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100章 雒阳乱董卓进京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公元189年8月,比历史上晚了1个月的时间,何进第一次入宫请求何后罢免十常侍,奈何何后不许,气愤离去。

    过了几天,收到董卓来信,言即日启程前往雒阳,有了胆气,顿时集结麾下部众,来到皇宫之中,打算进行兵谏。这次可不是罢免那么简单,他是打算真的要诛杀十常侍。

    “开门,否则我们就杀进去!”何进来到皇宫门前,高呼一声。

    不多时,有宦官露出头来,胆怯地说道:“太后有旨,宣大将军何进入宫商议。”

    “哈哈,看来太后到底是愿意妥协了!”何进点了点头,下马就要过去。却不想,被部将吴匡拦了下来。

    “将军,恐防有诈!”见何进面露不悦的神色看过来,吴匡仍然谏言。

    “哈哈,就如今形势,又有什么好怕的?真正要害怕的,是十常侍罢了!”何进大笑,毅然进入皇宫之中。

    尚未走到正殿,却不想有一支数百人的羽林卫突然从周围窜出,将其包围起来。为首的,赫然便是十常侍里的赵忠和张让。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何进眉头一皱,同时也在计较着这是不是何后的意思。

    “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你说这是什么意思?”赵忠高呼,“给我上,杀了何进!”

    士卒们依令行事,朝着何进杀了过去,何进也算久经沙场,奈何最近几年已经很少亲自出征,身手已经大不如前。士卒骤然发难,不到片刻,已经身中数刀身亡。

    且说袁绍等人在宫门之外等待,等不到何进出来,却是看到一个布包被丢了出来。布包有血迹,吴匡当即上前打开,发现里面包裹的,赫然是何进的头颅。

    “犯上谋逆者,下场当如此!”墙内随即传来一声高呼,显然是在示威。或许在十常侍眼中,贼首已除,剩下这群人,定然没有胆量再兵谏。

    却不想袁绍早已等着这一刻,愤然拔刀指向宫门,高呼起来:“十常侍擅杀大臣,罪不容恕!袁绍今天就要为了大汉,诛杀这些逆贼!”

    吴匡等人闻言,也是纷纷附和,随即以袁绍为主,冲破宫门,杀入宫中,见到白面无须者,直接斩杀。奈何杀到后.宫之中,却是始终没有发现刘辩,袁绍顿时有点慌张。

    袁隗的计划就是趁着这个时候入宫挟持刘辩,然后才能进行下一步,可如今刘辩不在,那么问题就大了。想要找人询问,却是发现宦官已经都被杀死,顿时都不知道找谁来问。

    于是只能满城搜捕,期间更是斩杀了上军校尉蹇硕,还有可能与阉人有联系的何苗。却不想两位皇子,已经被张让和赵忠,走密道离开了皇宫,朝着北邙山逃窜。

    “丁建阳为何迟迟不来?”走到半路,两位皇子的确是走不动了,于是只能停下来休息一阵,赵忠更是直接抱怨起来。

    原来早在几天前,何进入宫,向何后提出罢免十常侍的时候,已经料想到何进必然会有下一步动作。尤其军中私下的活动频繁,要说三四万人一点动静都不弄出来,那肯定是不可能,于是经过何后和十常侍合议,调并州刺史丁原进京勤王。

    只是没想到信函已经寄出去几天,丁原都没有过来,赵忠都怀疑他是否站在何进那边。

    “说什么傻话?”张让知道赵忠心急,“从司隶去晋阳,都要几天功夫。丁建阳要调兵过来,又是几天功夫。现在能南下已经很不错了,还指望他能立刻到这里?且委屈陛下和陈留王在这里避上三天,丁原一来,就安全了!”

    刘辩闭口不言,何后并未跟着他们出来,显然凶多吉少。同时知道袁绍已经带人杀进来,若是给他找到自己,少不得要行霍光王莽之事。

    刘协却是并未打算坐以待毙,从小他就由董太后进行抚养,从小就有大儒教导。久而久之,认为大汉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都是阉人当道所致。若皇帝和臣子同心协力,则大汉必然中兴。对于虚岁9岁的孩童来说,他的政治智慧也就这样。

    “皇兄!”刘协来到刘辩身边,“我看了一下,我们旁边的那条河,水流并不湍急,我们可以跳入河中,随河流迅速离开,到时候这些阉人就抓不到我们了!皇兄失踪,必然有不少忠臣搜索,只要我们来到城池附近,必然会有人过来保护我们!”

    “嗯,听你的!”刘辩闻言点了点头,随即就跟着刘协跳入河流之中,顺流而下。

    张让看到两位皇子走失,顿时绝望,拔剑自刎。而赵忠咬了咬牙,遁入山林之中,从此不知所踪。往后几年,安平赵氏的财产陆续转移,原本嚣张的亲族纷纷低调做人……

    且说两位皇子顺流而下,不多时终于顺利上岸。也不顾浑身湿透,在山林里面迅速移动,不多时看到一户人家亮着灯,便上前借宿一宿。

    家主正是河南中部掾闵贡,见到有人敲门,出来看看。刘协穿着还好,刘辩身上穿着的可是龙袍,闵贡如何认不得?于是一问发现果然是陛下和陈留王,当即把二人迎如舍内。

    知其缘由,随即招呼家人好生招待刘辩和刘协,次日天亮,便将两位皇子送去雒阳。却不想刚下山,一支骑兵突然将其包围起来,有将领上前喝问:“来者何人?要去哪里?!”

    随即另外一支骑兵部队过来,一名彪形大汉上前,一眼看到刘辩,心中已是了然。

    “你是来救驾的,还是来劫驾的?”刘辩怯生生的询问道。

    “哈哈,我乃凉州刺史董卓,奉大将军何进的军令,前来京城勤王!”来者正是董卓,来到雒阳后,得知两位皇子走失,连忙派人出来寻找,没想到居然在北邙山下找到刘辩。

    “既然是入京勤王,陛下在此,你身为臣子,为何不拜?”刘辩被吓得说不出话,刘协当即出面怒斥,在他的印象里面,臣子见到君王,岂能如此不敬。

    董卓见状,却是颇有深意的看了看刘协,随即下马行礼:“臣董卓救驾拜见陛下,由于甲胄加身,不能尽全礼,还请陛下恕罪!”

    “爱……爱卿起来便是!”刘辩好歹是发话,让董卓起来。

    董卓随即接管了刘辩和刘协,保护他们回到雒阳。袁绍这个时候才收到消息,说两位皇子已经被董卓带回雒阳,顿时郁闷不已。

    “若不,直接杀了董卓,然后夺下皇子?”许攸上前谏言。

    “不可,局势已定,不好随便进军。董卓本来是奉令而来,名正言顺,我若对他出手,名不正言不顺!”袁绍摇了摇头,同时不免感叹世事无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