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六章 临安城,长乐坊!

悲风伤月2019-04-04 23:5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微风拂过林间,带来了炎夏残留的余热,也带了远山的木叶清香,风中有细微的虫鸣,也有清脆的鸟叫。

    苏玉楼走到一颗大树底下,背靠着树干,掂量着手上的五毒秘传,斜睨着李莫愁,他的双眼黑白分明,黑的深沉,白的纯粹。

    然而,透过这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李莫愁却无法看清他的内心究竟是黑还是白。

    就在李莫愁被这双眼睛看的全身都不自在时,却见苏玉楼突然“噗嗤”一笑,语气玩味,悠然开口。

    “仙子刚才的反应有些过于激烈呀,该不会是以为我要对你欲行不轨吧?”

    想起刚才的事儿,想起刚才自己所说的话,李莫愁心中又恼又恨,用眼刀子狠狠的挖了苏玉楼一眼,冷声道:“刚才我可没有胡思乱想,你休要在那里瞎说!”

    毫不避讳的直视着李莫愁的眼睛,苏玉楼叹道:“仙子的这番话怎么听起来有些欲盖弥彰的意思呢。”

    “其实吧,就算真要那啥,也需得你情我愿才是,若是用强,则不免味如嚼蜡,美事变成了苦事,仙子以为然否?”

    李莫愁守身如玉多年,自然不会答复此类问题,因此避而不谈,只是冷冷的骂了一声“登徒子”以作回应。

    对于“登徒子”这个称呼,苏玉楼坦然接受,指尖挑开五毒秘传的书面,幽幽道:“其实做登徒子也没什么不好,我若不做登徒子,又怎能拿到仙子你的贴身之物?”

    “古人曾说开卷有益,依我看来,此言大谬,应当是开卷生香才是,此书卷面一开,顿时幽香扑鼻,芳菲四溢,令人不觉销魂神醉。”

    李莫愁嗤笑一声,当下决定无论苏玉楼做任何事,说任何话,她都坚决不予理会,可苏玉楼接下的举动,却是让她目瞪口呆。

    只见苏玉楼扬将五毒秘传举了起来,放在鼻下,深深的嗅了一口,动作神态轻佻到了极点。

    “你......你......”

    刚刚筑起的冰山脸瞬间崩塌,李莫愁莹白如玉的俏脸上似瞬间抹上了一层胭脂,灿如云霞,绯红一片,犹如被火燎了一般滚烫热辣。

    瞧见这一幕的苏玉楼得意的大笑了起来,能令江湖中人谈之色变的赤练仙子羞的面红耳赤,气的无可奈何,的确是一件让人心悦神怡的事儿。

    至少近几日来,就数这件事儿最让他高兴愉快。

    笑够了之后,苏玉楼将五毒秘传阖上,捏在手中,朝着李莫愁晃了晃,说道:“对于这本五毒秘传我十分感兴趣,因此就厚颜收下了,仙子不会怪罪吧?”

    “如果我说会,你会将书还给我吗?”

    俏脸绯红依旧的李莫愁淡淡开口,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样,可眼睛却时不时的朝着五毒秘传看去。

    “不会!”

    苏玉楼摇了摇头,语气十分坚决,态度十分坚定。

    “该死”

    李莫愁心中为之气结,恨不得扭断这混蛋的脖子。

    苏玉楼这时又道:“我不会将书还给仙子,不过我可以向仙子保证,这本经书上的内容除了我之外,绝对不会再入第二个人的眼中。”

    李莫愁闻言,目光微微闪动,凝声问道:“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苏玉楼颔首道:“我苏玉楼的话就跟处子的守宫砂一样,做不了假,好啦,陆无双那丫头还在等着我呢,我就先走一步了。”

    挺直身子,苏玉楼张开手臂伸了个懒腰,随即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过离去,一边走,一边背对着李莫愁挥手作别。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但愿你我还有江湖再见之日,自此别过,后会有期!”

    瞧着苏玉楼如一缕白烟随风远逝,最终消失在视野之内,李莫愁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对于这位武功深不可测,行事莫名其妙,却总能挑动她的心弦,令她亲不自禁间失控的青年,李莫愁竟有些莫名的惧怕起来。

    而当念及对方曾伸手入她怀中,取走五毒秘传,心中又有那么一丝微不可察的异样情感生出。

    半晌后,李莫愁强行压下纷繁的杂念,开始凝神聚气,尝试冲开穴道。

    至于苏玉楼为什么不替她解开穴道,非是不愿,只是怕解了穴后还得在点上,那多费事?

    而如今,那不愿费事的苏玉楼还是要费些事了,因为陆无双不见了,好在这一片区域昨天才下过雨,土质稀松酥软,只要细心一点总能发现些蛛丝马迹。

    苏玉楼不过费了点功夫就找到了陆无双留在地面上的脚印,而这串脚印到了一颗大树底下就戛然而止,再无后续。

    苏玉楼不禁笑了笑,这小丫头还挺聪明的嘛,知道藏身树上。

    握起拳头,苏玉楼在大树上锤了两下,说道:“陆丫头,你还打算在上面躲到什么时候?”

