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二十八章 粮草(三更求推荐)

冬日之阳2018-07-27 21:5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过还没等十几个骑兵出发,就看到两个身上染血的黄巾兵冲了过来。

    其中一个黄巾兵惊慌的叫道:“渠帅,不好了,吴校尉在攻打葛家堡的时候,被弩箭射伤,现在快不行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黄邵眼睛猛地收缩,又惊又怒。“怎么回事?吴定是练力三层的武士,攻打一个小小的村堡,怎么可能失手?”

    这个黄巾兵被黄邵吓得不轻,连忙颤声道:“启禀渠帅,吴校尉并没有失手,他已经攻破了葛家堡,还得到了大量的粮草!”

    “不过在攻破葛家堡之后,吴校尉看上了一个女子,说要抢回来伺候渠帅,没想到在葛家堡里面有一个士子,趁吴校尉没有防备的时候,用寨墙上的一具弩机,把吴校尉射成了重伤!”

    “该死的蠢货!”

    黄邵紧握拳头,怒气涌上心头。他死死地盯着这个黄巾兵,问道:“那个士子呢?抓到没有?”

    黄巾兵不敢正视黄邵的眼神,低着头禀报道:“那个士子动作太快,被他跑了,不过他身上中了两箭也受了重伤,绝对撑不过三天!”

    黄邵气极反笑,指了指这个黄巾兵,一句话也不想说了。

    高澄听到山林外面有动静,抬头一看,吴定麾下的两三千人马推着木车缓缓而行,车上堆着一袋袋的粮食,所有的粮草加起来足够两万人吃上好几天。

    黄邵看到吴定的手下带着粮草回来,神色稍稍缓和,当即带着高澄上前,在粮车上一掏,查看了一下,粮草的质量不错。

    他点了点头,吴定这家伙还算没忘了正事。有了这些粮草,暂时能解燃眉之急。

    高澄目光一扫,看到这队士卒的后面有一辆马车,吴定的手下赵彻守在马车的旁边,一脸担忧的神色。

    “赵兄弟,我听说吴大哥受了重伤,他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危险?”高澄上前问道。

    似乎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一道虚弱的声音从马车中传出来,“是子明兄弟么?多谢你关心了,哎,这次真是阴沟里翻了船,差点丢了性命啊!”

    高澄目光敏锐,透过马车帘子的缝隙,看到了一脸苍白躺在车上的吴定,他的气息已经平稳,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刚才前来报讯的黄巾兵说他受了重伤快要不行了,没想到伤势好这么快!想了一下,吴定应该是用了太平符水。

    太平道的符水有着治疗重伤的功能,虽说不是生死人肉白骨的神药,但对于经常上战场厮杀的人来说,多一份太平符水,就等于多了一条性命。

    “既然吴大哥没事,那我就放心了!吴大哥好好休息,我还有事先行告退。”高澄笑道,随后转过身,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消失。

    他突然想到了前些天被乐熊打伤的万举。如果当时吴定能大方的送出一份太平符水,说不定万举就能在夜袭的时候活下来。

    这个念头在高澄的心中转了一圈,随后就消失不见,吴定并不欠他什么,能保住性命的太平符水,谁也不会轻易送出去。

    看到吴定受到重伤差点死亡,高澄这才清楚一份疗伤符水对于一个士兵的重要性。只是可惜了万举,为高泰出气却丢了自己的性命。

    在吴定带人返回之后,没过多长时间,左宝也带着麾下士卒赶了回来,不过他没有带回来多少粮草,一回来就急匆匆的去找黄邵,似乎有什么急事。

    高澄站在山林边缘的一株大树上,远远的向外看去,等到天色渐晚,淡红色的霞光铺满天幕,远处的云彩像是燃烧的火焰,将天地熏染的一片火红。

    “终于回来了!”

    高澄突然松了口气,极远处的大地上,两千士卒带着大量的辎重缓缓而来。他一眼就看到了人群当中的高泰、张琛。

    过了不久,高泰带人回到山林,看到高澄之后连忙快步走出,“公子,此行属下攻破两个村堡,得到六百石粮草!特来交令!”

    六百石粮草!可以让三千人吃半个月,足以支撑高澄麾下兵马的消耗。看似不如吴定的收获多,但高澄很清楚,吴定能搜刮到这么多粮草,除了洗劫大户豪强之外,肯定还肆意的搜刮百姓。

    “高叔,辛苦你了!”高澄拍了拍他的肩膀,感叹道。

    车轮滚滚,上面装着一袋袋的粮食,高泰让张琛带人将粮草运回去,看到四周没人,这才低声的说道:“公子,我还有件事禀报!”

    高澄眉头一动,说道:“高叔有事尽管说。”

    高泰道:“我在带兵回来的时候,在路上见到一个受了重伤的少年,我见此人气质不凡,极有可能是士族子弟,就让人把他带回来了。”

    受了重伤的少年,还有可能是世家子弟?高澄心中一动,想到了刚才那个黄巾兵在黄邵面前禀报情况时候所说的话。

    “他受了什么伤?刀伤还是箭伤?”高澄问道。

    高泰回答道:“是箭伤,一共两处,一处伤在肩膀另一处伤在胸口,似乎伤到了心肺之间的经脉,现在还昏迷不醒呢!”

    高澄心中暗道果然。他救起来的少年,就是差点射死吴定的那个士子。“高叔,你救这个人的时候,有多少人看到?”

    高泰皱眉想了一下,才说道:“只有张琛和几个普通士兵吧,这个少年当时昏倒在草丛里,我把他带出来的时候,附近没有多少人。”

    高澄点了点头,先简单的给他说了吴定的事情,然后轻声说道:“高叔,人既然已经救回来,那就救到底,回去之后让张琛和那几个人不要乱说话!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高泰沉默了片刻,没想到他救回来的少年,竟然有击杀吴定这个练力武士的能力。他沉声说道:“公子所言极是,我马上去交代下去。”

    说完高泰拱了拱手,转过身,快步的朝着张琛所在的方向走去,他和张琛都是做事沉稳之人,高澄对他们很放心。

    看着高泰离开的背影,高澄突然失笑一声,“有意思。如果不拿弓箭,吴定的实力还在我之上,这个士子差点杀了吴定,还能从好几千人的追杀中脱身!这点连我都做不到!我倒想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按照传信的黄巾兵所言,这个少年受了重伤活不过三天,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还是先见见他吧,要是值得拉拢,那就想办法救他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