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三十章 突破,先天之境!

悲风伤月2019-03-15 23:4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华山,古称“西岳”,雅称“太华山”,位于陕西华阴县境内,名列五岳之一,南接秦岭,北瞰黄渭,自古以来就有“天下第一险”的说法。

    直至两宋年间,“九阴真经”出世,因真经之内载有破解各大门派武学之法,更为天下武学总纲,遂引发江湖中人出手争夺,掀起了一番腥风血雨,武林浩劫。

    重阳真人为避免江湖仇杀不断,提出华山论剑,胜者为天下第一高手,并可拥有“九阴真经”。

    经历长达七日七夜的比武论剑,重阳真人力压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成就了重阳真人“中神通”之美名。

    华山论剑这一武林盛事,自此流传下来,因此,在绝大多数江湖中人的心里,华山的地位远胜于其他四岳,实可谓是五岳之最。

    如今,苏玉楼就来到了华山脚下。

    他身上披着一件狐裘,手上提着一壶小酒,狐裘没有丝毫杂色,是上好的雪狐毛皮制成,千金难买,小酒是西域的波斯葡萄美酒,同样价值不菲。

    眼下时已入冬,天寒地冻,加上昨日陕西境内又下了一场大雪,换了人间一季白头,放眼望去,天地间银装素裹,茫茫一片,几无杂色。

    这样的天气下,狐裘可以饱暖驱寒,小酒可以润喉暖胃,苏玉楼自是缺一不可。

    顶着山间寒风,苏玉楼时不时的饮上一口小酒,踏着积雪,朝着华山诸峰之一的落雁峰而去。

    苏玉楼此次来华山,完全是出自于一种莫名的情怀,至于为何会选择落雁峰,一是因为华山太大,不知道该去哪儿,二是因为他想见识一下落雁峰顶的摩崖题刻。

    半个时辰之后,苏玉楼登上了有“华山极顶”之称的落雁峰。

    当踏足山巅之时,已是日暮黄昏,夕阳的余辉并不刺眼,仅仅染红了天边一角,予人一种回光返照的感觉。

    迎着夕阳,苏玉楼站在山巅之上,顿时感觉天近咫尺,抬手可及,举目环视,只见远近群山起伏,四下风光,尽收眼底,站在这里,才能真正的领略到华山高峻雄伟的博大气势。

    过了一会儿,苏玉楼又寻到了摩崖题刻,上面的诗文琳琅满目,俱是历代文人,登临此处时挥毫所留。

    苏玉楼逐一看去,其中有称得上是名诗佳句的,也有一些是前言不搭后语,狗屁不通的。

    直到夕阳落下,夜幕降临,苏玉楼才看了一半,余下的一半,他也不再打算看下去。

    靠着一株白松,苏玉楼盘膝坐在地上,闭目调息,约莫明日一早,他就要离开世界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静静的等着那一刻。

    也不知过了多久,东方泛起了鱼肚白,天地瞬间明亮了许些,苏玉楼长吁口气,睁开了双眼,结束了一晚的调息打坐。

    缓缓的站起身来,苏玉楼望着漫天云雾蒸蒸缭绕,轻舒曼卷,蒙蒙云海随风飘移,时而上升,时而下坠,气象万千,美轮美奂。

    少时,一轮朝阳从云海尽头处缓缓升起,绽放出无量金光……

    朝阳在上,云海在下,霞光映照下,天边翻滚的云浪如被镀上了一层灿灿金边,瑰丽景象,端得是美不胜收,宛若人间仙境。

    “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举头红日近,俯首白云低。”苏玉楼望着云海朝阳,情不自禁的吟出了名相寇准的诗句。

    大自然的美丽,总是会让人忘乎所以,这华山顶峰的日出,相较于海边的日出又有另外一番不同的韵味。

    将壶中余下的小酒一口饮尽,苏玉楼提着酒壶摇晃了两下,随之将其从千丈高峰上扔了下去,静静的欣赏着他在这个世界所能看到的最后一个日出。

    望着天边的旭日不断高升,忽然间,苏玉楼隐隐的明悟了阴阳开阖,动静相生的至理。

    一时之间,福至心灵,心灵上的那层迷雾似被晨光撕裂,狂风吹去,再难遮住他的眼目,他的意念在这一刻开始浮升,腾跃,最后仿佛破开了天地,破开了沉珂枷锁,遁入了一种十分奇妙的境界。

    这种境界,究竟是怎样一副模样,苏玉楼也说不上来。

    一个人若是站在天下久了,或可描绘世间万般风光,但若是有朝一日,踏破天地,真正的瞧见了天外的景色,除了震惊,恐怕就只剩下......失语!

    玄之又玄的奇妙境界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此时此刻,苏玉楼的心神已然无所保留的融入其中,无思无念,无人无我,只余一点先天灵光不昧。

    心灵境界在飞跃攀升,苏玉楼的肉身也似回到了母亲体内,温暖,舒适,又充满了一种近乎本能的安全感。

    哗哗哗......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苏玉楼体内的真气开始自行运转起来,犹如脱困的野马,咆哮的江河,汹涌奔腾,发出水花作响的声音。

    最后,汹涌的真气仿佛叩开了两扇尘封的大门,周围的天地元气似被一股无形之力牵扯引动,从四面八方向着苏玉楼所在的位置疯狂汇去。

    天地二桥贯通,元气时而由头顶百会穴涌进,时而从脚底涌泉穴灌入,流转于周天窍穴之内,复归于丹田气海之中。

    丹田真气经过了天地元气的洗礼,也取得了质的突破,若说以前的真气是雾,那么如今的真气便是水。

    “呼......”

    吐出一口三尺长的白烟气剑,苏玉楼空洞的双眼开始重现焕发神采,闪烁着咄咄逼人的明亮光华,直如两柄出匣利剑,锋芒毕露。

    豁然起身,刚刚突破修为的苏玉楼只觉得气盈胸腔,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当下情不自禁的放声长啸起来。

    啸声浑厚绵长,宛若龙吟,直上青冥九天,回荡苍茫四野,在天地之间回响传荡。

    苏玉楼这一声长啸,声震方圆十余里,其中蕴含着浑厚无比的先天真气,山峰上的积雪为之震动,簌簌而落,沿着悬崖峭壁滑落,且越滚越大,直如千军万马纷至踏来,景象蔚为壮观。

    啸声渐渐停歇,苏玉楼吸了口气,默默的感受着修为突破所带来的变化。

    除了真气质变以外,五官更为灵敏,灵觉更加强大,方圆十丈之内的事物,苏玉楼不用肉眼去看,也能洞察入微。

    “没想到在这最后的一点时间里,修为竟然意外的突破了,呵......这算是这个世界送给我的临别礼物吗?”

    喃喃自语一声,苏玉楼再看了一眼这峭壁险峰,茫茫天地,又向着东海的方向望了一眼,然后......

    消失在了原地!