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六十六章 珍禽灵兽

丰居2018-08-02 20:5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常宁可谓是肠子都悔青了,被暴打一顿不说,还特么丢了面子。

    至于他的几名仆从,看到他被暴打之后,果断开溜了,根本没有将他们的这位‘大人’放在心上。

    “就你这个逼样还要让我们跟着你,让你当我的坐骑我都感觉太丢脸了!”楚辰说道。

    闻言,常宁差点气得吐血,这也太打击人了,竟然他当坐骑都有人嫌弃他,要知道,他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不弱的人,为太初宫的正式弟子,何曾被如此轻视过?

    “你们……叫什么名字?”

    常宁问道,他都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惹到太初宫的核心弟子了,要是真是这样,那也只能算他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听着,我是你大伯!”楚辰道。

    “听着,我是你爷爷!”司孤涯如法炮制,十分不厚道。

    闻言,楚辰瞪了一眼司孤涯,这家伙这时候都不忘占便宜,爷爷很明显比大伯高了一辈,这司孤涯估计就是故意的。

    “哈哈,口误口误!”司孤涯悻悻的笑了笑。

    接下来,司孤涯与楚辰将常宁洗劫一番,夺走了他的乾坤镯,再将其浑身上下收刮了个干净,就差脱了他的裤衩检查了。

    “我靠,这货挺富的,足有五六株老药!”

    楚辰查看常宁的乾坤镯中,忍不住惊道。

    不用想也知道,最后,常宁身上所有有价值的东西都进了楚辰与司孤涯的口袋,被他们收入囊中。

    随后,楚辰与司孤涯离去了,只留下在原地凌乱的常宁……

    太初战场天灵地秀,灵气浓郁,是一片罕见的净土,不世的修炼圣地。

    传说,这里曾经是一片浩大的战场,经过千百世的演化,才变成如今这个模样。不过,这里仍旧有很多的太古遗迹,也许埋葬有许多惊天大秘也说不定。

    并且,千百世的积淀,让太初战场变得神圣、祥和起来,无数灵兽珍禽稀世老药在这里繁衍后代,传承不绝。

    “好多珍禽灵兽!”

    司孤涯像个小孩子一般,笑得菊花乱颤,花枝招展,看到一群群珍禽横空,灵兽奔走,就好像色男看到一个个不着寸缕的美女一般,眼睛发光,跟打了鸡血似的。

    “是啊,好怀念老药炖大鹅的味道!”

    楚辰舔了舔嘴唇,上次在天灵院冲云峰烹饪的那锅老药炖大鹅,不仅是稀世大补,就连味道也绝对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那种难以用语言表述的肉香,不管过去了多久,都仍旧犹萦于鼻间,难以忘记。

    “这次请你吃大杂烩!”

    司孤涯笑了,盯着远方的那些灵兽珍禽,眼中发光,神霞毕露。

    “那是一群玉角兽!”

    楚辰惊讶,前方,一群洁白小兽慢悠悠的前进,正是玉角兽,一种珍奇灵兽,上次楚辰在冲云峰便见到过一群,可以说是垂涎三尺也不为过。

    “先逮几只再说!”司孤涯瞳孔生辉,眸光爆射出几丈远。

    “等人少的时候再行动吧,低调点好!”

    楚辰想了想,低声说道,因为对于珍禽异兽,各大教都是采取放养政策,太初战场这些珍禽异兽也不例外,太初宫绝对是拒绝捕杀的。

    如果他们高调捕猎珍禽灵兽,肯定会招惹不必要的麻烦,这绝对是得不偿失的!

    过了许久,两人终于等到时机,找到一群玉角兽,扑杀了上去。

    司孤涯双手结印,浩瀚灵力汹涌而出,若长河涛涛,席卷千万里,化而为巨网,铺天盖地的落下。

    同一时间,楚辰亦如此,洒落一片炽盛的星辰之力,在虚空中化作巨网,笼罩向那一群玉角兽。

    玉角兽虽是兽,可是也沾了一个灵字,拥有灵智,速度也很惊人,发现时局不对之后,快速逃窜,并且,它们不是朝着一个方向蜂拥逃窜,而是朝着四方杂乱无章的逃跑,这样,可以减小被捕捉到的概率。

    “楚兄,左右包抄!”

    见玉角兽四处奔逃,司孤涯大声喝道,同时手掌快速翻转,动用更加庞大的灵力,化而为网,捕捉玉角兽。

    楚辰心领神会,星辰之力若水波荡漾,一道接着一道的涌出,融入虚空之中。

    唰!

    神光一闪,楚辰与司孤涯快速结印,瞬间,两张巨网合并在一起,快速收拢,笼罩而下。

    一网捞过,两三只玉角兽避无可避,被网了个正着,在一番挣扎之后,也终于是落入网中。

    两人将玉角兽收起,又盯上了下一个目标,其他的灵兽珍禽。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楚辰与司孤涯开始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捕猎活动,疯狂捕捉各种珍禽灵兽,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吃不了,也不能留在这里,带出去养着也好。

    虽然他们自认为做得很‘低调’,可是还是有人注意到了他们,尼玛,几天下来啥也不干,整天就追着一群灵兽珍禽漫山遍野的跑,想不被人注意都难。

    无形之中,楚辰与司孤涯这两个奇葩也有了一些名气,如此肆无忌惮的捕捉珍禽灵兽,到时候必定会受到太初宫的责罚。

    然而,司孤涯与楚辰却没有考虑这么多,仍然一意孤行,不管天上飞的,地上跑的,还是水里游的,都被两人捕捉了不少。

    甚至,还有一些稀世的老药,也被楚辰与司孤涯大量采摘,反正只要是两人路过的地方,必定如同蝗虫过境,什么都不能留下。

    同时,楚辰与司孤涯的臭名,也逐渐在这片地域被流传而开,谁都知道,太初战场有两个放肆的家伙,每天捕猎珍禽灵兽,采摘老药,再这样下去,估计太初战场的灵兽珍禽老药都要死绝了。

    五六天之后,楚辰与司孤涯似乎也意识到他们的高调了,收敛了许多,不再捕猎珍禽灵兽。

    而事实上是,他们已经捕捉得足够多了,几个乾坤镯中,都可谓是鸡飞狗跳,各种珍禽灵兽扑腾,乱得不成样子。

    如果继续捕捉下去,高调过度不说,还可能会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太初战场果然名不虚传,遍地都是宝啊!”

    收获颇为丰厚,司孤涯的眼睛都快要眯成了月牙状,喜形于色,十分开心。

    现在,他们乾坤镯里的灵兽珍禽老药,别说是做个大杂烩,就算是做个满汉全席都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