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040】诡秘之夜(下)

林二十一2018-08-02 23:5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幽暗的楼道寂静无声,只有男人自己的脚步声在不停的回荡。

    哒哒哒哒。

    一声一声,就算是钢琴键一般,声声都敲击在了男人的心上。

    与往日相比,今晚却是显得有些古怪,单元楼里的家家户户都紧闭房门,里面安静的连个响都没有。

    “才七点多,大家不会都这么早就睡了吧?”男人疑惑的嘀咕道。

    嘎吱!

    本来十分安静的楼道突然响起一声开门声,男人背后一寒连忙扭头望去,就见一切如常,这层楼的两户人家依旧房门紧闭,似乎刚才那个声音只是他的错觉。

    咕!

    男人脸色凝重的咽了口唾沫。

    是自己的幻听吗?可那个声音明明就响在耳边。

    “有人吗?”男人壮着胆子问道。

    寂静无声。

    也许真的是自己听错了吧,男人伸手摸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便继续朝着楼上走去。

    嘎吱!嘎吱!

    突然,那个古怪的声音又再次响了起来。

    男人的身体顿时就僵硬在了原地。

    这次他没有听错,那个声音是真实存在的,声源就发自他刚刚走过的那个楼层。

    什么情况?

    在这幢单元楼里除了他以外,住的全都是一些老头老太太,这些岁数都超了一个甲子的人不至于这么幼稚的来吓唬他吧。

    男人的后背顿时就渗出了一大片冷汗,出于一个雄性的胆量,他在这个时候还是选择转过头去看看。

    “刘伯?孙婆婆?还是诸葛伯伯黄阿婆?”男人声音颤抖的问道。

    然而却没有人回答他,楼道里空无一人。

    这幢单元楼里安装的是声控灯,所以除了男人此时站着的这个楼层以外,他刚才走上来的那几个楼层都已经灯光熄灭,恢复了黑暗。

    从楼梯扶手之间的缝隙往下看去,男人莫名就感觉在那片黑暗当中有一双眼睛正静静的注视着自己。

    男人用力捏紧自己的衣角,突然转身就往楼上跑去,此刻只有赶紧进入自己住的屋里才能够让他感到有安全感。

    匆忙的脚步声在楼道里回荡,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幻听,男人似乎在自己的脚步声当中听到了第二种声音,就像是有一个赤脚的人此刻正在楼下拼命的顺着楼梯往上方大步追来。

    男人全身顿时寒毛直竖,连忙就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有人躲在下面那层楼梯跟着自己?是谁?

    男人慌张的低头顺着楼梯扶手之间的缝隙网下方看去,可是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下方那层楼梯处空无一人。

    嗒嗒嗒嗒。

    脚步声越来越清晰明显,仿佛正在离自己越来越近。

    男人已经顾不上太多了,拔腿就往楼上跑去。

    回家,他现在只想赶快回家,躲进自己住的屋子里去。

    “那TM到底是什么东西?!”男人脸色苍白。

    就在男人感觉楼下那阵脚步声已经越来越接近的时候,他目前所在的这层楼突然有一户人家打开了房门,一道红光顿时就从敞开的门缝里照射了出来。

    此时此刻男人脑子里早就已经慌成一团浆糊了,哪里还顾得上这户人家的灯光为什么会是红色,他立马就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冲了过去,然后伸手一把抓住那扇门的门把喊道:“救命!快救救我!”

    这扇门原本只打开了一条一拳距离的缝隙,但是经男人这么用力一拉,顿时整扇门就都被他给打了开来,瞬间完全暴露出门后的情景。

    那是一位脸蛋被粉底抹到惨白,两腮处还涂了两团大红胭脂的老人,本该笑容慈祥和蔼的他在屋里红光灯的照耀下显得有那么一丝丝的诡异和阴森,似乎哪里有些不太对劲……

    “阿伯!阿伯快救我,有人,有人在我后面。”男人颤音连连,显然已经是被吓坏了。

    老人脸上的笑容弧度依旧是那么的标准,就像是被人给精心摆弄出来的一样,看着双腿发抖、脸色苍白、六神无主的男人,老人脚尖踮在地面上的双腿立马就平移般的侧开了身,留出一个可以让男人进来的通道。

    男人毫不犹豫,直接就慌不择路的跑了进去。

    砰!

    房门戛然关闭,红光消失,楼道又重新寂静了下来。

    “你确定韩森那孩子跑到这层楼来了?”

    “可不确定吗,我开门丢垃圾的时候正好就碰到了他经过我们住的那楼层,我就想跟这孩子打个招呼,可谁知道他直接就跟见了鬼一样,跑的稀快,直接就往这楼顶冲上来了。”

    “韩森这孩子不是住在四楼吗,我们住六楼,他这么晚了一个人来六楼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不过这孩子当时的模样看着还真挺古怪的,好像就跟看见了鬼一样。”

    “别瞎说,这大晚上的扯这些,你晦气不晦气啊。”

    两位老夫妇彼此互相掺着从楼下走了上来,然而这一路上他们却都没有看到韩森的身影,这个男人就仿佛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很快老夫妇便来到了这幢单元楼的顶层。

    八楼。

    “没路了,阳台的门也锁着。”老人脸色严肃的说道。

    “这,这层楼就这么点屁大的地方,韩森能去哪啊。”老妇人指着八层那两户人家的防盗门:“你说韩森该不会是进去这里面了吧?”

    “不可能,这两扇门后面在两年前就已经被人用砖头砌墙给封死了,别说一个大活人,就算是苍蝇都飞不进去。”

    “那,那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会就这么不见了呢?”

    “……”老人没有说话,年纪活到这么老了,该知道的事情他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他多少也知道一些,别说是现在异种入侵地星,就算是放到三百年前异种还没有入侵地星时,地星上也是存在着很多不可思议、难以解释的怪异现象。

    “走吧。”老人放弃了自己心里寻找韩森的打算,拉着老妇人转身便要下楼。

    “我们不找啦?”

    “去通知庇护所的守卫吧,让他们来处理这件事情会比较合适。”老人冷静的说道。

    ……

    夜很深了。

    看着图鉴机上的时间显示,夏程忍不住困乏的打了一个哈欠。

    如今岩鲲进化成2阶鲲种的进化公式和进化吞噬材料都已经有了着落,夏程便将目光转而放在了自己的第三只鲲种清道夫身上。

    清道夫是一只拥有治疗能力的鲲种,也正是因为这个属性夏程才会选择对它进行‘细胞亲和’注射,毕竟身为一个外出狩猎型的饲主,在野外受伤肯定是在所难免的事情,而这时手头上如果能有一只会治疗的鲲种无疑会方便很多。

    所以清道夫这个能治疗的特性夏程是一定要给它保留下来的,哪怕清道夫到时候进化成2阶鲲种,它也得进化成那种具有治疗能力的2阶鲲种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