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12章 柳下惠如何炼成

隔壁的小蜥蜴2018-09-26 03:4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二叔士壹,如今正在雒阳为官,这点士徽还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他居然和蔡家搭上了关系,不过仔细想想也不奇怪,士家在经典造诣上,都有不错的功底。

    “说到底这是你的事,若真有兴趣,回去和大哥说清楚便是!那蔡家女听说是个才女,娶回来镇一镇你这只调皮的小猴子也好!”士武看着士徽激动的样子,出言调侃道。

    “那个……”士徽听了的确有点急,正打算告辞回去,却不想不远处比试的两人终于的分了开来,顿时才反应过来,朝着士武笑着拱了拱手,跑到场中。

    “这小子,家里的婢女都是干什么吃的?”士徽之前那急色的样子,自然是落入士武的眼中,顿时抱怨了句,随即提前离开了营地。

    虽然是三子,士徽却表现出其他四个兄弟所没有的——野心!对,就是野心!不仅有,而且已经开始实践自己的野心,不管是杨熊和岑溪都是人才,士徽已经开始培养起了班底!

    好事!他们几个都四十多岁,已经老了,至少已经没有那种拼劲!但他们没有瞎,大争之世即将开始,然而下一代里,却没有一个有野心的,要么有野心也没有匹配的实力,早些时候士燮把兄弟们召集起来,说过这件事情。

    他们本来以为,姑且偏安一隅,然后以交州之地,换取士家几代繁华也就罢了。没想到的是,士徽突然异军突起,别的不说,很对他的脾气!

    问题是在对待感情方面,却是有点生涩。听到蔡琰的名字,都自乱方寸,这可不是做大事的人!他此刻就想找士燮问问,士徽的教育是不是疏忽了这方面?!

    士徽可不知道士武在想些什么,此刻眼看岑溪和杨熊分开,连忙上前查看。两人身上虽然有些划伤的地方,不过都只是皮外伤,显然双方在关键时刻都有点到即止。

    “哈哈哈哈!”两人互相看着对方,不多时却是仰天大笑,一副棋逢敌手的表情。双方朝着对方拱了拱手,说了声“承让”,也意味着这场比试的结束。

    看到士徽过来,杨熊直接迎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大笑道:“徽哥儿,岑兄弟好生厉害,力气虽然不够我大,不过对武道的理解却比我高,你捡到宝了!”

    “严肃点,现在是在军中!”士徽被拍得肩膀火辣辣的,随即却是带着几分担心的语气说道,“两位到底是受了点伤,我立刻安排军医为两位治疗!”

    南方气候湿润,身体很容易出汗,这也意味着伤口很容易会被感染。别看只是两道伤口,不管是破伤风还是伤口溃脓,都有可能会让人丧命,他自然很急。

    “哈哈哈,这点小伤,涂点金疮药就好!”岑溪上前笑道,难得士徽如此着急他,心中多少有点感动,暗道:有这样的上级也不错。

    杨熊和岑溪也算是不打不相识,结果上了药直接就说要去喝酒。这不士徽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就被两人拉下了水,直接就被带到了杨熊家的酒楼,最后出来的时候,还是杨熊家派人,知会士家派人来把他架上马车带了回去。

    此刻的士徽,只觉得晕乎乎的,不过却很舒服,整个人轻飘飘的,思想似乎在这一刻全部放空。什么烦恼,什么苦恼,都在这一刻通通消失不见。

    随即却是感觉有三双手在他身上游走,帮他褪去的衣服,并且送入滚烫的浴桶之中。不多时一个柔软的存在进入浴桶,帮助他清理身体。

    软玉入怀,士徽单身三十年的渴望一口气爆发出来,然后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一切如梦似幻,是那么的不真实。他一会儿升上云端,一会儿又觉得周围群魔乱舞,顿时只顾得提起武器,与之大战三百回合。再然后,也就没什么然后了,趴在软榻之上,晕乎乎的就睡着了。

    “啊!”第二天起来,士徽却是吓了一跳,软榻之上,突然多出了三个妙龄女子。其中一人,正是他的贴身婢女小瑶,其他二女,则是行了冠礼之后,派到他身边伺候的婢女。

    她们其实长得都很不错,其中一人还带着一些蛮族血统,长得有点黝黑,不过皮肤很有弹性,长得也挺可爱的。问题是她们三女,此刻便躺在他的榻上。

    掀开被子一看,士徽顿时觉得头痛无比。他知道会有那么一天,三女存在的意义,就是在各方面满足他的需要,但单身三十年的他,却实在不好主动提出那个要求。

    “得,第一次就这样稀里糊涂交待出去了!”士徽摇了摇头,却不想三只手顿时攀了上来,将他拉了回去。

    “三少爷……”三女双目含春,娇嗲嗲的看着他,让他倍感怜惜。

    “吼!”没得说,士徽不希望自己的初次,是在朦胧和不真实中度过!

