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二十五章 金轮法王!

悲风伤月2019-03-21 23:4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少林七十二绝技包罗万象,所涉的范围极为广泛,拳掌爪指,刀剑暗器,轻功身法,无一不有。

    苏玉楼虽然翻阅了少林七十二绝技,但绝大多数只是用于参考借鉴,丰富见识。

    黄药师与他说过,天竺武功,讲求以意御劲、以劲发力,而佛法为求渡世,武功却是杀业,两者背道而驰,相互克制。

    因此,若有人练到四五项绝技之后,在禅理本业上的领悟,自然而然的会受到障碍。

    这种境况被称之为“武学障”,或是“知见障”,是以佛法愈高,慈悲之念愈盛,武功绝技才能练得越多。

    少林僧人强行修炼数门绝技,导致心魔丛生,经脉俱断,暴毙而亡的例子不在少数。

    苏玉楼半点佛学根基也没有,若是修炼少林绝技,只有一个结果:登堂入室易,登峰造极难!

    而拥有九阴九阳两部武学奇书,苏玉楼若想更进一步,则如同是在巨人的肩膀上造屋建瓴,少林七十二绝技正是质量最为上乘的砖瓦。

    取其精华,反哺己身!

    九阴九阴已可算是此方世界的武学藩篱,苏玉楼修炼九阳真经的时间虽然短暂,却已经修炼完了第二卷,正在修炼第三卷。

    一本少林绝技如今在他手中,朝夕之间,就可明悟大半,而每当武功修为有所突破的时候,苏玉楼都会去少林寺的后山实验成果。

    这一日,苏玉楼正在禅房之中静修,一道声音忽然自少林寺的山门处遥遥传来,在少林寺内轰隆回荡,经久不绝。

    “西藏圣僧,大蒙古帝国第一护国大师,金轮法王前来拜寺,欲与诸位高僧大师言谈佛学,切磋武艺,还望贵寺能够不吝赐教。”

    禅房内的苏玉楼神色一动,眼中闪过许些异讶之色,他原以为金轮法王此际还在藏边,倒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来拜访少林寺,然而转念一想,和尚拜访和尚庙,似乎也没多大稀奇之处。

    而那传话之人的修为虽然已是当世一流,但却绝对不是金轮法王,苏玉楼想了想,觉得应该是其门人弟子。

    铛铛铛......

    就在那道声音传出没多久,寺中忽然钟声大作,清脆响亮的钟声连响九下,透云穿霄,在群山间回荡不绝。

    这是少林寺最高级别的警报声!

    苏玉楼缓缓站起身来,他素来尊崇本土的道教,对于佛教这般外来的教派虽然谈不上厌恶,却也绝对说不上喜欢。

    对于言谈佛学,苏玉楼半点都不感兴趣,因此也不打算去瞎掺和,可对于金轮法王其人,苏玉楼却是兴趣十足,想要领教一下他的龙象般若功。

    推开房门,苏玉楼走出了禅房,接着身影一晃,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苏玉楼的身形此刻已非肉眼所能分辨,浮掠之间,最多只能见到淡淡的白影一闪而过。

    现如今,少林寺的注意力全都落在了金轮法王身上,苏玉楼一路飞檐走壁,畅行无阻,直至到了少室山下大道旁的树林里才停下。

    这是下山时的必经之路。

    金轮法王大张旗鼓的拜会少林,必然是从者如云,兼之贵为一国法师之尊,下山的时候想来还不至于谨慎到要去走小路。

    在一颗大树上坐下,苏玉楼阖上双目,养神,凝气,静候金轮法王的到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直至太阳斜挂西山,残霞晚照,大道上,方才有一行人马缓缓走来。

    行走在最前面,以及最后面的是一些体格魁梧,腰挎弯刀,身披甲胄的蒙古士兵,这些蒙古士兵步伐整齐,浑身流露着浓郁的煞气,显然是久经沙场之辈。

    中间则是二十余个穿着红色僧袍的喇嘛,这些喇嘛口诵梵音,双手持着法螺,嘎布拉碗,金刚盘,羯摩杵等诸般密教法器。

    另有四名红衣喇嘛抬着一尊鎏金辇轿,轿上端坐着一个身披红袍,极高极瘦,身形犹似竹竿的藏僧。

    这藏僧气息沉稳,神态庄严,赫然便是那蒙古第一护国法师,金轮法王!

    近百人的队伍如众星拱月般簇拥着他,更彰显出其一国法师的豪奢气派。

    一位容貌俊雅,全身作贵公子打扮的青年,手摇折扇,走在鎏金辇轿的前面,而在他的身旁,还有一位脸削身瘦,手握金刚杵的藏僧。

    这两人正是金轮法王座下弟子,霍都,达尔巴!

    此时此刻,两人的脸上皆是带着喜色,他们的武功传承自藏边密教,而藏边密教向来是看中原禅宗不太顺眼,今日少林寺一行,他们借故滋事,金轮法王大展神威,接连挫败数名首座高僧,可谓是出尽了风头,长尽了颜面。

    而身为金轮法王的弟子,他们亦是感到与有荣焉。

    “中原武林中多有夸大其词,沽名钓誉之辈,什么禅宗少林,首座高僧,还不通通败在了师尊您的手里,以弟子看,这当今天下,若论武功,师傅您当属第一。”

    霍都灵敏聪慧,口甜舌滑,一路上不停的说着漂亮话,金轮法王面带微笑,似也对他的奉承之言极为受用。

    “师傅您......”

    就在霍都正要展开新一轮的溜须拍马时,一阵清亮柔和,悠悠扬扬,如鸣琴,似击玉的箫声自天地间响起,带着难以言喻的诡异魔力传荡开来。

    “哪儿来的箫声?”

    霍都眉头一皱,面有不悦之色,可随之又发觉这突然响起的箫声音色优美,十分的悦耳动听,听的他心神一荡,热血沸腾,忍不住的想要展开手中折扇,欢欣起舞。

    那些蒙古士兵也似被这箫声所迷,亲不自禁的手舞足蹈起来,各自撕扯衣服,抓搔头脸,弄得血痕淋漓还犹未自知。

    “这箫声有问题!”

    达尔巴嘴里发出一声嘶哑的低吼,额角青筋凸显鼓跳,显然是在抵御那诡异的箫声。

    忽然,那清亮柔和的箫声猛地一变,变得急促沉重起来,好似金鼓齐鸣,刀剑铿锵,曲调中充满了杀伐之意。

    “呛啷!”

    轻响声中,一个手舞足蹈的蒙古士兵拔出了鞘中弯刀,这仿佛是一个信号,继他之后,余下的蒙古士兵也纷纷拔刀出鞘,朝着身旁的袍泽狠狠砍去。

    转眼之间,就有二十余个蒙古士兵中刀!

    红衣喇嘛们双目呆滞,不发一言,各自持法器加入了蒙古士兵的战团,不时的有人倒下,躺在血泊里,可除了刀剑入肉声之外,竟是连半点惨叫声也没有。

    无论是蒙古士兵,还是红衣喇嘛,即使是死亡,脸上也尤自带着陶醉的微笑。

    浓郁的血腥味渐渐蔓延开来!

    天地间,除了那不绝如缕的箫声外,四周杂音寥寥,静的可怕!

    奇异!

    诡谲!

    如此奇异诡谲的情景实为金轮法王平生首见,心中不由升起了几分寒意,在运功抵御箫声的同时,金轮法王念头急转,随即似想到了什么,朝着霍都与达尔巴两人大声喝道。

    “快!撕下衣襟,塞住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