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二十八章 厉行之死

乘法表2018-08-14 12: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说到此处,厉行抬头看了岳霖一眼,眼神中满是疑惑与不解。

    “你很奇怪,施展出来的的确是超凡脱俗杀伐手段,但却没有任何灵元波动的痕迹。”

    “咳咳……”厉行口中突然咳出大量鲜血,他四肢尽断,也无法抬手去擦拭,只能是任由鲜血与泥土混合在一起,弄得身上一团糟。

    “或许,你应该是属于……”在剧烈的咳嗽中,厉行的声音越来越小。

    “我应该属于什么?”岳霖脸上兴趣更浓,稍稍伏低身体问道。

    “属于死人!!!”

    厉行猛地瞪大眼睛,张口一道血箭喷出,带着无比纯粹的杀机与力量,目标直指岳霖的眉心。

    哧……

    一朵鲜红火焰出现在两人中间的虚空中,静静地燃烧着。

    血箭径直撞入火焰之中,引发了剧烈的反应,以岳霖与厉行为中心的数步范围全部被浓重的火光血光所覆盖,大坑底部仿佛被鲜血灌满,在漆黑的暗夜下,充满了不详与恐怖的美感。

    “武者都有凝结自身精血与敌偕亡的最后手段,方才我没有立下杀手便是为了等待着你最后的舍命一击,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岳霖缓缓从火焰中走出,松开扼着厉行喉咙的手掌,任由他软泥一般瘫倒在地上。

    眼神中的光芒开始渐渐消散,厉行的嘴张了又张,最终只是化作一声叹息:

    一只残破的扳指悄然从他掌心滑落,摔成几瓣,与扳指一同破碎的,还有厉行早已被鲜血染红的身躯。

    走上前去将扳指中掉落的东西捡起,岳霖面上喜色一闪而过。

    元晶石,从碎裂扳指中足足掉出了五块元晶石!

    此外还有一部材质奇特的卷册,只有前半部分,后面的一半尽数损毁。

    封面上以现在很少见的古语书写着几个大字。

    《七煞引灵诀》。

    岳霖珍而重之地将半部卷册收入战争空间,吞噬吸收掉元晶石内的能力,待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山间密林深处。

    他随意取了些溪水洗了把脸,旋即又沉浸到了对厉行所讲内容的思考上来。

    首先,这个世界上是有超脱凡俗的修行者,也就是厉行口中的仙人,这一点是必须肯定的。

    不说别的,青萝与幽冥道人便是最好的佐证。

    岳霖想到此处不由得有些感慨,若不是当时幽冥和青萝根本就无视他,拼了个两败俱伤,战争空间便不会收集到最初的能量开启。

    “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青萝和幽冥到底有多厉害,能在那夜里活下来还真是运气爆棚啊。”

    “世人皆道神仙好,可惜云深无处寻…………”

    “引灵入体,通窍煅脉对应练气。”

    “灵元淬体、灵识降生对应璇玑。”

    “后面的秘密就连厉行也不了解。”

    “这是我所知道的关于隐秘超凡修行界的唯一一点点消息,其他的全部都是一团黑雾,不能得见真颜。”

    “还有那剑疯子,想不到他竟然也属于那群人中的一个,修的还是在我记忆中杀伤力第一的剑仙一脉,威力也绝不容小觑,对他的评价还是要再上升一个档次。”

    岳霖本以为自己习得了烈火劲升级后的烈火诀,总算是能够在这个世界上优哉游哉存活下去了,没想到却陡然间得知了如此的一个消息,不由得心底有些凛然。

    但他随即便又安下心来,毕竟手中有战争空间这个大杀器在,只要能给他充分的时间和资源,就算是真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仙人,他也敢将他们从云端拖拽下来。

    简单收拾了一下之后,岳霖当即离开了炼锋号矿洞这个是非之地,准备换一处地方继续自己的收集修行之旅。

    就在岳霖一路往深山中兜兜转转的时候,齐府内却已经是乱成了一团糟。

    齐钧面色惨淡地坐在椅子上,听着属下向自己汇报的事情,心里一片空白。

    他不知道在城外的矿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先是黑指无故失踪,后来就算是再去查探的厉老也下落不明,难道那座山上有着山魈鬼魅存在!?

    黑指是他手底下最顺手的尖刀,这些年来不知道为他暗中做过多少脏活,不论是多么难以应付的对手,只要黑指出马基本上便都可以成功。

    如果说黑指的死让齐钧感觉自己断了一臂,那么厉行的死则让他感觉天快要塌下来了。

    厉行的来历不明,当初重伤被齐钧偶然救治,而后便留了下来,他在百兵楼中也只是属于闭门隐居的状态,几乎从未在外人跟前露过面,但起到的作用却如同定海神针一般,只要有他在,齐钧就认为自己没有应付不来的事情。

    比如说三年前的一次仇家寻仇,当时百兵楼被人一路直上顶楼,就连黑指出手也只坚持了盏茶时间便身负重伤,就当齐钧认为自己必死之时,厉行只出了三招,那气焰滔天的仇家便被当场毙命,解了一个大劫。

    这就是齐钧的底气所在,也是他面对着许顷沐、顾乾、清逸和赢裳仍然能够稳稳站立的最大依仗。

    但现在厉老供奉竟然悄无声息地就没了,这让齐钧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与齐钧同样难受的还有张岑光,秘密派出乙辛和丙壬是他自己的主意,并没有对许顷沐言明,现在两人竟然连续数天都没了消息,这让张岑光心急如焚。

    不过齐钧和张岑光两人都没有将重点怀疑目标放到岳霖的身上,逼退剑疯子他们认为是赢裳出了手,唯一对岳霖的实力深信不疑的黄岐海又在宴会结束后的当晚便回了守拙山,根本没有对两方多说一句话,导致了信息不对称的发生。

    “张先生,我那两个兄弟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必须给我甲庚一个交代。”

    许顷沐所居的小院门口,张岑光被一个高瘦的阴鸷男子拦了下来。

    一看见甲庚,张岑光便是头大无比。

    甲庚眯起眼睛,犹如实质的光芒死死钉在了张岑光脸上,口中冷冷道:“张先生,你我同为老主人座下侍奉,按道理来说本应齐心协力、同舟共济,但乙辛和丙壬是跟随我多年的兄弟,他们无故失踪,这件事我必须跟你说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