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九章 赌中神圣!

悲风伤月2019-04-02 15:0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震惊来的快,去的也快!

    柳研到底非比常人,面色渐渐恢复平静,一如既往的慵懒妩媚,目光灼灼,凝视着苏玉楼。

    “你是怎么办到的?”

    一次失误可以说是偶然,两次失误则是注定的必然,她只是不明白,对方究竟是以何种方式“偷梁换柱”,变小为大的。

    平静的外表下,柳研疑惑不解的心绪如沸水一般剧烈翻腾着。

    苏玉楼淡淡笑道:“请问姑娘,一个靠口技吃饭的人会轻易将自己的口技秘法说给别人听吗?”

    柳研微微一怔,旋即歉声道:“适才是奴家孟浪了,公子勿要见怪。”

    苏玉楼语气温和道:“对于漂亮的姑娘,我一向都是见怪不怪,眼下第一局,还剩两局,姑娘要继续玩下去吗?”

    柳研目光闪烁,明知再玩下去也无半点胜机,顺坡下驴方是上策,可心中的疑惑却犹如猫爪子一样在挠着她的心。

    轻轻的吸了口气,柳研嫣然一笑道:“公子以三局为限,奴家也不愿驳了公子的雅兴,只好舍钱陪君子,再与公子玩两局了。”

    长乐坊日进斗金,就算今日折上万两白银也无大碍,而通过余下两局,她未必不能窥探出一鳞半爪的端倪来。

    前所未见的神奇赌术,对于她这样嗜赌成性的人来说,绝不亚于绝世剑法对剑客的吸引力。

    苏玉楼右手搭在赌桌的边沿上,食指缓慢却十分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声色清淡,徐徐开口。

    “柳研姑娘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这样好了,我吃些亏,余下两局,我可以事先告诉柳研姑娘买大还是买小。”

    “例如这一局,我买小,三千两一起!”

    此时此刻,赌客们也算看出些苗头来了,这位年轻公子只怕不是什么赌场中的“愣头青”,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油子!”

    大部分人面面相觑之后,话也不多说两句,就掏出钱来押在了小上,不过有人押的多,有人押的少。

    至于那些持观望态度的人则是心中有所顾虑,害怕这是长乐坊设的局,引诱他们入套。

    买小么?

    柳研略作沉吟,素手抄起骰蛊,在赌桌上轻轻一扫,三个骰子就被装了进去,紧接着疯狂的摇动起来,玉手连同骰蛊尽皆化作一片模糊的虚影,声响沉闷,似比刚才还要来的猛急,犹如一道道春雷在那小小的骰蛊中轰然炸响。

    “哐!”

    骰蛊倒扣在赌桌上,这次柳研没有说什么“买大买小”之类的话,迫不及待的揭开了骰蛊。

    “一二三,小!”

    不待柳研宣布结果,一个干干瘦瘦的汉子已脱口说出。

    这次柳研摇的是三个三,如今见是一二三,柳研倒也没有感到惊讶,只是有些失望,她还是没有看出苏玉楼究竟是种手法“偷梁换柱”的。

    抬头看了看苏玉楼那俊逸的脸庞,又瞧了瞧他嘴角那足以让绝大多数怀春少女怦然心动的微笑,柳研忽然觉得这张讨喜的脸莫名的有些可恨起来。

    与之相反,赌客们看待苏玉楼的目光,早已没有了之前的厌恶愤恨,那模样,就像是在看一尊行走在人世间的神圣。

    赌中神圣。

    赢了钱的赌客们有些懊恼,为什么是以三局为限,还是买赔率一比一的大小,否则他们得跟着赚多少钱啊?

    “公子,你说说,这一局到底买大还是买小啊?”

    “对对对!公子你说,我们大伙儿都听你的,你说买大就买大,你说买小就买小。”

    “......”

    赌客们争先恐后的出言询问。

    苏玉楼没有理会他们,更没有瞧上他们一眼,只是淡淡说道:“柳研姑娘,最后一局,我买大,六千两一起。”

    话音一落,赌客们如奉圣旨,纷纷将银子提前押在了大上。

    柳研见状,表面镇静,可心底却是气都不打一处来,暗自咒骂中,抄起了骰蛊......

    结果不出意外,三个骰子,四五六,大!

    苏玉楼三局三胜!