    大半个时辰之后,终于是累得瘫软在榻上,三女却是迈着不正常的步伐,帮助他清理身体。然后换上新的床单,只是没有忘记,把属于她们那一块梅花手绢,交给士徽。

    “嗯!以后你们就跟在我的身边伺候吧!”士徽点了点头,却没有任何怜惜的意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这应该是前身的影响结果。

    似乎本能的会认为,三女这样伺候自己,不过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以她们的身份,却是连成为侍妾的资格都没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过此刻的心情真的非常淡然。

    “是!”三女闻言却是很高兴,把梅花手绢贴身保管好,然后告辞离开。

    “看来是长大了!”三女离开没多久,士燮却是突然出现在房间外,进来看到士徽的表情,满意的点了点头。

    “父亲,听墙角可不是什么好事。”士徽苦笑着回道。

    “昨天你四叔找到我这边,说了你的事情。都及冠的人了,还毛毛躁躁的,不过听到女子的名字,居然就已经急不可耐,没点定性。须知男子汉大丈夫,当以事业为重,女色不可不有,切不可沉浸其中,否则昔日商纣、周幽,便是前车之鉴!”士燮却是板起脸来,直接训斥道。

    顿了顿,继续说道:“你之前的表现,让我很满意!三女姿色尚可,不过出身太低,如果你许诺她们侍妾的身份,甚至许诺要娶妻为妻,那么为父就真的太失望了!要知道,你是世家子弟,下面有不少女子,攀上你这根高枝。然而这种女子,再多对你,对你的未来也不会有任何助益,反而会拖累你的精力!

    柳下惠你当知晓,当时便有个打算攀高枝的女子打算诱惑他,结果他出于仁义,怕女子冻死,才将其揽入怀中,却并未僭越,你以为是因为何故?”

    “父亲的意思,孩儿似乎明白了!柳下惠值得歌颂的地方,是因为他无法看着一个女子冻死,这是他的仁义;至于‘坐怀不乱’,只是因为这个女子,根本不配他乱来!”士徽闻言,似乎听明白了,其实更多,却是出自前身潜意识里面的思想。

    来这个时代,世家门阀子弟天然的思考模式。

    “你明白就好!既然你发话了,那么这三女以后就跟在你身边伺候你!但切记,大事为重,不可因为女色耽误了自己!至于蔡琰那边,我会写信去雒阳,让你二叔帮你说亲!”士燮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开。

    说得有点轻松,不过士徽几乎可以肯定,他之前若是许诺个什么,他转眼就会偷偷,甚至光明正大的下令,把三女处死。这年头,底层的这些婢女,不过贱命一条,主家若要打杀,甚至只需要去官府报备一下即可。

    问题是,交趾郡的郡守,不正是士燮么?所以,这一道工序,甚至都免了!

    “特权阶级,不愧是特权阶级!”士徽也不得感慨,自己好在是投身在世家,而且还是交州最大的豪门士家。若是出身寒门,估计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放眼三国,能真正重用寒门的,其实也就是孙策和曹操。曹魏重用寒门,也不过曹操一代,甚至因此惹怒了整个世家阶级;孙策也重用寒门,打压世家,结果遭到报复陨落,反而便宜了重用世家的孙权。

    关键还是柳下惠,没想到‘坐怀不乱’这个典故,还有这种解释。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士徽却觉得似乎就应该如此。三女有点姿色,不过却没什么文化,同时对自己敬畏如虎,在自己身边,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大点,免得惹自己不高兴。

    这样的女人,根本不是能成为自己伴侣的存在。若是以后整天,对着一个,只会唯唯诺诺,说句话都要担心会不会惹自己不开心的女子,日子久了,估计也会厌烦得很。

    “来人,替我更衣,我要出门!”士徽高呼一声,三女却是战战兢兢的返回,然后伺候着帮他换好了衣服。

    “这便是名门,这便是贵族!TMD,老子前面三十年,都活到狗身了!”士徽猛地一挥袖,算是和过去的自己正式告别。

    这一刻,三女,尤其是小瑶,用眼角的余光看向士徽。然后赫然发现,这个男人身上,似乎起了什么变化,他的气质,在这一刻似乎彻底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