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042】大清早的命案

林二十一2018-08-02 23:5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清晨。

    “啊啊啊啊啊!!!!!!!!!”

    一大早上,一阵女高音般的尖叫便响彻了整栋居民楼,这声音比暮鼓晨钟都还要恐怖,直接就把夏程从睡梦中给吓醒了过来。

    “真是无语了……”夏程烦躁的从床上爬起,揉着头发便往房门走去。

    随着他伸手打开房门,便见外面一整条走廊上的住户全部都从各种居住的房间里探出头来,显然他们也被刚才那阵尖叫声给惊吓到了。

    夏程房间大门的左侧不远处就是李美芬的房间,此时这个房间大门敞开,一股比较明显的血腥味就从其中飘了出来,夏程因为离得近的关系,所以瞬间就闻到了。

    出事了!

    夏程连忙走了过去,探头看向房间内部,只见李美芬住的这个房间格局与他的房间差不多,面积同样是那么的狭小,一览无余。

    此时在房间内正站着一位身材纤瘦的中年女人,她身体颤抖的看着床边的地板,因为视角被床给遮挡住了的关系,夏程站在房门外并无法看到那里究竟有什么。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继夏程之后,那些住户纷纷充满好奇的走了过来,打算凑个热闹,但当他们闻到自房间里飘散出来的那股血腥味后,顿时又纷纷脸色一变,停在房门外不敢再往里面走进一步。

    “这味道怎么这么重啊,喂那个女人,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快跟我们说说啊。”一位穿着睡衣的男人对着屋里喊道。

    “有,有,有。”中年女人双腿一软,直接就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她转头看向夏程等人这边,颤抖的伸出手臂:“救,救命,我姐姐她……”

    就见这名中年女人的手掌心和手腕上因为撑过地板的关系,皮肤上沾满了黑褐色的块渣和粉渣,再配合上这一屋子的血腥味,夏程完全可以断定此刻在床边的地板上应该全都是血液氧化后所凝结出的干块。

    而从刚才那一声尖叫、中年女人这会慌张惊恐的表现来看,李美芬应该是出事了。

    “赶紧去把庇护所的守卫给叫过来吧,有人死了。”夏程盯着房间里摆放着的那张干净床铺说道。

    “死,死人了?”

    “不会吧,谁敢在庇护所里杀人。”

    一群住户站在那里议论纷纷,其中有个高大的胖子当听到夏程的话后莫名脸色一变,表情怪异。

    夏程没有理会这些住户,直接就走进了房间之内,随着亲身进入,夏程这才看到了床边地面上的情景。

    一地的血。

    一只手臂从床底下伸出,手掌僵硬的抵在地板上。

    “还把尸体给塞到了床底下,这凶手真是有够闲的。”夏程忍不住在心里嘀咕道。

    缓缓蹲下身体,夏程找了块没有被血沾到的地板区域趴下,低着头便往床底下望去。

    下一秒。

    一双眼珠爆凸的血眼正好就笔直的注视着他。

    看相貌正是李美芬本人。

    几行血痕从她的眼角、鼻孔等五官处呈曲线条状渗出,再加以她那一脸的狰狞和扭曲的面孔,像夏程这样直勾勾的与她进行着双眼对视,心里还是会感觉到怪吓人的。

    夏程随即挪开自己的目光,朝着李美芬头部以下的身体看去。

    死之前的李美芬应该还没有睡着,在她的脖子上带着一条项链,头发也是保持着一个扎了辫子的状态,正常女人肯定是不会带着项链、扎着辫子睡觉的。

    “啧啧啧,这杀人的手段有点残忍啊。”当看到李美芬的腹部时,夏程忍不住啧了啧嘴。

    只见在李美芬的腹部上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给咬出了一个直径大约在二十多厘米的血窟窿,一大串肠子之类的乱七八糟人体器官顺着这个血窟窿被生掏了出来,肆撒一地。

    “你是李阿姨的谁?亲戚吗?还是朋友。”夏程起身对那名还坐在地板上的中年女人问道。

    “姐姐,她是我的姐姐。”

    “那你知道李阿姨平常里都养着一些什么鲲种吗?为什么这个房间里一只鲲种也没有。”夏程奇怪的问道。

    “姐姐她都是把鲲种给寄养在暂养场里的,只有当要外出去狩猎的时候才会去取出来使用。”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排除掉了是被她自己所饲养的鲲种给咬死的可能。”夏程脑海中不禁回想起了昨天中午李美芬抱着两只绿鲲从她自己房间里走出来时的情景。

    “怎么感觉情况说的有些不符合呢。”夏程不禁心里想道。

    下意识看向这个房间与自己房间的墙壁连接处,夏程记得昨晚老时有人时不时的在那里挠墙。

    当时是李美芬在挠吗?

    稍微观察一番后,心中的好奇基本上已经填饱的差不多了,夏程为了避嫌便小走几步退出房间,与围在房间外面的住户们一同等待起庇护所守卫的到来。

    进入了末世之后,原本的警察、消防员等职位就全部集中为了一种职位,那就是守卫。

    在庇护所里守卫的数量特别多,他们专门负责保护庇护所的安全和维持庇护所的秩序。

    李美芬出事的消息很快就有热心的住户跑去告诉给了驻扎在这幢居民楼附近的守卫小队,很快三名穿着守卫制服的男人便匆忙的赶到了这层楼。

    “让让,都让让啊。”

    在为首那位守卫的招呼下,众人很快便给他们让出了一条可以走进房间的小道。

    “你们这里有没有人知道具体情况的?”走在最后的那名守卫没有选择走进房间,而是撑起双臂挡在门口,对围在房间外的众人询问道。

    “没有。”

    “不知道。”

    “我就一看热闹的。”

    守卫点了点头:“那行,现在开始这里没什么热闹好看的了,大家都散去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们就行。”

    听到这名守卫的‘逐客令’,众人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便纷纷转身离去了,在一座庇护所里,守卫的职权还是很大的,不好得罪。

    夏程随意往屋内又瞄了几眼,随即就打算走回自己的屋里。

    啪!

    但就在这时,一只厚实的手掌却突然拍住了他的肩膀,按住夏程不让他继续往前走。

    “兄弟,你现在要是有空的话,我们不如找个地方聊一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