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11章 猛士入彀闻婚约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岑溪闻言不由一愣,他本来只是前来从军,没想到居然一上来便是军侯。在他看来,自己最多是从屯将开始做起。

    “岑兄莫要嫌弃,只是士某如今只是校尉,没有权力给你更高的职位。再说岑兄初来,也不好给太高的职位。迟些条件允许,士某可以向将军,保举岑兄为军司马!”士徽看着岑溪愣在那里,以为他不满意,立刻上前劝说。

    “不不不……岑某并非不满意……只是没想到初来乍到,居然能被大人如此看重……”岑溪当即反应过来,连忙回道。

    “哪里哪里,一看岑兄器宇轩昂,以后必然非池中之物!若是错过,怕士某会后悔终生啊!”士徽笑道,为了刷好感,他是真的不要脸了。

    一旁的杨熊却是真的愣在那里,士徽什么时候会看面相了?随即看着他左手在大腿上挠了挠,顿时了然。他和士徽混了有段时间,这厮一旦说了违心的话,会下意识的挠一挠大腿,这个习惯似乎到现在都没有改过来。

    “有意思!”杨熊嘴角微微翘起,却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在那里静静看戏。

    “承蒙大人如此赏识,岑某愿投大人麾下!”岑溪也没想到士徽对他有如此评价,正所谓‘士为知己者死’,顿时就双手抱拳行礼,拜入士徽麾下。

    “好好好!岑兄,你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士徽亲自将他扶正,笑吟吟的说道。他不敢把话说满,毕竟酒楼第一个刷出来的武将,到底是什么程度,他还不知道。以后能刷出什么样级别,所以还是别捧得太高,免得以后受到的打击也越大。

    再查看大脑系统的时候,突然发现多出了一个‘武将’和‘文臣’界面。不出所料,文臣那边的数字是‘零’,武将那边却是‘壹’。点开界面,岑溪的名字赫然在其上。

    点击查看,岑溪的具体数据就出现在他面前:岑溪,字海川,二十岁,东汉演义中岑彭的后裔。继承祖上偃月刀法,颇有其祖风范;武力87(巅峰92);智力62(巅峰70);统御72(巅峰81);政治50(巅峰53);角色等级:白银。

    P.S:酒楼第一个刷出的文臣/武将,必为白银级别。

    看到这些数据,士徽真的很激动,激动过后瞬间就反应过来,不由得吐槽道:“最后这段话是什么意思?莫非文臣武将,都要靠在酒楼里面刷新出来?!”

    意识查探到酒楼里面,发现这座酒楼是那么的粗陋。与其说是酒楼,还不如那种电视剧里面,经常出现的,在路边用棚舍简单搭设起来的茶楼。

    “就这样的酒楼,能刷新出什么好货色?若非第一个刷新的,必然是白银级,否则的话估计也就能够招募到一些垃圾文武!”士徽不由得感叹道。

    只是没想到,酒楼招募出来的,居然是《东汉演义》里面岑彭的后裔。这个概念有点乱,这到底意味着,酒楼能够招募出演义和演义人物的后裔,还是只能招募出他们的后裔?说到底就是氪金太少,可以得到的情报太少!

    “看来还得继续氪金才行!”士徽不免懊恼,钱总是有种不够花的感觉。

    “嗯?”随即他却是发现了一个新的信息,那就是随着系统提升到2.0版本之后,兵营和酒楼,都出现了升级的选项。

    “X的,我就知道,系统直接提升为2.0版,而不是提升为什么‘青铜时代’,果然是在和我玩文字游戏!”士徽在心中大骂,和帝国时代不同,不是提升了时代就连建筑也提升上去,它只是提升了时代,但各个建筑物要升级,还要另外花钱升级。

    “就如同页游那样,提升了官府等级,然后各个建筑还TMD要单独升级……莫非跟着我过来的,还是一个页游系统不成?”士徽不由得吐槽道。

    酒楼LV2升级条件:木材200单位,石材100单位,黄金20单位,升级时间十二时辰。

    果然,这完全是页游的设定,建筑升级还需要时间,是不是还需要购买道具来增加额外的序列?这个时候的他,有三个字真的不得不说!

    回过神来的时候,杨熊已经搂着岑溪在说些什么,还没等士徽反应过来,两人居然已经摆开阵势,直接在军营里面打了起来。

    三招之内,杨熊以力破巧,很快占据上风,宣花斧被他舞得虎虎生风,岑溪走的也是以力破巧的手段,硬是和杨熊拼了三招。

    “这家伙,虽然不是天生神力,不过这力气却是厉害得紧!”吃了亏,岑溪自然不会和杨熊硬拼,反而改用游斗的方法,和他周旋。

    “有意思!有意思!交趾很久没有遇到,能够拼我三招的!”杨熊也是打出了兴致,更是卖力的打了起来。

    “再来!”岑溪也是打得爽快,自幼学武,记忆里面都是一个人在修炼。难得出山,没想到就碰上了个那么厉害的,倒也兴致满满。

    两人你来我往,打得倒是忘我。周围围观的兵丁也是越来越多,甚至不乏有人叫好。

    “这红脸汉子是谁?”士武不知道何时,已经来到士徽的身边。虽然不知道此人是谁,但士徽显然应该知道。

    “是来投军的,自称岑彭的后人,名叫岑溪。我已经招募为麾下军侯!”士徽连忙宣誓主权,免得士武欣赏,又调到他的麾下。

    “傻小子!”士武直接敲了敲士徽的脑袋,“收起你的小心思,至少也要懂得委婉一些。我是长辈,怎么会和你争夺人才?岑溪是个人才,不过是不是岑彭后裔,还要看看,刚好你二叔就在雒阳,让他帮你调查调查……说起他,有一门亲事,和你有关!”

    “我?我才及冠,没必要娶妻那么快吧?”士徽闻言不免一愣。

    “按说如此,不过你二叔,在前段时间来信上说,他看好蔡家的嫡女蔡琰。本来蔡琰怎么都轮不到我们去说亲,毕竟蔡邕已经和河东卫氏有婚约。不过那卫仲道,却是短命鬼,蔡琰刚嫁过去,成亲当晚太高兴,居然就病发没了!

    你二叔觉得,蔡琰既然是完璧之身,寡妇就寡妇了,学识是不错的,刚好可以管管你,于是写信回来,问问你要不要娶。如果要,他帮你去蔡家说媒!”士武笑道。

    “哈?”士徽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机会娶到蔡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