    茂密的枝叶间传来阵阵骚动,陆无双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盯着苏玉楼,委屈的扁了扁嘴道:“大哥哥,这颗树好高,我废了好大的功夫才爬上来,可是我,可是我......”

    可是你下不来是吧?

    苏玉楼觉得有些好笑,抬手致意道:“好了,你跳下来吧,我在下面接着你。”

    陆无双咬着下唇,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从树上跳了下来,在苏玉楼右手轻轻一带之下,无惊无险的顺利落地。

    “大哥哥,我刚才藏身在树上,见你那么久没追来,我还以为......还以为你也遭了那坏女人的毒手呢!我在树上怕高,往下看着就头晕,后来就闭起眼睛抱着树干,因此才没有看到你来。”

    陆无双有些难为情的娓娓说着,旋即看了一眼苏玉楼来时的方向,问道:“对了大哥哥,那个坏女人呢?”

    苏玉楼平摊着双手,调笑道:“你大哥哥我是好男人嘛,坏女人自然是奈何不了好男人的,她已经被我打跑了。”

    陆无双闻言,面色为之一松,随后又似想到了什么,朝着苏玉楼问道:“大哥哥,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苏玉楼点头道:“可以,你问吧。”

    陆无双抬起的目光中燃起一抹希冀之色,语调有些急促道:“刚才你在船上跟那坏女人说我有一位亲属与你关系匪浅,还说要送我去跟她团聚,大哥哥,你说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呀?”

    苏玉楼笑道:“那人就是你表姐程英,不过可惜的是,我也不知道她眼下具体在哪儿。”

    陆无双闻言,有些失望的低下了头,明亮的眼睛瞬间黯淡了不少,不过,苏玉楼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她希望重燃。

    “这次我正好要去一个地方,你若跟我一起去的话,或许以后就有可能遇见你表姐。”

    陆无双拉起苏玉楼的衣袖,问道:“这个地方在哪里?我们现在就去。”

    苏玉楼眼中闪过一丝向往之色。

    “这个地方就在尘寰之外,碧海之中,名字叫做桃花岛,不过此去桃花岛尚有数百里路程,少不得要雇辆马车,出海也要雇一艘海船,我身上还余下十两银子,恐怕有些不够,因此,我们眼下之事,是要先去趟离这儿最近的临安。”

    “去临安做什么呀?”陆无双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

    苏玉楼高深莫测的一笑:“找个地方,拿些盘缠!”

    ......

    临安城。

    临安城又名杭州,因风景秀丽,素有“人间天堂”的美誉,且得益于京杭运河和通商口岸的便利,商贸异常繁荣,加上北宋覆灭之后,南宋定都于此,使得此地龙气汇聚,百业兴泰,俨然已经超过苏州,CD,成为南方第一城。

    长乐坊。

    长乐坊是临安城中排的上号的销金窟,吃喝嫖赌,样样齐全,俱为上等,在临安城中,一直流传着一个说法。

    “铁大的长乐坊,流水的金银钱。”

    如今,苏玉楼二人就来到了这里。

    迎客的小厮在问明其来意后,就将他二人迎入了一个豪华的大厅里,大厅里很是温暖,酒香中混合着上等脂粉的香气,银钱敲击,发出一阵阵清脆悦耳的声音。

    这里是一间赌房。

    穿梭在赌桌之间,不时的可以见到有人因为赚的盆满钵满而欢喜雀跃,笑逐颜开,一张脸比花儿还灿烂,同样也能瞧见有人因为输的血本无归而捶胸顿足,哀声痛呼,那模样,比拿刀子在身上割肉还要凄惨。

    苏玉楼呢,由于带着一个半大丫头进入赌场的缘故,不时有人投来探究和好奇的目光。

    在这些目光的注视之下,陆无双显得十分紧张,小手紧紧的拉着苏玉楼的衣袖,低声道:“大哥哥,你说要找个地方拿些盘缠,难道指的就是这里吗?”

    陆无双虽然年幼,见识浅薄,却也知道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

    “就是这里。”

    苏玉楼点了点头,见她一副娇娇怯怯的模样,忍不住说笑道:“别太紧张,大哥哥救你出了坏女人的魔掌可不是为了来这里把你给转手卖了,你大可安心。”

    陆无双听了这话,“噗嗤”一笑道:“大哥哥你说话真是风趣。”

    “这年头,不风趣不行啊,毕竟风趣的男人才讨女人的喜欢嘛!”苏玉楼笑吟吟的回了一句。

    说话之间,他的目光已在赌房内转了一圈,这间赌房内大大小小的赌桌差不多有二十几张,各式赌具应有尽有。

    苏玉楼略作沉思之后,就牵着陆无双的手向着其中一张赌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