳法,他还没有时间好好熟悉一番,这一整天都是事情。

    无论怎样,在这个妖鬼横行,危险重重,如同噩梦的世界,外来的力量只能借用,提升自身的力量才是根本。

    身怀神通,这是他的底气所在。

    昏黄的油灯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屋外阵阵风声,如同鬼神的呼喝。

    方跃神情专注,慢慢握紧拳头,脚下跨出一步。

    这门悟道拳,是以方跃所知的一点内家拳精要,配合一点搏击技巧为根基,中正平和,刚柔并济。

    方跃随手一拳,便是中规中矩,符合拳法精要,仿佛千锤百炼过一般。

    这便是他身上神通的大威能之处,推演出来的gōng fǎ,消耗功德点传功之后,便能自然而然掌握,仿佛多年苦练过一般,融会贯通,深深地镌刻在脑海深处。

    空阔静寂的客栈大堂中,人影晃动,或是轻灵拂动,飘逸如风,或是大气稳健,不动如山。

    每一拳击出,拳风激烈,击得空气呼呼直响,与屋外阵阵风声相呼应,充满某种诡异的和谐。

    “不过要想更进一步,还是需要我多多练拳,于每天锻炼或实战中,领悟新的武学至理,方能再往下推演下一重拳法。又或者去学习新的武学秘籍,学会新的武学道理,补充进来,作为继续推演的资粮。”

    好半晌,方跃终于停下动作,收拳立在原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细汗,心中悠然想着。

    店小二收拾碗筷碟盘到后厨,回来看见方跃在练拳,站在旁边看了半天,他不懂什么武技,只觉得方跃打得甚是好看,便觉得大概是很厉害。

    这时候见方跃收拳,忍不住叹道:“方秀才真是文武双全,这么厉害的拳法,那些妖魔鬼怪估计都不敢来了。”

    方跃摇头道:“我身上的这一点武技,对付人可以,对付那些诡异莫名的鬼怪,只怕是不行。如果真有妖魔鬼怪来了,大家还是赶紧逃命比较好。”

    他想起沉在王家后院古井中的那具红衣女尸,如果鬼怪都如它那么恐怖,他现在还差得远。

    店小二畏惧地看了看黑黝黝的门外,又看看二楼那间隐在黑暗中的辰字房,道:“总说好的不灵坏的灵,我总感觉晚上不安稳。”

    实际上,方跃也有这种感觉,不过这是基于他自身的判断,他的目光也朝二楼辰字房看去,他觉得那里面很可能会有什么变化,虽然里面的尸身尸块白天时早已被衙门的人清理走了。

    “晚上我们轮流守夜,你守上半夜,我守下半夜。”

    ……

    方跃走在街道上,月光朦胧,远处烟气缭绕。

    四周的房子若隐若现,没有一点灯火光亮传出,方跃脑海中有些混乱,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在这条街上。

    街的尽头,烟气缭绕处,传来脚步声,有人影从那边出现,不只一人。

    “方秀才,方秀才。”

    声音远远传来,脚步声越来越近,人影也越来越近。

    很快,方跃便看清来人,他们挎着长刀,身着皂红色公服,头戴玄黑色冠帽,为首的一人手中捧着一套官服。

    方跃微一皱眉,迷蒙的脑袋已经恢复了清明。

    “又来了吗?”

    方跃站住不动,面上闪过一丝厉色。

    “恭喜方秀才,文大人怜你之才,感慨你怀才不遇,殊为可惜,特地禀示明主,欲破格提拔,征召你为县主簿。这是上面赐下的正九品主簿官服,还请方秀才快快换上,与我们同去见明主。”

    来rén dà声道,语气中充满羡慕。

    县主簿,是知县的佐贰官,其秩为正九品,掌管全县户籍,文shū bàn lǐ等事务,虽是芝麻绿豆大小的官位,但大小也是官。

    一旦当上主簿,那就代表入了官场,身份地位大不相同,由“民”变“官”。

    然而方跃面上毫无欣喜之意,只是冷笑,“你们活着不过一群乱臣贼子,死了也不过一群孤魂野鬼,也敢学人封官许愿!”

    话音刚落,来的四个捕快面上神色都是一变,原本僵硬古怪的笑容不见了,一个个都铁青着脸。

    方跃心知有变,不过心下并未害怕,这些孤魂野鬼来了一次又一次,是纠缠上他了,逃避无用,反正是在梦中,他倒要试试它们有几斤几两。

    当下也不再言语,趁着它们脸上变色的那一瞬间,脚下用力一点,猛地冲了出去,如同猛虎下山,朝着为首捧着官服的那个捕快扑下,一拳朝着它的脑袋贯去。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方跃不知道凭自己现在的武技,能否同时对付身怀利刃的四个人,但先发制人,趁着它们反应过来前,先将为首的击倒总是没错的。

    “嘭。”

    这一拳方跃全力而出,不留余地,正中为首捕快的脑袋。

    而后让方跃惊诧的事情发生了,那为首捕快的脑袋竟然应拳飞了出去,落得老远,在地上滚了两滚。

    留在原地的尸身却是依然捧着官服,动也不动。

    方跃可不觉得自己一拳的威力有这么恐怖,尤其是尸身脖颈上的断口整整齐齐,他瞬间便明白过来。

    “听说这几个捕快是随着文知县一起被当成乱党抓起来,拖到菜市口斩首示众的。”

    另三个捕快很快反应过来,齐齐拔出腰间长刀,朝着方跃斩去。

    方跃飞快抽出为首捕快尸身上的长刀。

    “铿。”

    长刀相击之声响起,火花迸溅。

    方跃一脚将其中一个捕快蹿飞,不退反进,欺身上前,一刀斩在左手边的一个捕快身上。

    刀身传来的触觉,斩中的不似血肉,倒似枯木。

    那被方跃斩中身体的捕快竟是毫发无伤,只是晃了一晃,它也有几分不弱的武技,很快也一刀朝方跃回击。

    方跃一时预料不及,没想到长刀之下对方竟然毫发无伤,虽然及时避开要害,但还是被它手中的长刀伤到左边肩膀,火辣辣地痛。

    方跃强忍痛楚,扑到它面前,欺身进怀,一拳朝它脑袋贯下。

    “嘭。”

    对方脑袋应声飞了出去,远远落在地上,滚了几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