    而那刚刚翻了倍的六千两,顿时又变成了一万二千两白银,扳着手指,算清这笔账的陆无双险些晕厥过去,一万二千两啊,只怕将陆家庄卖了都不值这么多钱啊。

    苏玉楼望着柳研,笑吟吟的开口:“最后一局已经结束,烦请姑娘将这一万二千两兑换,无须换成现银,只需替我换成等量的会子即可。”

    作为考古学毕业出生,苏玉楼深知南宋时期还没有面额较大的银票,而会子是南宋于高宗绍兴三十年间,仿照四川发行钱引,由政府官办、户部发行的纸币,面额也只有一贯,两贯,三贯,两百文,三百文,五百文六种。

    柳研神色复杂的看了苏玉楼一眼,最后一局,她还是没有瞧出什么端倪,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一万二千两可不是一笔小数目,需得奴家亲自去提点才行,还请公子你在这儿稍后片刻。”

    苏玉楼颔首点头道:“姑娘快去快回!”

    柳研也不拖泥带水,携着一阵香风,袅袅娜娜的走出了赌房,再出现时,已是一炷香后,这次她还带了一个小厮进来,小厮手中捧着一个长三尺,宽一尺,高半尺的红色木匣。

    “请公子过目。”

    小厮打开红色木匣,露出整整齐齐的几叠会子,俱是三贯一张。

    苏玉楼的双眼在木匣中匆匆一扫,唇角一勾,轻声笑道:“柳研姑娘,这里怕是只有九千贯,没有一万二千贯吧。”

    柳研伸手将木匣阖上,托在手上,递给苏玉楼,道:“公子慧眼如炬,这里的确只有九千贯,我长乐坊最近谈了一笔生意,挪用了大量钱财,坊中现有的会子存量仅有九千两。”

    “不如这样,公子不妨告知奴家贵府居于何处,三日之内,奴家定遣人将余下的三千两悉数送上,分文不少,如何?”

    苏玉楼接过红色木匣,笑道:“好了,余下三千两就算了吧,我只在临安待一日,明日一早就走,只希望在今日至明早期间,不会有长乐坊的人来打扰我就是。”

    言罢,苏玉楼自柳研身边错身走过,陆无双看了柳研一眼后,连忙跟了上去。

    刚刚走了几步,苏玉楼又似想到了什么,双指之间似变戏法般的多了一颗象牙骰子。

    也不见他有何动作,其指间的象牙骰子利箭也似的朝着柳研疾射而去,其速之快,电光火石不足以形容,眨眼已迫至眼前。

    柳研完全没有想到苏玉楼会突然发难,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别说闪避,就是连闪避的念头都未生起。

    眼看柳研就要被破颅穿脑,自此香消玉殒时,那枚象牙骰子在离她眉心三寸左右的地方微微一顿,猛地笔直坠落,落了在地上。

    方方正正,没有半点弹跳滚动之势!

    柳研垂眸瞧着地上那颗骰子,心中暗惊不已:仅是随手一掷,骰子就比弩箭还要快上三分,如此极劲,却能说停就停,端得是远近如意,变幻莫测,实有传说中“飞花攻敌,摘叶伤人”之能。

    此时,苏玉楼转身回眸,脸上挂着意味莫名的笑意,黑白分明的双眼中闪动着摄人心魄的神彩。

    “未免姑娘在动些别的什么心思,这枚骰子就算是我对姑娘的一点点善意提醒。”

    柳研牵强的笑了笑,她故意扣下三千贯会子,的确含有别的心思,或者说她输的不清不楚,心有不甘,那三千贯会子,不过是供她借题发挥,再次邀战的借口而已。

    “见识过公子神乎其神的绝技,奴家就算真的还有什么心思,也已早早的打消了。”

    苏玉楼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笑道:“姑娘不仅是个美人,更是一个聪明人,若能如此想,自是最好!”

    柳研见苏玉楼回过身去,要往外走,连忙呼止道;“公子暂且留步,奴家师从仙霞派,乃是枯木大师门下弟子,还未请教公子高姓大名?”

    仙霞派?

    苏玉楼脚步一滞,他早已看出这位姑娘身怀武艺,否则又怎会以危险二字作评?不过危险相对而言,对于绵羊而言,财狼危险,可对于雄狮而言,财狼又算什么?

    至于仙霞派......似乎他那便宜师侄陆冠英便是师承仙霞派,同样也是枯木大师的门下。

    不过对于枯木此人,黄师曾言其道行微末,当不起大师之称,想来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至多也就全真七子一流,尚还不值得他挂怀。

    “苏玉楼,柳研姑娘且记住了。”

    话音方才落下,苏玉楼修长挺拔的身影已经踏出了赌房,消失不见。

    “苏玉楼?”

    咀嚼着这三个字,柳研柳眉紧锁,江湖之中,似乎并没有那一个年轻高手叫苏玉楼啊?

    轻叹一声,柳研的目光漫不经心的掠过地上那枚象牙骰子。

    就在这时,窗外来了一阵风,那枚象牙骰子似戈壁风华的岩石,顿时化作了细沙一般的白色粉末,随风飘逝。

    粉身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