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99章 南海定袁氏之谋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时间来到189年8月,士徽率军出征已快有三个月时间。

    最初是针对番禺、四会、中宿和浈阳一带进行清剿,期间增城和博罗两县周围的越人知道此事,率全寨之人起来反抗的,也有害怕官府而率全寨下山入籍的。士武也不是吃素的,直接率领六千士卒,把两县所有造反的山越全部灭族,当真是一个不留。

    在对待异族政策上面,士家往往分为三个理念:

    士燮主政多时,所以主张‘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愿意入籍的,以汉人政策来对待。若是胆敢下山劫掠,则按照情况,或抓捕为奴,或直接灭族。

    士壹和士武比较极端,认为异族皆不可信。所以只要有异族叛乱,他们会全部灭族,不管原因如何。其实‘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个观念,在大汉也是主流思想。

    士徽、士廞和士元在交州长大,长期和越人接触,后两个以为可以团结各族人,而士徽有后世的观点,主张大华夏主义,可以团结所有可以团结的力量。当然,三人在一个意识是统一的,那就是这部分异族人‘必须要汉化’。

    士武平定两县周边的越人村寨后,士燮也没有召回士徽,他很清楚士徽的意图,便由着他从浈阳向东一路杀到了龙川县然后进揭阳返回。

    从这里回归后,士徽没有沿海走,那里地形比较平坦,本来就比较适合行军。他直接从揭阳朝着河源市方向移动,路过后世揭西县和紫金县的地方,发现这里地形相对平坦。

    好的环境自然会有‘住户’,于是一路过来率军征讨三四个山越的存在,俘虏未开化的山越五千余人,斩杀上万人。

    “不愧是后世能够设置县城的地方,这里地势不错,尤其河源市所在的位置,刚好南北和龙川县和博罗县接壤,完全可以在这里设置一个县城!不不不,汕头和汕尾那边也应该设置两个港口,同时梅州市也……”士徽一路向西,一路进行规划,在他的规划下,南海郡这边至少要再建造六七个县城,才能满足士燮对地方的掌控。

    只说龙川和揭阳以东以北,就有大片区域,完全都是原始山林,有野兽,也有山越居住,这些就算是几十年后,孙吴也没有实际控制这些地方。

    当然,这也意味着,要进一步侵占这些野生动物们的居住地,或许会导致不少野生动物的消亡,不过人类发展的过程中,往往无法兼顾那么多。最多划出一些野生动物保护区,派兵好好保护好它们,便是最好的结果。

    出征三个月,士徽顺利回到番禺,士燮亲自前来迎接各位凯旋而归的英雄。少不得好好宣传一番,进一步提升士徽的名望。

    捕获到的三万奴隶,被第一时间安排去修桥铺路,拓宽河道之类的工作。不过士燮不是朱符,至少在饮食方面并没有亏待这些奴隶,同时也安排了三个白板的文士过去监督和教育,言只要工作满三年,同时汉化完毕,那么可以择优选取一批奴隶到地方入籍。

    就那么一块大饼,让这些奴隶在未来三年里面,拼命的工作,拼命的学习。而士燮只需要提供伙食,就免费收获了三万优质的劳力。

    与此同时,在司隶的雒阳,一场阴谋正在酝酿。

    有了士燮的资助,何后和阉党也能稍微扩大一下影响力,稍微能够和袁阀对抗。奈何何后的兄长,大将军对这个妹妹越来越不满意。

    他提出的不少建议,在这几个月里,不断被何后反驳。原本关系不错的妹妹,在当上太后之后,似乎心中已经没有了他这个兄长,到处和他作对。

    “岂有此理!”又是一次下朝,何进出了朝堂,刚回到府邸就抱怨起来,“阉人当道,忠良遭到迫害,小人横征暴敛,祸害百姓。她怎么能够看不到,她怎么能够这样纵容这些阉人?她以前不是这样的,怎么当了太后之后,就到处与我作对!?”

    “将军何必动怒?”许攸上前安慰道,“太后足不出户,不知道如今大汉形势,于是受到阉党蛊惑,难免做出错误的判断。说到底,罪魁祸首,还是那些阉人啊!”

    “哼,那些阉竖,我恨不得啖其肉,寝其皮!”何进闻言,觉得也有道理。妹妹本性不会这样,肯定是阉人蛊惑的结果。

    这个时候,袁绍上前提议道:“大人,阉党不除,大汉难以中兴。而阉党之中,以十常侍为首,实为大汉毒瘤。或可先请何后罢免这十常侍官职,以郎官补替,再一步步诛除这些阉人?”

    “何后袒护这群阉人,怕是不会答应……”何进想了想,觉得这个建议不会奏效。

    “若上谏不成,可兵谏!”袁绍肯定的说道。

    “兵谏乃大逆不道之事……”何进闻言有点心动,只是还有所顾虑。一方面觉得十常侍势大,他本来出身屠户,难免有些畏惧;二则这样做,对名声也有损失。

    “不若招天下豪杰,入雒阳共同上谏?”袁绍继续说道。若是一个人兵谏会害怕,就让天下豪杰一起来,至少负面影响都不需要一个人来承担。

    “好主意!”何进拍案叫好,当即下令,召前将军,凉州刺史董卓进京。

    这边的事情告一段落,袁绍也回到了府邸。袁隗已经等待多时,袁绍刚刚来到大厅,他便是示意袁绍落座,然后把今天的情况说了出来。

    “叔父,我们的计划已经快要完成!”袁绍非常平静的说道,“在不断煽动和挑拨何进和十常侍的关系后,何进已经打算诛杀宦官。同时按照父亲的意思,已经怂恿何进把董卓招入雒阳!”

    “很好!董卓一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若事成,那么他必然会成为第一个反抗者。我们袁家倒不害怕他这个莽夫,只是没必要为他大动干戈。他若来,必然只能是轻军而来,到时候我们若整合北军五校和西园八校,围杀区区董卓,不成问题!”袁隗点了点头。

    “这一切都离不开叔父的算计!”袁绍回道。

    “这里没有外人,称呼我为父亲即可……”袁隗看向袁绍,其实他很喜欢这个孩子,比袁术更冷静,而且更有才华。只可惜是庶出,为了提升他的地位,这才过继给了二哥袁成作为嫡子。毕竟嫡子和庶子,哪怕有嫡系和旁系的区别,待遇也是截然不同的。

    旁系的子弟,都比嫡系的庶子待遇要高。只是父子见面,要以叔侄称呼,有点感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